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亭春梨雪

2020-11-16 16:31 作者:飞雪飘凌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一)

那一天,我和马队经过雍岭的时候救起了他。

他穿着一身白衣,已被鲜血染红了一大半,胸口被刺进了一大个口子,匕首直没入刀柄。刺得那么深,是一心想要取他的性命。他人早已没有了知觉,我用手微微一探他的鼻前,还有短促微弱的呼吸。

马队里的郎中给他清理了伤口,涂抹了金疮药,我守在床前呆呆地看着他,用热毛巾替他拭了拭脸上的汗珠,“好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郎,”我不觉得脸色微红,抿嘴一笑。

昏迷了几日,他终于清醒过来,我端药予他,却见他双眼迷离,问他话语也无答应。我将药喂他唇边,他扭过头去,我虽不知他经历了何事,却知他现在心如死灰,毫无生息。“蝼蚁尚且偷生,何况生而为人呢?这世间那么美好,你又年轻华韶,这次大难不死肯定必有后福,来乖,把药喝了。”他闻言转过头呆呆地看着我,我脸上一红,低着头,把药喂入他口中。

忽听驿站外有人惊呼“有山贼!”接着便是急促的马蹄声和刀剑拼杀的声音。我悄悄推开窗子探头出去,只见院落里已经死伤一片,凶悍的山贼抢夺了马队的货物,杀死了护卫和保镖。我惊慌地回过身来,对他说道:“等我出去你就藏到床底,千万不要出声,知道了吗?”他睁大眼看着我,抓着我的手腕道:“贼人凶恶,你出去岂不是自寻死路。”我回道:“这些山贼很快就会冲进房来,我出去可以引开他们。”说着我挣脱了他向门口跑去。(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刚跑到门口,屋门就被山贼一脚踢开,我吓了一跳,踉跄着摔倒在地。“这马队里还有这样俏丽的小丫头,今真是人财两得。”我连连后退到床边,指着卧床上的他说道:“这个人不是马队里的人,你们把我抓走,放过他吧?”山贼冷冷笑道:“你人我也要,他命我也要。”说罢一双巨手便向我袭来。只听“噌”一声,那山贼捂着脖子倒在了地上,脖子处被划出一道口子,我惊讶之余,屋外的山贼闻道同伴惨叫也冲进屋里来,只听他冷冷道:“来得好。”一手捂住胸口一手拾起已诛山贼的长刀,手起刀落唰唰几下,山贼便都已经倒地不起。我的手往衣领处紧紧一拧“原来你武功这么高强,我居然还想妄图保护你……”他却因用力过渡,伤口又溢出血来,“此地不宜久留,快走。”一手拉着我往屋外走去。

天空飘起了花,他胸口的血却越来越多,“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我“哇”一声哭了起来,抱起了他,“你快醒醒,你不要死,我不要你死……”雪越下越大,而他的身体也越来越冷。我搀着他走进了一个山洞里,笼起了火堆,他感觉到了温暖,脸色渐渐有了血色,悠悠的醒了过来。我见他醒来,破涕而笑,“你醒啦!”他看我眼睛都哭红了,轻声说道:“你为何不自己走了,万一让山贼追上,岂不被糟蹋。”我拭了拭脸上的眼泪,“你救了我的命,我怎能放在一个人在这荒野,况且你受那么重的伤,没人照顾会死的。”他听言呵呵一笑“傻丫头,你就不怕两个人一起死吗?”我嘟起嘴道:“死就死咯,我又不怕死,大哥哥,你别看我年纪小,我自幼就跟马队走货,这种杀人越货的事也经历过不少啦。”“丫头,你这么救我,不怕我也是坏人吗?”我听他言愣了一愣,“我觉得你不是坏人。”“何为不是?”“女孩子的直觉。”“直觉?”“是呀,大哥哥,我知道你这么说只是怕拖累我,但是马队的人都被强盗杀了,我一个弱女子出去外面怎么生活,所以只好跟着你咯。”他微微一笑偏过头去。

