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来根冰棍

2020-09-01 17:36 作者: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来根冰棍

热火朝天的日子又到了,浑身黏糊糊,脑袋晕乎乎成了天的标配,这要是在小时候,来根冰棍,这都不是事,身上越热的时候,冰棍解暑的效果越理想,一根下肚,就像在身体里开了空调,从里往外的凉快。但是现在是不敢吃了,太凉,五脏六腑都不大欢迎它了。可是偏偏越是不敢吃了,就越会经常想起小时候与冰棍的情分,想念冰棍箱盖子卡塔卡塔动听的开合声,于我而言,现在五花八门的糕冰淇淋只不过是美味,而冰棍却是夏天灵魂

我小时候,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卖冰棍的也没有冰柜什么的保温设备,就一个冰棍箱子,外面漆成白色的近正方体状,箱子大小不等,大多有半米见方,上面一面的一半是活动的,做成可以掀起来的盖子,开合非常灵活,箱子里一般有两层白色网纱絮上棉花棉成的被子,里面裹着的就是我们心向往之的冰棍了。卖冰棍的人要么是一个带子单肩背在肩膀上,要么就是一辆大弯把自行车,挂在车后座的一侧,不过绝大多数还是背在肩膀上的,毕竟那个年代自行车也不是普通人家能买得起的。

那时候,我们小县城城区还很小,也就三两条主街而已,我家就住在县城中心的小学校里,门前就是县城中心街,街对过就是高大院墙里的县委大院了。记忆中的夏天饭后,尤其是无忧无虑的暑假,我们院里几个小孩都喜欢在学校大门附近追逐玩耍,一方面可以随时关注马路上发生的热闹故事,更重要的是能够及时聆听到那无比美妙的冰棍叫卖声。

卖冰棍的一般是女的,背着笨重的冰棍箱子,在烈日下墙根边边吆喝边走,她们走得都不快,或者是故意慢慢地走,好让我们这些潜在客户们有个反应准备的时间。从第一个音波钻进耳朵里开始,我们就会一拥跑到大门口,攀在学校的大铁门上极目瞭望,尽可能估算出冰棍箱子离我们大概的距离,然后迅速向家的方向冲刺,用近乎哀求的口气极力唤起父母的慈之心,以期从他们瘪瘪的钱包里获得三枚或更多几枚一分硬币,最早时候,一根冰棍三分钱。现在细想来,成功的几率大概五分之一,有时候会有有限的惊喜,但更多时候是被无情地轰出家门。攥着三枚硬币,我们以更快的速度奔向学校大门,那时候,卖冰棍的阿姨往往刚好走近,跑过去,摊开手,湿漉漉的硬币带着满满的期待递上去,迫不及待看着冰棍阿姨的手熟练地掀开盖子,拨开厚厚的棉被,箱子里立马升腾起一股清新凉爽的甜香,在我们闪动着鼻翼贪婪地吸吮的同时,阿姨已经迅速拿出包着白色冰棍纸的一根,而箱子里那整齐的一摞一摞,在我们还未看过瘾之前就快速隐身到棉被下面去了,随着盖子卡塔一声响,再见已是多少天以后。

记得那个时候冰棍纸很轻松就能拿下来,只需捏住顶端的纸扭轻轻一提就拽下来了,冰棍纸也是甜的,小孩们往往舔半天也舍不得扔掉。冰棍在夏天热烘烘的空气里很容易融化,因此,我们总结出了吃冰棍的最佳姿势,从手握着冰棍棒的位置开始往上吃,不能咬,要用嘴含住吸,甜到爆的冰水依着嘴的吸力徐徐地流过口腔流过喉咙流到肚子里,更流进了心里,吸干甜水后剩下的冰块可以嚼着吃,咯嘣咯嘣凉冰冰地撞着牙,吃完冰棍后还要把冰棍棒来回吸溜几个回合,哈哈,那感觉只有一个字:美。那种冻得太硬的冰棍这样吃却不行,就只能用呡的了,用嘴唇一下一下呡着吃,也是别样一种享受的过程,可是美中不足,大热天冰棍化得很快,吃到一半往往就已经化得软了,说时迟那时快,这时候就需要迅速地把剩余的整块咬下来,仰着头用舌头顶住,哈拉哈拉地让它在嘴里打几个滚快速化掉,然后再一番一番地咽下去,否则,快要融化的冰棍很有可能会脱落下来掉到地上,那时你也就只剩下看着干哭的份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如许经年,我已不再年轻,关于冰棍的记忆也渐行渐远,夏秋,周而复始,每到酷夏来临,这些记忆便又会回来,让我咀嚼一回,感慨一回。与自己叙叙旧,与岁月谈谈心,几十年的过往,倏忽而去的光阴,就在这叙叙谈谈里定格成时光的风景,静静地挂在了脑海里......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embbkqf.html

来根冰棍的评论 (共 6 条)

  • 水墨残荷
  • 浪子狐
  • 淡了红颜
  • 江南风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 简

    感恩中国散文网这一方纯净天地,给我的文学梦想自由翱翔的机会!衷心感谢编辑老师们!您们辛苦了!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