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火车声中的老航

2019-06-23 17:33 作者:文生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羑河纪实之一三八

火车声中的老航

文生

老航看着数台钩机扒拉市场上的建筑,市场上高低不一的建筑物在钩机在轰隆隆声中一片狼籍,有喷水车在喷水,可也挡不住灰尘飞起。随着建筑物的拆除,在市场东边不远的铁道上开着的火车就让人们看到了,火车的笛声也响起来了,前面不远就是火车站。

老航在这个市场干了好多年,从人力拉平车、脚踏三轮车、私装摩托车发动机的机动三轮车到电动三轮车,什么都拉:水泥沙子、瓷砖瓷器、木条木板、电线电器、各种水暖部件……,他也从年青力壮到头发花白。市场搬迁了,他没有去新市场,因为,他的生意越来越少,拉贷的汽车多起来了,人们拉货时都喜欢找汽车。要说呢,他老航也不是买不起汽车,学会开车也容易,只是怕通不过考试、拿不到证呀……

现在老航留守在市场,再过几天就得另找干的了。这时远处又有了火车的轰轧声。老航想起老家的火车声。(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他多年在市场奔波,平常时是听着到火车声,但在市场里看不到火车。

老航对火车声很早就熟悉,童年的他,在石林黑塔村过的,和许多人家一样,家里没有钟表,靠路过村的火车声确定时间。他很小就能从火车的声音中确定是什么车,现在也是,他在市场里,能凭火车的声音确定是什么车:慢票车、快票车、空载车、实载车、拉煤车、拉货车……,到后来,火车道上跑起动车和高铁,还有重载车,他很长时间才分清动车和高铁的区别,只是老家的火车一天才几趟,这里一小时能走几十趟车,时间不象在老家时那样好确定,他凭手机显示的时间确定时间。

老航多年在这里打拼,完全适应了这个城市,适应了这个市场……

市场要搬迁了,老航才觉着自己适应是相对的,他觉着自己也该回老家了。

他想到前些天和老婆儿子聊的话。

老婆不想回去。以前,家里有老人和孩子,老婆走不开。老人走了后,孩子们也从学校出来了,老婆也过来了,一家人租了一间小房子住,老婆四处打杂工,很快适应了这个城市。

老航说:家里的房子也该维修了。

老婆和孩子们说:现在不用。

老航对儿子说:也该给你盖房子了,好娶媳妇。

儿子说:谁还在老家盖房子?现在都在新区买房子了。

老航说:新区的房子太贵,还不如添点买这里的。要不就买老区的?

儿子说:老区的房子不中。不过,娘回老家住的话,买下老区的房子住也好。

老航说:俺和你娘回老家住老平房子就中,没必要买什么楼。

儿子说:俺娘愿意住楼。俺娘说,爹你当年忽悠她说,楼上楼下,电灯电话,要在村里盖楼呀,这么多年……

老航说:你娘也就是说说。还是老平房子好,沾地气,自己种粮,自己种菜……

儿子说:俺娘种了半辈子地,早就不想种了。再说,和老家的人关系紧张,她也受够了,不想回去。我更不想回去。

老航说:你们不回俺回。现在种地都机械化了……

儿子说:要回你回,反正俺们不回。

老航说:在这里你能住下?

儿子说:俺打算先到山头上买楼房,爹娘住,咱们每天进城打工,坐我的车,也可以坐公交车。

老航说:山上的房子虽然便宜,可是不靠谱,小产权房。

儿子说:自己住,只要村里建的,又不处于河边、路边,应该是没什么风险。

老航问:你买的起?

儿子说:首付没问题就好,剩下的慢慢还……

老航说:时间太长了,最好能一下付清。

儿子说:不用这样。

老航说:这得背帐几十年。

儿子说:没事,有帐人就努力。

老航说:还是一次性付清好。

儿子说:爹要是能一次性付清当然好。

老航说:那俺还是回家盖房子好。

儿子说:回家盖的房子俺不住。

老航说:你小子天南海北的到处跑,房子在那儿不一样?

儿子说:不一样。在这里,能上好学校。在老家,中么?

老航说:咋不中?只要好好学习,老家城里也有不错的学校。

儿子说:还是到城里念书,不如直接在这里,而且,这儿的分数比老家底。

老航说:录取率都差不多。

儿子说:还是不一样。俺娘说,她当年考的分数,到这里能上不错的学校,在老家只能落榜。

老航一笑,说:你娘当年要是考上学了,就不会跟俺了,也就没你这个臭小子了。

儿子说:俺不和你争论。其实呢,每月租大房子的钱,再加点,就和月付差不多,不如现在把首付付了买房子合算。

老航说:租那大的楼干啥?又不是不能全付。

儿子说:不用全付,付了首付就中,剩下的做生意用。

老航说:在这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儿子说:俺看你回到老家,也没几个能说上话的人。

老航说:啥没有?老文、老土、老忠、老明、老根他们……

儿子说:算了吧。要不你也不会匆匆就回来了。

老航说:要不是为了你这小兔崽子挣钱,才不会在老家坐不住。

儿子说:其实呢,俺知道,你愿意和市场上的人说话。

老航说:不和他们说话能揽到活?能处理好麻烦?