我见他笑了,知道他的伤无大碍,心下宽了许多,对他说道:“大哥哥,你武功那么高强,为何会受那么重的伤?看那匕首插的那么深,是不是你身边的人下的手?”他眼神忽然变得很忧伤,嘴角努了努,徐徐说道:“是一个我最在意的人。”然后他说出了一个凄婉的故事

(二)

他是武林新秀,也想一剑扬名,听闻烟霞山庄是江湖上最为森严之地,谁要能闯入便能名震武林,他便也想闯它一闯。烟霞山庄地处雍岭山间,山石陡峭,他仗着艺高胆大,也不乘月色,晴天白日便越过山庄围墙。

通过层层机关他来到了内苑,心中暗暗窃喜“江湖传言,不过如此”。正当高兴之时却听小径深处有女子嬉笑之声,他闻声过去,只见在一棵开着雪白梨花的树下,一白纱粉裳的妙龄女子在一座秋千上自顾摇荡,一手抓着千绳,一手漫摇着轻罗小扇,嘴角微扬,传出莺铃般的笑声。这少女长发如瀑,眸若流星,赤着双脚,露出雪白的肌肤来,梨花随风飘零,在她身边旋转,像那天女下凡,又似人间尤伶。他看得如痴如醉,不想从廊檐上跌落下来。女子也被他的出现吓了一跳,从秋千上掉落下来,她抬头看向他,却发现他也在看着她,四目相对了许久,女子突然脸色一红,连忙举起团扇遮住自己的脸,他也发现自己失态,连忙低下头去,少女见他模样,便转头向长廊深处跑去。跑着跑着她突然停下,团扇半掩面,回眸对他一笑。少女消失在了空荡荡的长廊里,他还呆呆地站在原地,俯身从地上拾起了一样东西,那是少女回眸时从发间滑落的玉簪。

他的举动惊动了山庄的守卫,被捆绑了押解到庄主跟前,庄主打量了他冷冷说道:“擅闯烟霞山庄,只有死路一条,先把他关起来,问明目的再做处决。”黑幽幽的地牢里,他自知时日无多,悔恨当初的鲁莽行径,心中却又隐隐想起了那个少女。“咯吱”一声,牢房门被打开,一串清脆的铃铛声来到他身旁,透过牢房窗户照进来的月光,那少女的脸庞像白玉一般散发着光芒。

“是你?”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没想到临死前还能再见到你,我也算死而无憾了。”少女白了他一眼,说道:“我又不是特意来见你,我只是来拿回我的玉簪。”他笑着说:“玉簪就在我的怀里,我被捆绑着不能亲取,只能让姑娘自己拿了。”少女伸手去他怀里,可刚碰到他的胸口却马上缩了回来,脸颊绯红,扭过头去,“你……无耻。”他笑道:“我怎无耻了?要不你替我松绑,我拿给予你。”少女回过头温怒道:“你想让我放了你,我爹不会答应的。”“你是烟霞山庄庄主的女儿?难怪如此倾国倾城!”少女听他一赞,脸色更红了,羞涩着笑而不答。

只听外面有脚步声,少女抬头说道:“巡夜的差人来了,我改天再来取回玉簪。”说罢便关上了牢门,消失在黑暗之中。从那以后,少女夜晚都会出现,给你带来饮水食物,他被捆绑着无法进食,少女便一口一口喂予他,“你对我这般好,我只怕不想离开这牢房了。”他嬉笑着道,少女瞪了他一眼,“你死到临头了还有心思说笑,爹爹说不过几日便要杀了你。”“有你天天来看我,就算死我也愿意。”少女听言有些生气, “哼”了一声,转身便离开了。

一连几日少女都不曾再出现过,他心中悔恨“早知就不该戏她,她一定是恼了不肯再来见我了。”思忖之间,却听牢门响动,少女匆匆地走了进来,神色慌张地看了看他,伸手解下了捆绑他的绳索,“爹爹他明天就要杀你,你快跟我走”。他跟着少女像走迷宫一般在黑暗中来回穿梭,不知走了几个时辰,整个人有些迷糊,少女见他走神怕他跟丢,伸手拉住了他,他接触到她的手,只觉香软温滑,胸口血气上涌,不能自己。

