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缘分的贡萨寺

2019-11-08 19:14 作者:云朵儿GAO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八月二十一日上午七点从曲麻莱县城出发,途中路过治多县通天河时我们下车步行过桥。之前,我在朋友圈中看到过多次来玉树的朋友发的通天河照片,觉得和眼前看到的不是一回事。朋友的照片中是河中放置了大量的刻经石,也就是玛尼石。实事证明也确实如此,原来通天河太长了。第二天上午,我们又到了玉树城外的通天河,看到了《西游记》影片中的唐僧晒经台。三者比较起来,我还是喜欢有一河玛尼石的那一段通天河。但是,能看到“晒经石”,也算是到了通天河中最重要的位置。

继续前行,我们到了本次行程中的第一座寺院参拜。那就是坐落在治多县城西九公里,海拔4300米的格鲁派寺院贡萨寺。这座建在山坡上的寺院,下车后,还没有走近我就心生欢喜。

因为,这里的天空蓝得耀眼,是我喜欢的。这里的白云洁白得同样耀眼,也是我喜欢的。这里的阳光如金光一样灿烂明亮,还是我喜欢的。金光闪耀下,山顶上开满了大朵白云的嘉吉阿尼噶宝山是那样的漂亮,更是我喜欢的。在金光普照中远远地望去,那嘉吉阿尼噶宝山坡上的贡萨寺,被白得发亮的祥云簇拥着,映得色彩鲜艳的贡萨寺庄严中透着喜庆,是我喜欢的。

寺院围墙边上的那一排白塔,在蓝天白云下是那样的壮观。当我调整好角度,便拍出了白塔在白云中了,画面美轮美奂,真是还没迈入寺院就喜欢上了贡萨寺。

不过才上午八点半,阳光就刺得皮肤生疼,眼都要眯起来。由此可见这里空气多么的洁净。我一项玩得时候很舍得和投入。在前五天中,不惧高原强烈的紫外线,总是无遮无掩素面朝天,全身心地投入到最美的大自然中,导致我的脸已晒黑得和路上遇到的喇嘛们一样了。可是,今天下车前我就讲究了起来,把一直放在车上,一次都没有用的羊毛大披肩围在了头上。

我和两位同伴走向寺院。越走近寺院看到的景色更美。那极白的云朵落满了院中,房顶墙头到处都有。可我们终不是信徒。当透过一条长廊上的大红牌楼,看到不远处一座紫顶黄墙的寺庙建筑被白云簇拥着,三者合一的画面非常壮观漂亮。画面之美,自然就被吸引过去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在藏区,我很喜欢站在彩绘房檐的大红门里,与寺和白云在一起拍照的样子。虽然我不懂“出世”与“入世”的真正含义。这一刻,却觉得这门里就是“出世”的清净之地,门外便是“入世”中滚滚红尘的世俗凡间。于是在这个位置,我们就拍了很长时间。一会儿门里又一会儿门外,欢喜得如同真的自在于仙境与凡间一样。直到看不见一个同车人了,才向人流方向追去。

拾级而上,步入贡萨寺大殿。在宏伟壮观,彩绘鲜艳的33米高的佛殿中,有幸见了供奉着世界上最大的、27米高的宗喀巴佛室内镀金铜像。我虔诚地仰视佛,心里的祈祷佛定是洞察到的……

当时有几名喇嘛,正在为装有大量经文和珍贵法物的佛像拂尘理容。游客们的到来会打扰到他们的专注,吊起来高空作业实在有些不安全。因此,在大殿中没多停留就离开了。那么,我们能到贡萨寺也是缘分。于是,决定与当地人一样在大殿外绕殿三周。

这时候看到很多手持经筒绕殿的藏民。他们都是穿着干净的衣服,佩饰繁多,头上,脖子上,手腕及腰间都是的,看上去很豪华。通过藏民们的盛装看到了他们的虔诚,完全都是盛装礼佛,隆重出席。其中一位老妈妈,头上装饰着好多很大的金黄蜜蜡和红珊瑚与绿松石,成串的戴在头上,吸引着很多游客与其拍照。老人虽不懂汉语,却是礼貌地满足着大家的要求。但是,我觉得打扰正在“转殿”的他们是不是有些不妥呢?不过,大家貌似都是点评别人时头头是道,自己遇到了就又都合理了。因为,我也有与这位老人的合照,不过是四个人的。咋一看还是祖孙三代哟。这都是后话。

