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谢幕

2018-12-18 21:24 作者:洋漾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落叶萧然,意渐浓。看着庭院里枯黄的身影,脑海里突然冒出“谢幕”一词,心里像灌了桶冰,凉飕飕的。

这么多年过去了,每至黄昏,望着落日余晖,总有一种哀伤萦绕心头:大幕徐徐关闭,随着鼓点慢慢退去,发黄的旧 ,怅然的,燃起的灯,点点消失殆尽……

哎,人生就是这般!或是优雅地淡出视野,或是潇洒地离去,都是一种风度,都是以自我灵魂的修养而告终,瘦了一池秋水,淡了一季喧嚣,谢了一生浮华。

一场冬淋湿了山川,一次别离撕碎了守候,叶落了,心冷了,秋谢了,走了,东方泛出了鱼肚白,长夜也就此谢幕。

凉风拂过, 已有几朵腊梅花开了,撩拨着我的心思:一回回,一段段,重复着谢幕,演绎着痛楚……

记起毕飞宇写过筱燕秋经典的谢幕场景:筱燕秋目送着来走向了上场门。她知道,她的嫦娥在她四十岁的那个夜,真的死了。她无声地坐在化妆台前,听着观众席传来的阵阵掌声和喝彩声,她望了望自己,目光像冬夜里的月亮,汪汪地散了一地。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是机械地拿起水衣给自己披上,取过肉色的底彩挤在左手的掌心,均匀地一点一点往脸上抹,往脖子上抹,往手上抹……然后,她让化妆师给她调眉,包头,上齐眉穗,戴头套,镇定自若的,出奇地安静。(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筱燕秋没有说话,只是拉开了门,往外走去。她穿着一身薄薄的戏装走进了风雪里。

她来到剧场的大门口,站在了路灯下面,她看了大雪中的马路一眼,自己给自己数起了板眼。她开始唱了起来,依旧是二簧慢板,转原板、转流水、转高腔。

雪花在飞舞,戏场门口,人越来越多,车越来越挤,但没有一点声音。筱燕秋旁若无人,边舞边唱。她要给天唱,给地唱,给她心中的观众唱。

筱燕秋的告别演出就是这样轰轰烈烈地结束了,她就是在那个雪夜谢了她一代青衣的幕。

其实,人生不就是一个不断谢幕的过程吗?筱燕秋是这样,李敖是这样,科比也是这样。在尘世中,每时每刻都有谢幕发生,上一秒时间在谢幕,上一个季节在谢幕,上一个阶段也在谢幕。因此,无需将谢幕贴上标签,无需对谢幕进行曲解,更无需把谢幕格式化,只要遵循自然的法则,谢幕就能让我们有所回味,谢幕就能使我们更加成熟。

优雅的谢幕是一种艺术,潇洒的谢幕是一种享受。在谢幕中释怀,在释怀中谢幕!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hvqpkqf.html

谢幕的评论 (共 5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