忽见前方豁然开亮,二人从密道里走了出来,这里已是山庄外面,夜色已深,星空布满了天际。少女喘了一口气,回眸看向他,发现他也一直在看着自己。相顾痴看了许久少女有些不好意思,低下头去羞涩道:“你干嘛老这样看着人家?”他听言也脸上发红,“姑娘的救命之恩我沈星伶无以为报,只是姑娘你为何要救我?”“你孤身一人来闯烟霞山庄也算是有本事,若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失手被擒,就当还给你吧。”“若是庄主知道我逃走了,会不会连累到姑娘你?”少女笑了笑说:“他是我爹爹,难不成还能杀了我,顶多打我一顿罚我不许出门罢了。”“要连累姑娘你被打呀?”他心中不禁有些着急,少女见状盈盈一笑:“要是你真担心我,就来将我娶走吧!”“啊!”他心头一颤,惊讶不已。少女见他不说话,稍恼道:“你不愿意么?”他连忙说道:“我……我愿意……”少女反恼为喜,却又面带担忧,“可不知爹爹会不会同意这门婚事?”“是啊,我这次擅闯山庄,又私自逃走,肯定会惹他恼怒,只怕他不会答应。”少女道:“我知道爹爹的脾气,他很欣赏少年才俊,只要你能扬名立万,他一定不会反对。”他自觉有些惭愧“想要扬名立万谈何容易?”少女却正色道:“我余玲珑心喜之人不会让我失望的,听江湖传言得罗刹令者可号令天下,若你能获得罗刹令,爹爹他自然没话可说。”说着从他怀里取出了那支玉簪,放到他手心里,“沈大哥,我会等你回来,玉簪为媒,生死相许。”他望着她那秋水明眸的眼睛,出水芙蓉的笑颜,心如万马策腾,“玲珑,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三月之后,我定带着罗刹令来娶你。”

江湖风雪漫漫,转眼便过三月之期。少女被罚禁足闺房不得外出,日渐憔悴。她摸了摸自己的脸颊,问身旁婢女道:“我是不是很憔悴?”“怎么会呢?小姐你倾国倾城,只是思念那沈公子有些清瘦了。”婢女顿了顿接着道:“小姐,转眼已经三月过去了,你说那沈公子会不会来的?”少女深情地望向窗外道:“他一定会来的。”说着拿起了妆匣中的胭脂眉笔倚镜梳妆,“我不能那么憔悴,要让他看到我最好看的样子。”

只见窗外一阵白影掠过,他翻身来到了少女跟前,少女手中的眉笔“啪嗒”掉到地上,心里又惊又喜,他俯身拾来起来递到她手里。“你来啦!”少女欣喜道,他点点头:“我让你等久了。”少女拉住了他的手道:“只要你能来就足够了。”他望着她心中甚慰,从怀里拿出了一面玄黑色的令牌来,递给她道:“玲珑,这面就是罗刹令,有了它便可以号令天下。”少女十分惊喜,接过了令牌,“有了它,爹爹肯定不会再反对我们。”说着举眉望着他,眼睛里闪烁着晶莹,头轻轻地靠到了他的怀里,嘤嘤诉道:“沈大哥,这几月想你想得好辛苦,从此以后不要再离开玲珑了?”他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柔声说道:“这一世太漫长,却不过是咫尺天涯,玲珑我答应你,从此不会再离开你,我们一生一世在一起。”

他的瞳孔突然放大了,身子不停的颤抖,少女从他的怀里把头抬了起来,“这一世太漫长,却止步在咫尺天涯间。”少女手中握着一把匕首,刀刃直没入刀柄,刺得那么深,他瞬间鲜血直流。他看着她,口中已经说不出话语,眼泪喷出了眼眶,合着溅出的鲜血在屋子里飞舞,他踉跄地一直后退,压倒了窗台的围栏,从山崖上掉落下去。

(三)

“傻丫头,你怎么又哭了?”“我……我只是替大哥哥你不值”我忙拭了拭眼泪道,他微微一笑“我这条命本就是她救的,还给她又怎样,只是想不通她为何要怎样对我?”我说道:“传说情能让人超越生死,忘却一切,她如若真的爱你,那一定是有什么苦衷。”他听言喃喃自道:“爱情能超越生死?我能为你而死……我能为你而死……”我呆呆地看着他,心里有些酸痛,“大哥哥,你知道吗?我也能为你而死……”