我和两个同伴因为有些高反,跟不上大家的步频,三人就边玩边走。加上我一直都喜欢藏区寺院里的高墙。这些年,遇见了就一定会留下我靠着墙,并一只脚抬起贴在墙上的照片。今天也不例外。当我在摆拍时,看到三位手摇转经筒“转殿”的藏族女士停下来看我。我暗想:是我喜悦的样子吸引她们了?想到此,就更开心地这样那样摆拍着,她们就在一旁看着。不过,站在靠前的两位是在等后面的这位女士,期间还催她快走(她们讲的藏语,我推测的。)。那位站在后面的女士,表情和蔼的一直看着我。看她的装饰与气质,应该是有文化的。另外,过去我们都觉得藏民的脸上皮肤很黑红,今天看到的这位女士,虽然脸上也有高原红皮肤却细白,五官很漂亮。更重要的是她们都是穿着藏袍,看上去长的都很像似。

等我拍照完了,她轻声细语地说:“你拍照时不能把鞋子踩在墙上,那里面住着佛呢。”啊?她的话令我尴尬万分!我立刻转身额头贴着高墙,双手抚摸着墙壁说:“对不起,对不起了。”这时听到女士又说:“你不必这样,你们不懂,不是故意的。佛不会生你气的。以后别这样就好了。” 扭头看到她眼睛明亮地笑着看我。我双手合十,真心感谢她的善意。她们三人继续转着经筒快速地向前走了。

有了这个小插曲后,也就无心再照相了。觉得还是要专注并虔诚地绕殿三圈。然而,由于高反的原因,我们也走不快。看到身后有藏民了就站住让路。 走到一排经筒前,我们也认真的转动经筒。只是太阳太晒,阳光太刺眼,我只好用披肩将头尽可能的遮严实。也明白了为什么在这里看到的藏族女性,大都戴着长檐帽子和面纱,真是太晒了。

正在这时听到身后一个童音说:“姐姐,我能和你一起照个相吗?”当听到她又重复着说时我才好奇地回头,看到是一位十岁样子的漂亮藏族小姑娘正抬起头看着我,才明白她是叫我的。见此,首先是觉得这位比我孩子还小的小朋友叫我“姐姐”,显然是我包的严实,从身后没有看出我的年纪。其次就是有些意外,我又不是名人,怎么还有人提出合影呢。因此,我边走边好奇地问她:“你为什么要和我拍照呀?”小孩说:“姐姐的裙子太漂亮啦,我想和你一起照相。”一旁的藏族女士也说:“我女儿很喜欢你的裙子,想和你一起照相可以吗?”呵!她们的话让我在心里笑了。这件六十元一件的纯棉麻连衣长裙,是我专门为旅游买的,同款不同花色共六件。在学校都是穿不出去的,主要是布质太粗糙了。不过,这两年到远离大城市的高原旅游时穿上效果却还可以。主要是在草原上穿着长裙拍照时应景。此刻,被单纯的小孩子夸这条裙子漂亮,让我只能表现出赞同她的眼光了。

眼前的她们显然是一对母女。她们同样是穿戴洁净整齐,皮肤细白。母亲是一身藏袍。胖呼呼的小女孩干干净净的,脸上没有高原红,一身时尚牛仔服和格子长衬衣的装束,让她与大城市的小孩没有什么区别。不同的是她们的眼眸很清亮。尤其是小姑娘看我的眼神,让我心头一热。于是,我说:“那怎么办?你太小了,我的裙子你穿不上的。”

母亲可能认为我不会同意,就快步走到我前面,离我两米多远后站住又说:“请让我女儿和你照个相吧?”我当然同意了。小女孩依偎着我让她的母亲拍照。而后,同伴也与她俩拍照。

拍完照后,她们母女就和我们一起向前走。我的同伴都是在高校工作责任感极强的房老师反复叮嘱小女孩和她妈妈说:“一定要好好上学,好好培养呀……”

大家亲切地边走边说绕到正殿大门前,看到队友们全都绕完三圈,开始下山了。见此,我们也不能再绕余下的两圈了。在与她们告别时房老师给我说:“你给她们留个联系方式吧?”母女俩期待地看着我。我犹豫了一下后决定不那样做。这“犹豫” 来自我看了一下她妈妈的手机,估计人家可能没有微信。但是,当即决定将披肩送给小朋友。

