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屋檐

2019-04-24 14:47 作者:梦里飞花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看到了故宫的屋顶,重檐庑殿顶、歇山式、攒尖式……我看见故宫的屋檐,垂脊上的神兽……每一个细节,都被赋予了许多微妙精深的涵义。那一层层的金碧辉煌,那一处处的宏伟庄严,真实的存在了几百年,而在我看到它的一刻,它却成了我的一场境,它们一排排声势浩大的向我走来,它们你一言我一语竞相向我讲述着一个个关于它们的冗长历史,一个个皇家屋檐下的故事曾经真实的故事,在我,却是如此虚幻。

有没有一个地方?烈日炎炎时,你可以走入它的阴凉;大倾盆时,你可以躲进它的晴天;在某个山穷水尽的地方,它于树木的绿荫后露出希望的一角;它在炊烟四合的暮色里等待着燕子的归巢;它在一幅简约的画里,低矮谦卑,甘为一束玉兰花的背景;它在你初见的目光中新奇,古旧,陌生,似曾相识?

是的,有那么一角屋檐,你是一定见到过的:旧毛草修缮的屋顶,几片瓦盖住曾经漏雨的屋脊,屋顶的后坡长满了湿滑的青苔,在日里墨绿,在天里枯黄。

一个孩子的弹弓被顽皮的伙伴扔上屋顶,后来大家拿了石子去打,拿了长木棍去钩,他们无奈的看着屋顶顶,弹弓静静的躺在上面,像一个干瘪的符号,高高的搁置在那儿。那是你的童年,那是我的童年,在记忆里搁置,最多的时候是忘却,忘却了最初的梦与远方,忘却了填满初心的快乐悲伤。我们最终还是忘却了:那只小小的躺在房顶的弹弓。

是的,有那么一家,屋檐低矮,一伸手就可以触摸到檐边酥朽的沿木、屋顶坍塌的毛草。屋内的地面深深陷在门槛下,一拉门就进了屋,毛头小子在屋里莽撞的高声:я люблю тебя。大人领了小孩,还是经常聚在他家唠家常,只是不太理会这小子了,因为这小子说了一句很低级趣味的话。

屋檐,曾经很低很低,它附耳倾听:屋里人高昂的快乐,絮絮的琐事,呻吟的忧伤,它也同着他们的快乐和忧伤,在阳光下风雨中渐渐老去____这是故乡的屋檐。(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是吗,这样的屋檐没有包容的大度,也没有护佑的温暖,低头的人终究是为着什么而委曲求全。有个故事,说的是古代的一个人,特地把自家的屋檐修的很高大宽敞(大概是把屋檐筑成了廊檐),专为路人路过时遮阳避雨,这样的屋檐,自带温度,屋檐下何须低头。

是的,你曾经立于檐下,看一排雨滴穿成的帘幔,唱着湿漉漉的歌,将你与天隔开,你也不迫切,只是在檐下静静的等待,等待人面桃花相映红,等待梨花一枝春带雨,等待一场不期而遇的邂逅,等待一个万树繁花的开端。或者,你只是静静的立于檐下,什么也不为,你只是立于檐下,像那檐上屋顶旁偶然长出的一株草,细弱的样子,却诉说着生命随遇而安的顽强与洒脱。

是的,你躲在檐下,在陂陀大雨面前惶惶,等雨停的时间有些长了,你开始为没有勇气冲入雨中而焦躁,这时你看见来不及躲避的人在雨中狼狈不堪,你开始为自己能拥有这屋檐下干爽的一隅而庆幸……

就是这样的屋檐,真实且朴素,有所担当又不失浪漫,生长在岁月的眉眼之间,共着斜晖,共着月华,共着普通人平凡的春秋冬夏。

在你的心中,在我的心中,有没有一处屋檐,可供迷途的小雀栖息,可供逆旅的人儿停留?储备一份给予与感动放在那心灵的屋檐下,匆匆行走的人们,可以诗意地栖居,匆匆的行走中,人又何惧风雨!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guwpkqf.html

屋檐的评论 (共 5 条)

  • 淡了红颜
  • 程汝明
  • 紫色的云
  • 心静如水
  • 雪儿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