我和他在山洞里一住便是半年,这半年的时光里,是我此生最美好的时光。我能陪着他,为他敷药,为他做饭,他好像也忘却了那段不开心的回忆,教我识字,带我练剑。洞口开有一支梨花,雪白的花瓣让我想起了那日雪夜他带我奔逃的情形,虽然惊慌,但却很温暖,一种被保护的温暖。要是时间能够停住该多好,就停在此刻,让我能和他天天在一起,相处朝夕。我是个孤儿,自幼便被马队收养,他们四处走货,我为他们洗衣做饭,没有什么亲情,也没有过多依赖,晚上经常听郎中爷爷讲一些江湖故事,那些儿女情长,心中也好生向往,自己能有一个愿意为我而死,不顾一切的人,直到他的出现,他为了救我,负着重伤与山贼拼命,那一刻我知道他便是我要等待的人。可我也知道,他心里还有其他人,那个让他身负重伤,那个要取他性命的女人,他心里一直没有放下过她,一直还在爱着她,但那又怎样呢?我爱他便已经足够了。

可惜一切美好的都会有醒来的那一天。半年后他的伤已经痊愈,这日我见他在收拾东西,心中突然有些失落,我知道他要走了。“大哥哥,你要去哪里?”他回头看了看我说道:“丫头,我要去个地方,你乖乖在这里等我。”“你要去烟霞山庄么?”我问道,他顿了一顿,“是的,我要问清楚,这到底是为什么?”我拉住他的手道:“我要跟你一起去?”他拍了拍的我手道:“烟霞山庄危险重重,你留在这里我才安心。”“但是你一个人去,我怎会安心?”他听言看着我,我也看着他,眼眶里闪烁起晶莹,“你说过让我一直跟着你,为什么又要丢下我。我知道烟霞山庄危险重重,万一她又再对你不利,难道我一个人在这世上还能独活吗?”他呆呆地看着我,伸手拭了拭我眼角的泪珠,柔声道:“傻丫头,我不过一介江湖草莽,你又何必与我同去犯险。”我紧紧拉着他的手,一个劲的摇头,他拗不过我,叹了口气说:“那好吧,不过去了得听我的话。”我破涕而笑,点了点头。

一路行往烟霞山庄,只见四处都是残尸荒骨,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江湖中人都知道罗刹令在烟霞山庄,便汇集人马欲上山抢夺,这一路到处争斗,死伤无数。“没想到小小一个罗刹令,居然掀起了江湖的腥风血,世人将这功名利禄看得太重了。”他望向山间的庄园,只见烽烟弥漫,心下有些着急,大步疾走上了山。

山庄里一片萧索荒凉,他翻身一跃跳进围墙,疾步走到少女的闺房前,推开门来却发觉空无一人,正当踌躇之际,只听得屋内柜子里有异动,他忙开打柜门,只见那婢女躲在里面。婢女一见他,吓了一跳,口中自语道:“沈公子,不是我害你的,你不要带我走。”他震声道:“你好好看看我,我没有死。”婢女定睛看了看,拍了拍胸口道:“谢天谢地,沈公子你居然没死。太好了,你赶快去救小姐,庄主已经被江湖中人杀了,小姐一个人带着罗刹令躲进了后山,他们很快就会找到她,你快去救她。”他心中一动,却又克制住自己,冷冷说道:“我为何要救她?”婢女连忙说道:“小姐不是真心想杀你,都是庄主逼她的,庄主想要得到罗刹令来号令天下,就让小姐偷偷放了你然后让你去帮她拿罗刹令,小姐是真心真意爱公子你的。”婢女见他还在犹豫,又续道:“沈公子你知不知道?小姐刺了你后每天都伤心欲绝,以泪洗面,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好几次想自杀去陪公子,都被我拦了下来。”他听言心中一痛,转头便向后山跑去。