我揭下披肩说要送她时,小朋友推辞并看着她的妈妈。她的妈妈态度坚决地说:“我的女儿只是喜欢你的裙子。”我说:“我很喜欢你的女儿,我的裙子无法送她,就把这个做纪念,让孩子收下吧。”然后,将披肩披在了孩子身上,又让同伴帮我们在正殿前一起拍个合照。而那位先前头上多串饰品的老妈妈,其间一直和我们一起走。当我与这对母女一起拍照时,老人走过来与我们站在了一排。我当老人是孩子的奶奶了,小朋友的妈妈说不是的。拍出的这组照片我很喜欢,如同祖孙三代一家亲。

其实,我心里真的是抗拒和陌生人拍照的。因为,三年前的节假期去大西南旅游,在卢沽湖幸遇杨二车娜姆,就有了第一次追星。当我提出和这位名人合影时,正在会客的杨小姐欣然同意。结果拍出的效果我就是一个陪衬人,难看到了极点。我不服气的与其拍了二十多张(由此可见,杨小姐的修养多么的好),结果我张张难看,人家却如仙女一般。很伤自尊。而今天的藏族母女气质与长相都是好的,皮肤又都比我好多了,再加上太阳光线刺得没有遮挡的我眯着眼,合照中的我又是不咋样。

道别的时候小姑娘望着我亲切地说:“姐姐谢谢你,再见了。”她的母亲则反复说:“明年这个时间你们一定要来呀!”她们亲切的样子,把我的心都暖化了。我则叮嘱小朋友要好好学习,将来西安见。

往车上走的路上,正直善良的房老师说:“你应该给她们留个联系方式,你有能力引导和督促小孩,让小姑娘有个好的前程才对。”我说当时听到你的话后,第一个反应是她的妈妈可能没有微信,提出加微信会让人家难看。另外,内心也确实怕以后生出麻烦来,所以没有接你的话。

同伴则说:“怎么会呢?现在微信都普及了。”她的话让我一下子清醒了,觉得自己想的太多了。况且,还说“西安见”。联系方式都没有,怎么见?这不是哄人吗!我内疚地给同伴说如果今天还能见到她们,一定留下联系方式,并告诉小孩以后要叫我云朵妈妈才对。然而,直到我们车离开也没有见她们从寺里下来。以及中午在治多县用餐时,我都在期待着能与她们缘分再续。

现在回到西安已两个多月了,小朋友与她母亲的音容笑貌时常在眼前浮现。当时正值暑假,我猜想她漂亮的妈妈应是一位有工作的人,她们讲着普通话,端庄大气,从着装上看经济状况应是很不错的。那么,在多位穿着时尚的漂亮游客中,天真的孩子却偏偏喜欢上了我的花布裙子。更重要的是,当晚才反应过来,这位母亲就是当时告诉我,不要将脚靠在大殿外墙上的女士。当时很多藏民绕殿经过,只有她停下来纠正我,还是等我拍照结束了才告诉我。因此,这位女士是素质很高的。

看来我与这对母女是有缘的。我再去贡萨寺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那么,我详细的写下经过,寄予希望那对母女能看到本文,让我们缘分再续。一定要弥补“西安见”却不留下联系方式的过失,不能给小孩子留下没有诚意的印象。

再想到第二天我们在玉树城里,买东西时遇到一对藏族父子,五岁男孩的爸非要用车送我和房老师回酒店,其景其情,非常感人。相比之下,我的内心是不如他们敞亮的。

一切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如同这次偶遇一样。今后,愿我们都能以诚相待,不负缘分。 2019/08/21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dafbkqf.html

缘分的贡萨寺的评论 (共 6 条)

  • 残影
  • 浪子狐
  • 神龙
  • 烫头白猫
  •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散文网不断发展和壮大的坚硬基石和有力保障,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那位站在后面的女士,表情和蔼的一直看着我。看她的装饰与气质,应该是有文化的。另外,过去我们都觉得藏民的脸上皮肤很黑红,今天看到的这位女士,虽然脸上也有高原红皮肤却细白,五官很漂亮。更重要的是她们都是穿着藏袍,看上去长的都很像似。 等我拍照完了,她轻声细语地说:“你拍照时不能把鞋子踩在墙上,那里面住着佛呢。”啊?她的话令我尴尬万分!我立刻转身额头贴着高墙,双手抚摸着墙壁说:“对不起,对不起了。”这时听到女士又说:“你不必这样,你们不懂,不是故意的。佛不会生你气的。以后别这样就好了。” 扭头看到她眼睛明亮地笑着看我。我双手合十,真心感谢她的善意。她们三人继续转着经筒快速地向前走了。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