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活过来了

2019-07-11 11:28 作者:亓方文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儿子临行前那一晚,又一次送行宴——却不是给儿子的,还是单位上的。

主题还是送那位老大哥“平安落地”,这次不是公款,所以人少些,但更真一些。

所以,因为我去,正主有些感动

同时还有一个不是主题的主题,就是另一位同事辞职买断,他也在座。

他是一名退伍军人,某某党员,但只是一名基层辅助员工,当前公司形势,难说能坚挺几日,但国家形势还好,今年对他们退伍人员又有公益岗的分配,虽然薪资当时略少,但都知道有很多岗位不是那么盯点儿(就是不需要坚守岗位,甚至不需天天点名应卯),同样交养老,这里更稳定,还可以再兼职副业,所以45周岁的他毅然决然——

我们公司还有好几好几个人都和他一起报名填表,但都因为没有辞职手续不在考虑范围。(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们就在酒桌上一起祝福了。

同桌七个人,老大哥养生,只喝白开水,剩我们六个喝了四个酒。两瓶41度的,两瓶38度的,他们不够的又喝的啤酒。

那天散了回家和儿子絮絮叨叨说话到11点,被妻催睡,第二天早上妻早起下楼买饭,我俩豆浆,给儿子要的豆沫——他那天专门去吃,结果晚了卖完了。

我俩还算早班,儿子早班汽车要到火车周转地,一起下楼。

看儿子滴滴打到车,我们照旧骑车上班。

没有道别,儿子背着他的双肩包,拉着箱子。

等我们下班,儿子也坐上了火车。

前两天刚刚下过一点点,温度降了下来。

真的降下来了。

因为这天晚上我照旧裸睡,却发烧了。

浑身发冷,知道自己发烧了,拉过叠在脚旁的凉被盖上,裹不紧还是冷,去拥抱身边的妻,开着窗,妻许也觉得凉了,也下意识拉被盖。

我爬起来,先找衣服穿了,再逃开铺着凉席的这间屋,去另一间,再到阳台,把妻刚刚洗的儿子盖的毛巾被裹了,睡去。

不到六点醒来,感觉体温下来了,腹中咕噜咕噜的,上个厕所,再躺下。

妻起来做饭,煮面条,把头天剩菜倒里边,有肉,很重的油味。

我坚持吃几口,还是忍不住吐了。

然后出汗,感觉轻省点了,回来坚持再吃,把肉丢掉了。

还是上早班。

但坚持到10点,忍不住去请假。

腿拉拉不动了。

回到家躺床上,12点多又反腾,起来又吐一次,补充点水。

感觉好些了,做做作业,一个多小时再躺下,直到儿子打电话来,说他到了。

嗯嗯,平安就好,还是我们个人自己奋斗吧。

然后妻叫我,下午5点了。

妻同事孩子订婚,她要去坐席。

我自己炒半个大头菜,没有生面条了,打个汤喝了。

六点多接着睡,第二天倒中班了,睡到七点。

正常上中班。

然后两天都是不大动凉的和油的,自己睡。

今天了,应该是基本恢复正常了,妻打发下楼理个发。

我告诉理发的,四个月了,又来了,那家妇人说都像我(他们)就饿死了。

呵呵。

没办法,打年轻头发就赖,现在更稀了,长得也慢了,一年理三次。

活着就好。

西单元一楼的男邻居今天早上八点半殡出,妻说他家儿子刚刚结婚不久,孙子应该只几个月。

今天只听到他妻大哭。

儿子应该也是在外求学然后就业了,儿媳也是外地的吧。我下楼理发,看到的那个怀抱的应该是他家的孙伙计,果然逗他说的是普通话。

生老病死,正道沧桑。

午安,我的世界。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doppkqf.html

活过来了的评论 (共 9 条)

  • 听雨轩儿
  • 诗心云卿
  • 心静如水
  • 亓方文
  • 清眸流盼
  • 淡了红颜
  • 雪儿
  • 王东强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