夜幕下的后山一片苍凉,四迹里安静得悲怆,只有寒风在呼呼作响。忽然山顶传来一声尖叫打破了宁静,他忙闻声赶了上去,只见少女被几个壮汉围着,要她交出令牌来。少女浑身已经多处被刀剑刺伤,鲜血染红了雪白的衣裳。他急忙翻身一跃,挡在她的面前。少女看到她,心中惊愕“沈……沈大哥。”他朗声对几个壮汉道:“你们几个男人欺负一个女子,算什么英雄好汉。”几个壮汉听言相互一望,以为又横插一人来抢令牌,拔刀便向他砍来。他身子一侧避开攻击,手中长剑一扬,唰唰几下便将这几个壮汉击杀。

他转过身看向少女,只见她满脸泪水,扑进他的怀里,“沈大哥,我以为我杀了你,我好恨我自己,我好讨厌我自己……”他将她推了开来,淡淡说道:“可惜你还是杀了。”少女忙道:“是爹爹逼我这么做的,爹爹想号令天下,所以让我设计陷害你。但是我是真心真意爱你,沈大哥,你知道吗?我杀你,我真的好心痛,真的好心痛……”说着她跪到在地上,泪水不住的划过她那秀丽的脸庞。他看着她,暴雨梨花的脸庞楚楚可怜,不禁心生疼惜,一切的伤痛和愤怒都在她的泪水中化为青烟。他坐了下来,把少女抱进怀里,少女哭得更厉害了,“沈大哥,你能原谅我么?”他点点头,柔声说道:“我原谅你,有我在他们不会再来伤害你,我会保护你。”

“大哥哥,不要相信她!”我绑着那婢女从草丛里钻了出来。“我见她鬼鬼祟祟的想下山,便把她绑了,一番拷问她什么都招了。”我接着说道:“原来根本没有什么烟霞庄主,她才是真正的烟霞庄主。”我指向少女,他吃了一惊望着她,少女忙说道:“沈大哥别听她的,你见过我爹爹的,怎么会说我是庄主呢?”我见她狡辩,指了指婢女道:“你的婢女什么都说了,是你故意让人假扮庄主,让大哥哥信以为真,是你自己设的计引大哥哥帮你去拿罗刹令,是你为了号令天下想要杀死大哥哥,这一切都是你的阴谋诡异。”说着我揪着婢女的头发厉声道:“快把你刚刚说的话再说一遍。”婢女痛得嗷嗷直叫,她忙看向少女,只见少女狠狠地看着她,她心中一凛,反口说道:“沈公子,是这丫头威逼我的,小姐是无辜的。”我不禁愕然望向她道:“你刚才不是这么说的,快把你刚才说的再说一遍。”那婢女突然大哭起来:“小姐我对不起你,我被她威逼利诱说了坏话,对不起……”话音还未落,人却已经咬舌自尽了。

我大惊失色,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少女站了起来,向我走了过来,边走边说:“小丫头,我知道你也喜欢沈大哥,你看见沈大哥和我复合了心有不甘,于是威逼我的侍女诬蔑我,好让沈大哥能和你在一起,是不是?”我被她逼得不住后退,“我没有,才不是你说的这样子。”“那你说,你喜欢沈大哥吗?”“我……我……喜欢……”我从来没有亲口对他说出心意,这种时候说了出来,心里还是有些羞涩。“那你有没有嫉妒过我和沈大哥在一起?”少女直勾勾地看着我,像是要把我看穿一样,“我……没有……有……”我心中怦怦乱跳,在她面前我仿佛像个透明人,我的心事她都能知道,我是嫉妒过,吃醋过,我也想能得到他一生一世的爱意。

“沈大哥你看,我没说错,她就是因为嫉妒我们,所以编造了谎言。”少女笑着走回到他的身边。我大声说道:“我是喜欢大哥哥,但是我不会像你这样,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为了权力能伤害一个爱你的人。”少女拉住他的手道:“沈大哥你看,她还在诬蔑我,你不会相信她的对不对?”他迷茫地望着我,想说什么,却没有开口。少女见他没有回答,眼泪又从眼眶流下:“沈大哥,我知道我伤害过你,你不相信我,我也无话可说,这丫头那么喜欢你,你受伤这段时候她一定将你照顾得很好,你喜欢她也是应该的。”说罢转身便走,他连忙拉住她道:“玲珑,你要去哪?”“现在烟霞山庄已经毁了,爹爹也死了, 我还能去哪呢?”他一把将她搂在怀里道:“你不要走,我不要你走。”少女哭着道:“你不相信我,我在你身边还有什么意思?”他道:“我相信你。”“真的?”“真的。”

