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鬼月奇想》随笔

2018-09-10 16:47 作者:小全大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鬼月奇想》随笔

作者:赵建全

今天是农历七月的最后一天,也是民间传说中的鬼月的最后一天,到今天子时分,鬼门关要关门了,放假一个月的冤魂厉鬼又要回到地狱去修炼。

长久以来,我们的老祖宗在这个月里还是有许多讲究和禁忌的,农历七月,既不嫁娶,也不搬家。这是长久以往对神灵的敬畏,是一种习俗,也是一种文化传承。可今天上午,我在上海青浦区盈港路上,却看见了一支迎亲车队,一式的黑色奔驰轿车。我发现,这车队它的装饰到很特别,很素色,迎亲车队居然没有一点代表喜庆的红色,车辆后视镜上扎的彩蝶,彩带用的是白色和绿色,就是头一辆婚车,它整车用的也全是白玫瑰。可能是我孤陋寡闻吧,我总觉得有些诡异,让我联想到今天还是在七月……

现实生活中。确实有许多的唯物主义者,他们天不怕地不怕,不信邪不信鬼,敢于和一切牛鬼蛇神作斗争,可大自然许多的不确定性,及许多无法解释的现象,又让这世界充满了神奇和灵异。

由于建筑工地上生活设施的简陋,在天,工人洗澡基本上都在露天,或者就在水龙头边上冲洗一下。我也一样,为了避开傍晚人多,或者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有女同志走过不雅观,我总是在九、十点钟去洗澡。而就是这么一天,其实外面天气还很热,晚上断暗时下过一阵阵,可就在我洗澡时,突然一阵阴风,让我浑身打了一激灵,不但让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还一时上下牙嗑了几下,我感觉不对,想拎桶热水回宿舍去洗,可拎起水桶腿却迈不开步,浑身发冷,就像天在一个暖和的地方呆久了,突然一下子到了室外冰地里一样,迈不开步,我觉得奇怪。这时,正好有两个工友一边说话一边朝我这里走来,一束手电灯光向我闪了一下。咦?我一下子腿又利索了,拎了桶水就急急忙忙回到了宿舍,宿舍里空调还开着,可我人一进入宿舍,在灯光下,身上的鸡皮疙瘩全消失了。等我洗好,打开电脑,才知道这一晚,是中元节,农历七月十五,就是老百姓所说的鬼节。(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在民间就是一直这样流传的。到了农历七月一日,鬼门关大门长开不闭,众鬼可以自由出游人间。所以七月初一就是华夏民族传统的祭奠日,每家每户都是要祭拜祖宗的,这是一种敬畏,也是一种对祖宗的追思,什么时候也不应该只理解为迷信。

传说,整个鬼月,七月十四晚上这一天是阴气最重的一天,子夜时分,人们如果停留在荒郊野外,真的是能够看到百鬼夜行的。“七月初一鬼门开,七月十四鬼乱窜。”是中原地区流传最广的俗语。还有在长江中下游地区也流传着这样的传说:“七月是鬼月,夜晚外面阴气重,中元节前后更甚,十四晚上冤魂厉鬼更是到处游荡。”所以过去一些长者常常会提醒年轻的后生,在这个月中,“晚上出去不要直呼人的名字。”“更不要在人背后拍别人的肩膀。”这到是大实话,不要说在农历七月,就是其他月份,如果夜晚有人从后面拍你肩膀,也是怪吓人的……

从天气变化来说,在农历七月,有两个代表炎热过去的节气,一个是“处暑”,一个是“白露”。处暑过,暑气止,早晚已经有许些凉意。到了白露,民间更是有一句顺口溜叫“白露身不露”,就是提醒人们要穿长袖长裤的衣服了,身体再暴露在外,是会着凉了。炎热和清凉两个季节的交换,也是一种变更,好像和鬼月无关。

其实,作为普通人,了解一下传统的习俗也是必不可少的。特别是一些禁忌,知道了,应该是一种帮助;做到了,或者可以说是一种修养。如:“夜晚少去荒郊野外或偏僻的地方”。“不可去危险水域戏水”这是对人身安全的一种善意的提醒;如:“禁忌乱踩冥纸和乱烧冥纸”,“不要伤害无辜的生灵”,“夜游时最好不要乱拍照”等等,是一种良好习惯;再如:“吃饭时不可以将筷子插在饭碗之上”,“走路不可以勾肩搭背”,“晚上睡觉不宜鞋头对床、不宜在床边挂风铃”等,这是一种个人素质修养。了解这些禁忌、并且在这些禁忌面前有所畏惧,能够身体力行,又有何不妥呢。

现在是农历七月三十晚上了,大概许多的孤魂野鬼正在往鬼门关赶路呢,如果回去晚了,进不了门,这一年在外面,可不是好玩的,地狱里的规矩,可比这世俗人间要古板得多,是没有一点人情味的……

*****************

作者简介:

赵建全。笔名,小全大、醉墨泉。江苏宜兴人士。大学学历,中共党员,政工师,自由撰稿人。81年参加工作,先后在部队、地方国企、私企多个管理岗位任职,现在上海某建筑工地工作。常年坚持业余文学创作,86年起在各级地方报刊杂志发表散文小说诗歌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fouskqf.html

《鬼月奇想》随笔的评论 (共 9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