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扯皮

2018-12-27 16:54 作者:毛毛虫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扯皮

一行十几个大妈老到信访局去上访,要求见局领导。

信访局王局长接待了他们。

大妈们叽叽喳喳纷纷反映问题:“我们东郊路只有一里多长,可是路边遍地垃圾,车一过,狼烟动地,也没人管,还要不要让人跳舞啦。”

老爸们激动地说:“东郊路坑坑洼洼,一个个坑槽能窝牛,还不如乡下小油路,快没法通车了,这还有没人修?”

这些问题王局长拿个笔记本一一记下,耐心做好了上访群众安抚工作,让他们先回家等待答复。待上访群众散去后,他打电话给交通部门督促其尽早履行职责,没想到交通部门答复:"东郊路吧?不归俺管,归市政",(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又给市政打电话,市政答复是归城建。

城建答复模棱两可:“好像是归交通局或城郊乡吧?反正不归俺!”

王局长也曾多次到过东郊路,给他的印象是街容脏乱差,街道路面千疮百孔,大坑小窑,到这里,和县城其他干净平整的街道相比好像是来到了第三世界。

他知道,受利益驱动,近年来,县城为和市区对接,一直向西大开发,小城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可喜变化,可东郊路不属开发范围,楞是“灯下黑”,它不光没开发没发展,街道也变得更加破破烂烂,简直要断行了。

无利不起早,何况原来还是三不管的地方。

过了半年, 大妈老爸们没得到任何答复,又萍聚一起到信访局问询。

王局长热情接待,如实反馈。

大妈老爸们一听,傻眼了,只好直接跑到交通局详细打探个中因由,接待他们的一名交通局领导拿出红头文件,不厌其烦地解释说:“我们交通局负责养护管理全县公路是不假,但城区道路除外,东郊路归市政。”

辗转又跑到市政局,市政局领导说:“我们市政局是近年来才从城建局脱离出来的,一些职能城建局并没有完全移交给我们。”

来到城建局,再看一位身材微胖,面泛红光的副局长端坐桌旁,啜着茶水,微笑答复道:“该移交的我们都移交罢了,可能有一些繁琐的手续还在办理之中,但他们目前也有能力行使职权。”

就这样,皮球踢来踢去,官员们个个都是太极高手,大妈老爸们一腔怨恨无处发泄,慢慢被消弭于无形。

一年很快过去了,东郊路依然如故。

就在大妈老爸们都感到无能为力,无可奈何的时候,忽然在一个秋阳初露的晨曦,东郊路开来了很多修路机械和身穿交通、市政、城建制服的工作人员,他们来到东郊路就热火朝天的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之中,一时机器轰鸣,人欢马叫,还有人认出,坐镇亲自指挥的是一位副县长。

只一天功夫,东郊路就变得焕然一新:公路重新铺筑了柏油,变得平平整整,四处堆放的垃圾被清理得干干净净,店门外摆摊叫卖的商户也一个个不见了踪影。

大妈老爸们听他们说,明天一个省领导要途径此路调研本县乡镇企业。

作者:虞城倪全胜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gsfpkqf.html

扯皮的评论 (共 5 条)

  • 雪儿
  • 倪(蔡美军)
  • 雪
  • 淡了红颜
  • 今生依梦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