我听言气的哭了起来,大声说道:“大哥哥,不要相信她,不要再受她的蛊惑,她是在装可怜骗你。”我见他没有搭理我,又道:“大哥哥,这一世太漫长,不止咫尺天涯间。”他心头一颤,这个半年的点滴时光在他脑海中一一闪现,马队的相识,雪夜的奔逃,山洞的朝夕,他回过头来看着我,叫了我一声“傻丫头”,我含泪笑着答应了他。“大哥哥,你说过不会抛下我的,你会让我一直跟着你。”他回道:“丫头谢谢你,我不会让你孤单一人的。”少女听言也说道:“沈大哥,我现在一无所有了,只剩下沈大哥你,你不要离开我,让我们一生一世在一起好么?”他点了点头,将她拥在了怀里。

天空又下起了雪,雪下得很大,瞬间就铺满了天地,鲜血顺着雪花洒满了地面。我惊叫了一声“大哥哥!”他胸口上插着一支匕首,刀刃直没到刀柄,刺得那么深,刺得那么痛,就在他原来的那个伤口处,又被重新狠狠地刺上了一刀。他呆呆地望着她,眼神里充满了疑惑和不解,眼泪划过了脸颊,慢慢的垂下了眼睛。“谢谢你,沈大哥,是你让我得到了罗刹令,是你杀光了不听号令的江湖中人,从现在开始,我可以真真正正的号令天下。”

“啪嗒”一声,从他的衣袖里掉下了个东西,摔落到了地上,碎成了两半。是那支玉簪,原来他一直保存着它,一直珍藏在身边。少女呆呆地看着玉簪,仰天大叫了起来。他的鲜血染红了她的白衣,她抱着他坐在雪地里,她哭着,却又笑着,又哭又笑着,那笑声撕心裂肺,那哭声痛彻心扉。

“为什么?大哥哥那么爱你,那么信任你,你为什么还要杀他?”我哭叫着,她也哭笑着道:“我很爱沈大哥,很爱很爱他。”“你爱的是权力,是号令天下。”我推开了少女,抱起了他的尸体便向山下走去。少女见状说道:“你要带他去哪里?他是我的,你别想和他在一起。”我转身铿锵而道:“大哥哥明知道此次前来凶多吉少,他还是来了,因为他爱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事,怎样的伤害他,他还是很爱你,而你却将他的爱一手毁灭,你不配得到他的爱。”我不理她,继续往前走,她大叫道:“我有罗刹令,我可以号令天下,我命令你停下来,把他放下,不然我杀了你。”我冷笑道:“那你就杀了我吧,杀了我,我就可以去陪大哥哥,一直陪着他。”“你爱他爱到居然连死都不怕?”我听她这么说哈哈笑了起来,“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爱,爱是可以为了彼此不顾一切,爱是可以放弃所有也要在一起,爱就是超乎生死的炽热。”“爱是超乎生死的炽热……爱是超乎生死的炽热……”少女呆呆地坐在地上,口中喃喃自语道。

雪越来越大,整个天际都是白茫茫的一片,这纷飞的雪花,就好像他的那身白衣,又好像山洞口的那支梨花,梨花迎风飘舞着,我在为他做饭,他在洞前练剑,就好似昨日,却又恍如隔世。少女孤独地坐在山顶,也痴痴地望着雪,想起了那日的梨花,她在秋千上惬意摇曳,他从天而降,落到了她的身旁,他看着她,她也看着他,虽相顾无言,却已印进了心底。

这一世太漫长,却止步咫尺天涯间,谁仍记那梨花若雪时节,青苔小路,亭阶独步,空凝眸,情字深浅难解。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lgxbkqf.html

亭春梨雪的评论 (共 3 条)

  • 轻风伴月
  • 浪子狐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