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永远的回忆

2020-06-18 14:16 作者:煮茶听鸟鸣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的父亲是个农民,一生都没有离开自己的土地!

在我的印象中,父亲永远都是沉默寡言的,除非他多喝几杯酒,他是一个勤劳的人,真的放下锄头拿镰刀,很少看见他休息。

我最后一次跟父亲说话,是2004年的6月的一天,正是农村收麦子的大忙季节,母亲去大姐家帮忙收看麦子,父亲一个人留在县城看家,我中午买了一些熟菜和水饺给他送去,结果他不在家,我把东西放在隔壁的阿姨家,让她转给父亲。

我想父亲应该没有走远,我想他可能去沭河看人钓鱼去了,所以我朝沭河走去,果不其然他真的去看人钓鱼去了,已经朝回走了,我看见他还拖着一个枯死的杨树枝。

我跟他说,回去喝一杯吧,他咧着已经没有几颗牙的嘴笑着说:好!

吃饭的时候,大姐的外甥来了,他不喝酒,说要带他外公也回去,我说也好,父亲是个中过风的人,脑袋已经有些不灵活,我想在大姐家最起码有人照顾他。(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没有想到,近视第二天,家里来电话,说父亲病了,很严重。

我在县城打了急救电话,叫了一辆救护车去老家把他接到医院,但是从那时起,父亲因为重度脑梗死再也没有跟我说一句话,直到他去世的那一天。

在医院的日子里,我除了上班,就在医院里陪伴他,他一只手二十四小时无间断的摇动,就像永远不断电的钟摆,所以我只要在医院里,就无法睡觉休息,我看着父亲的眼睛,还是那样的亮,只是没有了灵动,没有了慈爱,似乎只是荷叶上的滴,只有晶莹,没有温度。

我常常看着他的样子,回忆以前跟他在一起的情景,有时候就不自觉的留下了眼泪。

我的父亲在他九岁时候,我的爷爷就去世了,他的童年在缺少父爱的情况下,是一种怎么样的磨难,我的父亲从来没有跟我说起那时候的任何事情,我也无从想起,我的奶奶在我出生之前也早就去世了,我的父亲也从来没有跟我谈起奶奶的事情,似乎有些事情早已烂在了父亲的心里。

没有人可以支持父亲这个家,我们一家八口人,小时候就靠父亲一个人的劳作来养活,在那个饥饿的时代,我没有办法知道父亲是怎么样把我们六个儿女喂养成人的。

父亲平时对我们非常严厉,再怎么困难,也不能碰一下别人家的东西。

每每想起这些,我都会忍不住泪如雨下,如果当初我不让他回去,有可能就不会发生这一切,但是现在说这一切都还有什么意义呢?

父亲,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你!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cvubkqf.html

永远的回忆的评论 (共 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