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放过合欢

2019-02-07 18:49 作者:风撩衣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竭力想窥探一点美,可随之而来的并非心之所向。轻易放肆的年纪过了,我正值六分熟,矫饰后七分,收敛后八分,遇到灰头土脸的月亮就只剩两分了。

你向我哭诉,我找谁倾吐?找菩萨吗,那菩萨又向谁坦露?越疲惫越会把世界简化,简单的思维渴求无条件的欢喜,并非绞尽脑汁发现一点欣瑜。“我先睡剌”,跟兰花宣告,回我以默。是真的好啊,平白无故,没约束的,来去也不用招呼。可人不一样,总得有个交代的。我喜欢江阔云低,钟意湖面滋生的氤氲,欣赏万事万物有条不紊地运行,我看黄昏,看孩童,看篝火,我看到该看的远方和迷途。

那株合欢在微凉的晨光下炫耀,在萧瑟的深秋间枯萎。她见过我桀骜的头颅、跋扈的性格和嚣张的气焰,我看过她孱弱的身躯、轻柔的花朵与枯瘦的指尖。放过合欢,不再苛求四季都让她陪伴,不再挂念她是否厌倦黑暗,不管是背负半途而废的骂名,还是遭受日月星辰的唾弃。玉兰太清高,月季太轻佻,唯独合欢勾起恻隐。自视心境甚高,反而会因琐事乱了心神,这不该是我;自视根须茁壮,却也会莫名飘摇,这不该是她。

朝早耳鬓厮磨,暮晚相对而坐。她的头发被一根根扯落,衰了的,飘着的,入土的,没有留念。每日忙得没有生活,我本应是没有驮人的马,驰骋还是信步都由己定,可套上了鞍,就再不会奔跑。缰绳勒得紧,路过茶肆,歇脚。吞下一朵低垂的合欢,卧在树旁,梦见她抖落全身的花叶为我作被。醒来,抖抖身上的风尘,驮着他继续走向吟鞭东指的天涯——只是他的天涯。

谈及前途,我更容易误入歧途。既不能普渡众生,又不能惠及世人,可许下的宏愿比天高。于是合欢就笑话,“你是想比菩萨还伟大么?”拜了成千上万次,却从未祝菩萨幸福,也是够自私了。“您受累,再赐我一梦。”又是百拜,那么菩萨您到底有无听闻我的祈愿?委婉……含蓄……再隐晦,于是词不达意也成了自然。同情成了可怜,思念成了缄默,那肆意游荡的云、恣意张狂的,也成了对她说的温柔情话。

我见那白鹅丰羽,湖水渐凉,我见她笑语盈盈,暗香隐去,相处时日无多。“明日霜降,怕是再也见不到你。”她说着说着竟哭出声来,指尖在寒风的助力下划过我眼前,沉默,沉默呵……“还有来年呢,明年开我唤醒你。”“好嘞,就那么说定咯!我希望你明年不要那么瘦,希望你常常笑,希望你每晚都能睡好觉,希望你心事少一点,希望你能走出幻想的世界,希望你不孤独,希望你万事胜意,希望你能梦见我……”她越说越起劲。良久,良久呵……“给我一个拥抱。”那天之后,她没有睁开过眼,离明年开春还有四月,此间并无知交,此间心事诉予己听。(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未捡过白玉兰,留过了月季,也放过了合欢。只是这变幻,着实难堪。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julpkqf.html

放过合欢的评论 (共 4 条)

  • 雪儿
  • 浪子狐
  • 漫舞洛城
  • 淡了红颜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