儿子说:你和那个老铜还老在一块儿说世界大事。地球上的大事,需要你们指导……

老航说:年轻时,激扬文字多了,好谈大事。老人家说了,要关心大事。

儿子说:老家也就是那个老文能说上话,别人对所谓大事不感兴趣。

老航说:现在,俺关心的大事,就是你这小兔崽子的婚事。

儿子说:俺的事你少管。

老航说:你要是找上对象,俺才不管你的事。找不下,就别拦着俺回老家。回老家给你找对象,就得按老家的规矩办。你不办事,俺回到老家也没面子……

儿子说:俺还想玩几年,不想这么早就办……

老航说:一年一个价,一年比一年高,早办了早省心……

儿子说:您不用担心。

老航说:不用担心?你看看,村里比你年纪小的,都办了事。早知这样,还不如不供你上什么大学,一个大专生,上了班也挣不来钱……

儿子说:爹你不要这样说嘛。这几年虽然没挣下钱,不如在工地上混了几年的小工,可再过几年俺肯定把他们比下去了,这两年在市场上跑,把装璜的门道摸清了,不象你们凭经验估算,俺们是精算,这样全包才有赚头,也有了人,正准备合伙成立一个小装璜公司,到时候你就享清福,先给爹娘在山上买房子,以后俺在城里买房子……

老航说:你好好打你的小工好了,那个风险太大。

儿子说:有风险的事才能挣上大钱。

老航问:包工包料?现在人们包工干。

儿子说:你不懂,现在全包的开始多了。好多人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你装璜房子,就交给信誉好的全包。

老航说:他们放心?知道啥?

儿子说:他们当然不懂,可网上会告诉他们呀,什么风格、用什么料、什么价,网上一查都有,所以我们按他们的要求在电脑上打出效果图,精算好料供他们选,要是能揽到大活就好了……

老航说:俺看以后没什么毛坯房,都是精装房了。

儿子说:到时可以干别的,谁也不会在一棵树上吊死。

老航想到这里,在地工上找老铜。老铜是城里人,下了岗后就先跑市场拉货,后来就有了自己的店。市场搬拆时,老铜把自己商店里的东西盘出去了,说不干了,准备退休在家呀。

有一次闲聊,老铜说起过去的同事,有不少在单位混日子,没有一技之长,单位倒闭了,没了工作了,整天就是发牢骚,总觉着社会欠了他们,这不中……

老铜也喜欢说大事,这合老航的胃口,他们围绕的大事聊,老铜说他们是小休克的牺牲品,国家不这样,经济就不能转型……,还说农民要想富,就得让农民处于少数,绝大多数人到城里……

这次老铜说:市里西边的铁路算是打通了,以后,货车就走西边的铁路了,这东边儿的铁路就光走票车了。西边市场比东边市场有竞争力是迟早的事。

老航对老铜说:老家在一条小铁路和大铁路交会点上,将来会不会大发展?

老铜说:不好说,听你说过,你们那两条铁路走的是煤车。票车到现在还没有通,应该是铁路局不看好客运,还有各路局还没协调好。你们的房子也远离铁路,长远看不会升值。小地方市场小,机会少,大城市市场大,机会多……

老航想起童年老家生活时,当时的铁路是单线的,那时就想,火车是如何调头的?小伙伴们有的说拐个大圆圈,火车头变就变回来了;有的说是火车站上的铁路象个梭子,火车头从这梭边下了,走到梭头后,回走到另一条梭上,到了梭那头后,再倒回去,就和车皮接上了头,这样整个火车都转了方向……,可是他还不懂,汽车不能长时间倒着走,火车能长时间倒着走吗?

小伙伴说:对于火车来说,无所谓正走倒走,换个气阀头的事。那时的火车还是蒸气火车。

后来村里建了重载铁路,是双线的、电气的。

再后来,城里通了高铁后,火车头两头都有,走那头开那头的车头……

老航问老铜:家里还有地,种地有补帖,是不是回去?

老铜说:种地如何?

老航说:绝对是不赚钱。靠粮补。

老铜说:从长远看,粮补是补给真正种粮的。

老航说:如果没有粮补,基本上是没人愿意死守着那几亩地不放了。不过,比俺年龄大的,还会守着几亩地图口粮。

老铜说:如果算大帐,还是在城里合算。

老航说:你快领大几千的退休金了,俺到时只能领百把块的养老钱,虽然少,可是还得回到老家才能拿。

老铜说:到时候城乡居民保会全国联网,到那儿都能领……

老铜是不会放弃老家的几亩薄地,还有老房子。不过,和天下父母一样,老航愿意为了儿子,继续在他乡住,或许就终老在他乡。

火车又过来了,火车声中的老航,又想起老家的火车声,忆起了当年的感慨:人生不是单程线。现在想:回程的方法不一样。

老家是心灵的回归地,不能实回,就心里回。

羑河纪实系列均为原创

2019年6月23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hdrpkqf.html

火车声中的老航的评论 (共 8 条)

  • 紫色的云
  • 博涵
  • 雪儿
  • 王东强
  • 草木白雪
  • 江南风
  • 听雨轩儿
  • 浪子狐
    浪子狐 推荐阅读并说 欣赏。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