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游文笔公园

2018-05-11 23:14 作者:刘云宏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文|刘云宏

许久没有和儿时的同伴放下包袱一起游山玩水,谈谈过去、未来。可能由于我们各自都有着各自的生活,所以对于这些闲情雅致基本上为零,有时候通一个电话也是少之又少,没有以前的频繁。自打上高中以后,我就很少和儿时玩耍,大多数是和书为伍,因为他们也都忙着各自的事,即时偶尔会遇到,但是都会因为时光匆匆而疏忽。特别上了大学,我和儿时的同伴更是少了联系,童年时代几个好玩的朋友,有的出去打工,有的出去当兵,有的在家,唯有我还在啃着书本,和书谈了一次又一次的恋,还爱不释手。大学时代,我去了遥远的北方,在哪里我遇到了许多志同道合的人,也学到了许多谋生的技能,更让我的懂得为人处世的大道理。"北方"这个词语,至今让我想起来难忘而又痛苦,因为是他让我走上了文学,是那一片土地让我在尘世中懂得一份修行和爱。

可能因为这些缘由,我和童年的伙伴少了交集,多了一些冷漠。这不今年狗年,恰逢许多儿时伙伴凑到一起,并且约好去县城师宗玩玩,重温一下那些久违的

我对故乡这一座小城已经陌生了许多,找不到曾经的温暖,看着这些冰冷的城市,许多街头巷尾都已经焕然一新,褪去了往日的衣服,穿上了新时代师宗人民用勤劳和汗水奋斗出来新潮流衣服,这件衣服就是社会主义大好时光下的中国梦。看到故乡一年比一年繁华,心中莫名的喜悦,这种喜悦是发自内心的祝福和祈祷。儿时很少来县城,大多数赶集都是去小镇上,来师宗更多的是办事。一个偶然的机会中学时代从小镇上转到县城里读初三,那时候母亲害怕我中考考不上高中,因此转到县城读书,所以我和师宗县从此就有了四年的交集,这四年我在这里读书,学习,考上大学去了北方。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我在北方已经呆了五年,五年的岁月里,我大多数时间是寒假回家,一般回家我都是待在老家不出门,偶尔中学时代几个要好的朋友叫我,我会出去聚聚。所以,师宗这一座生我养我的小城和我越来越陌生。

今天好不容易儿和时同伴走到一起,并且来到了美丽的文笔塔一起看看文笔塔近距离感受文笔塔的生机盎然。(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对文笔塔这一座对于我们师宗人民来说有着悠久的历史宝塔来说是望洋兴叹,因为我一直向往着去亲手摸一摸这一座塔,感受一下塔给予我们师宗人民带来的好风水。我读初三时,学校的背后就是文笔塔,那时候这里还在比较破旧,道路不通,并且还比较破烂,里面就是几颗小树和石头,闲的特别的冷清。那时候我就祈求着上去看一看,可是一直没有机会去。今天,突然和几个儿时同伴结伴同行来到这里,这里给了一个巨大的惊喜,因为我看到一座全新的师宗城,看到一种富有朝气的文笔塔。

我和同伴一路走来,首先映入我眼眸的是那些密密麻麻的台阶,我想这些台阶别有意义。隐含着师宗人民的生活一步比一步高,越来越幸福,并且子孙后代有所作为。这是我对这些台阶的理解,我不知道设计师设计这些台阶是如何意义,但是我深深感受到了一种信仰和一个地方的文化特色。可能因为刚建,台阶外围的装饰的花草树木还没有显现出来,不过我已经设想到未来台阶外围肯定是树木丛生,花香满园。同时,我也设想到这里将会是年轻人约会、散步的好地方,也会是乡亲们聚会的地方,更是我们师宗人每年过年必到的地方。

文笔塔,坐落于城边,离城中区还有一段的距离,不过当我走到台阶的中部的时候,回头看城我已经预测到老城已经出来,新的城已经油然而生,师宗可能要以一个新的面貌展示在所有到访的游人心中。我慢慢的走着,不知不觉间我发现台阶两边多了两栋房子,并且这两栋房子别有意义,从外观来看闲的和我们平常人家住的房子格格不入,我走近一看,的确如此。这两栋房子分别是县博物馆和纪念馆,只不过现在还没完工,外边还有许多的露在外面的水泥钢筋,我想明年有机会再来这里的时候,这两栋房子里面肯定有记载着师宗历史,装点着师宗发展的历史轨迹。

让我感到惊讶的是,两栋房子前面还有几个水池和一处音乐喷泉。说到音乐喷泉让我想到了我在济南的记忆,那时候为了看泉城广场的音乐喷泉,一直顶着燥热的天气晚上5点从郊区坐了两个多小时的公交车来到市区看,一直得到晚上9点才有音乐喷泉。不过,想不到的是几年以后故乡这一座小城也有了音乐喷泉让乡里人看。

我们终于到了塔下,我仰望塔,我觉得我是那么的渺小。这时候,周围的乡里人在四出观望和拿起手机拍照,我也和他一样和塔合影留念。我不知道这座塔有什么样的特殊意义,但是我知道这一座塔的修建肯定具有特殊的意义。中学时代我听闻我的历史老师说,许久以前,我们师宗的一位父母官请风水先生看了看,为什么我们师宗在外地为官的人少之又少呢?这个风水先生说,我们师宗需要一把像一把公章,这把公章就是文笔塔。的确,后来我为了印证历史老师口中的话,我远远的观摩了一下,发现的确有此说法。不过是不是真的,我现在依然不知道,还在需要继续探究师宗历史。

我看着来来往往的游人和挤满游客的塔门口,我不知道我到底要不要上去看一看,在脑海里犹豫不决。不过,同伴说,既然来了,那就上去看看吧!

我学生时代爬过许多坐塔,但是对于故乡的塔,我是第一次塔。当我爬到塔顶的时候,我俯视这座城突然觉得师宗这一座生我养我的城市将以一种特殊的面貌和我们这些年轻人见面,并且随着年月增长,这一座小城将会变得更有生机和活力。

2018年过年于故乡

作者简介:

笔名,莫然,原名,刘云宏。《百姓文学》主编,《作家文学》网络部主任,文学爱好者,公益爱好者。曾在《蜀本》《中华文艺》《作家文学》《诗意人生》《西部散文选刊》《短文学》《星火文学》《济源文学》《曲靖日报》《齐鲁晚报》《潍坊日报》《齐鲁文学》等多地地方文联发表文章。上万字的散文被全国许多主播诵读在荔枝平台。著有散文集《那年,风起云涌》。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izdrkqf.html

游文笔公园的评论 (共 5 条)

  • 雪儿
  • 淡了红颜
  • 浪子狐
  • 襄阳游子
  • 吴勉翰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