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搞笑的父亲

2019-01-17 17:33 作者:我为谁而歌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搞笑的父亲

作者:王德君

父亲今年已92高龄了,身子骨还相当硬朗,除了一日三餐两顿酒外,每日早晚必出去散步、跳坝坝舞之类的,风无阻。生活充实而惬意,按照老头子的话说:“现在这个时代这么好,党的政策这么好,让我等到了、赶上了!”幸福满足之情溢于言表。

我家原有姊妹八个,在“大跃进”时期夭折了四个,成活率百分之五十。我在家排行老八,是家中存活姊妹中最小的,上有二个哥哥,一个姐姐,我父亲在42岁那年有了我,如果不是前面几个早夭了的话,我绝没机会来到这个世上。

父亲一生没有传奇的经历,但也有些不平凡。父亲很有读书天赋,在解放前读过二年私塾,因家里实在太穷,父亲不得不打消读书的念头,过早承担起家庭的重担。后来据我姑姑说,父亲曾在屋檐下的磨盘边大哭一场,算是对他读书生涯的一个悲壮告别。尽管如此,父亲在私塾中学的那点东西还是派上了用场。在他那个年代,读书识字的人本来就不多,父亲理所当然被社员们推荐为本生产队的保管员。对这份苦差事,父亲是情有独钟,总是尽职尽责把生产队的粮食、种子、农具保管好,在父亲当保管员期间,全家没沾上一点光不说,还荒芜了自家自留地,让母亲意见很大。

节用毛笔写写对联,遇到那家红白喜事帮人写写画画是父亲最得意的时候。还有就是给远在军营的大哥写信、读信,那抑扬顿挫的声调让小时候的我很受用。再有就是唱唱山歌,唱得最好听要算抬丧歌了,那家人去世了,父亲必然去当抬匠。(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父亲也曾风光过,他曾在成都铁路局上班,修建过成渝铁路,本可成为一名羡慕的铁路工人的,因家中缺少劳动力,爷爷奶奶年迈需要人照顾,父亲便毅然辞去了铁路局的工作,回到了农村。后来还当过本乡的乡长,也因家庭人口多,缺少劳动力而回家务农。

父亲年轻时脾气有些火爆,对我们姊妹管教甚严,现在父亲年事已高,完全变成了一位慈祥的老人,可我仍然怕他的“河东狮吼”和那双大手掌,我的屁股常常是那双大手掌“光顾”的对象。

父亲很健谈,当前时事、人生感悟、为人处事、亲、子女教育无所不包,虽然他的说教感觉有些过时,却也不好过多跟他争论,说就说吧,爱听就听,要不就左耳进右耳出,只要他一吐为快就好。有时也免不了跟他“抬杠”,顶他几句,事后又觉得自己说话过分,不该“抬杠”,如此反复,老头子也不记气,仍乐此不疲。

老实说,父亲是有些迂的,有些搞好的,这“迂”和搞笑有时也到了我无法容忍的地步。在父亲面前,千万不能说那样东西好吃,即使不是他做的饭菜,只要一说好吃,我必然要承受这“好吃”的痛苦

我儿子爱吃肉食,在儿子四五岁时,有一次我在饭桌上说了以后不再买肉吃了,没几天,父亲和母亲回乡下去,有一农户家的猪吃骨头卡死了,父亲一下就买了四十来斤肉,家里的冰箱都装不下,让我很是恼火,在我的埋怨下,最后他们只好背回乡下送给亲戚。搞笑的事仍在继续,还有一次我说父亲炒的土豆丝很好吃,没想到第二天父亲就到市场上买来一大麻袋土豆,这袋土豆除了送给亲戚邻朋吃外,一直吃到发芽都没吃完。

父亲这“迂”的秉性直到现在都没更改过,从米面水果到蔬菜油盐,只要看到我们有动作,还是随口说家里缺点什么,第二天他准会买上一大包回来,弄得我们哭笑不得。尽管反复“说教”,仍无济于事,仍我行我素,“顽固”得一点不顾及我的感受,父亲的行为让我无言以对。

前年单位组织体检,考虑到父亲的身体状况,我反复做工作要求父亲去医院体检一下,父亲体检回家后更是神清气爽,容光焕发。他逢人便说去体检后身体更棒了,什么病都没有了,父亲硬是把体检当成包治百病的良方,而体检的结果确实是父亲无病一身轻。

我已年过不惑,儿子也已快是而立之人了,有时不免要给他灌输成家立业的事,儿子总是说我太搞笑。在经历了父亲的这些行为后,我才真的觉得,我的父亲才是真的很搞笑,对父亲前冠名“搞笑的”不知妥不妥当?但我还是想把这“搞笑的”头衔送给父亲。

父亲搞笑的事还很多,有时过了吃饭时间还不忘问我吃饭没有,看到天气变化时不忘记嘱咐我带雨伞,天气变凉时给我披加衣物等等。搞笑的父亲,搞笑的儿子,不知在这个世上还有没有比这更搞笑的父子

搞笑的父亲一定能活过一百岁,他有这个自信,我也有这个自信。

作者:王德君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fxnpkqf.html

搞笑的父亲的评论 (共 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