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风住尘香花已尽,一缕香魂无断绝!--易安居士李清照

2019-09-01 21:14 作者:火凤凰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世人谁不喜欢宋朝的那卷时光呢!那些绝美的诗词,傲骨铮铮的人与事,透着烫人的硬度,激荡着每一次回眸。如若可以,宁愿倾其一切回到那时的光阴,做个闲人,松花酿酒,薪火煮茶,听一阙道尽世情的词。

宋朝的文人墨客可谓星光璀璨,杰出人物不胜枚举,而能跻身于词卷顶端的女子却是极少数。

这个女子便是千古第一才女,李清照,号易安居士,她是宋时的惊鸿一瞥,如露亦如电。

她的才华不只惊艳了那一个朝代的时光,更开辟了婉约词派,独树一帜,名留千古。

那是北宋最煊赫繁华的时期,街市熙攘,宫城恢宏,香车美服,声色歌舞,才子佳人,摇曳生姿。

此时,一颗亮丽的星,划过空,降于李家的庭院中,命运注定不会让她成为平凡众生。(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李清照生于书香门第,父亲李格非是当时著名的进士,也是苏东坡的学生,他性格刚正,饱读诗书,著有《礼记说》、《洛阳名园记》等;母亲亦是名门闺秀,知书识礼,有很深的文学修养。

李清照从小不喜女红,读书,由于父母开明,她得以在不受世俗礼教约束的环境中成长,在书香墨染中,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无所不精,良好的家风,也造就了她大气、磊落、温婉又不拘一格的性格。

她爱花。她这样写桂花,“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何须浅碧轻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她写牡丹,“容华淡伫,绰约俱见天真”。

她明媚。少女时与姐妹们乘船出游,饮酒作乐,“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

她娇羞。见到心仪之人,心慌意乱,却不忘回首偷看他,“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婉转的情思如梅香,沁入心扉。

她好酒。一生不离酒,醉后文采飞扬,“昨夜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惜别伤离方寸乱。忘了临行,酒盏深和浅”。或许,酒便是她的性格吧,外表清透,内里却有如火般的炽热坚韧。

她好赌。开创了二十几种赌博游戏,最有名的便是《打马图序》,她说,“使千万世后,知命辞打马,始自易安居士也”。此游戏据说就是现在麻将的前身。

她豪气。在南逃路上,途经乌江时,她写下,“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英雄之气概不让须眉。

然而,她是如此,却又何止于此。

少年,山光水色皆为诗 !

少女时代,李清照烂漫天真,冰聪明,如花般绚丽绽放。此时她的世界,是初三月般明媚生动,山光水色皆为诗,说不尽,却无穷好。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少年不知愁滋味,心中只记挂着雨后海棠是否有所不同?在这样的清晨,日光清亮,时光无忧。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青春如奔放的脱兔,溪亭之中,饮酒诵诗,不知不觉已是暮色时分,小船误入莲花深处,一滩的鸥鹭被惊起,如一副流动的水墨画,喝醉的少女,一湖的欢笑,映红了整个天际

她的笔下,有跳动的欢乐,有青春的清愁,有对未来朦胧的探寻,最为不同的是,她在那样的妙龄,居然有了对国家前途的忧患和不安。

一日,李清照在父亲的书房流连,偶然读到张耒的《读中兴颂碑》,心中触动极深,第一次,李清照对历史有了深刻的认知。

她意识到,大宋外表华盛的江山,也经不起内部庸碌无能、纷争的腐蚀;王安石变法和司马光的党派之争愈演愈烈,在声色犬马,刀光剑影的沉浮起落中,江山注定如大唐安史之乱一样,成为无声的悲歌。

她提笔和了两首诗,一改平素的温婉风格,竟字字铿锵磊落,以古讽今,带着对朝政的忧虑,气度非凡,豪情初显。

《浯溪中兴颂诗和张文潜二首》

“五十年功如电扫,华清花柳咸阳草。

五坊供奉斗鸡儿,酒肉堆中不知老。

胡兵忽自天上来,逆胡亦是奸雄才。

勤政楼前走胡马,珠翠踏尽香尘埃。

何为出战辄披靡,传置荔枝多马死。

尧功舜德本如天,安用区区纪文字

著碑铭德真陋哉,乃令神鬼磨山崖。

子仪光弼不自猜,天心悔稿人心开。

商有鉴当深戒,简策汗青今具在。

君不见当时张说最多机,虽生已被姚崇卖。

君不见惊人废兴传天宝,中兴碑上今生草。

不知负国有奸雄,但说成功尊国老。

谁令妃子天上来,虢秦韩国皆天才。

花桑羯鼓玉方响,春风不敢生尘埃。

姓名谁复知安史,健儿猛将安眠死。

去天尺五抱瓮峰,峰头凿出开元字。

时移势去真可哀,奸人心丑深如崖。

西蜀万里尚能反,南内一闭何时开。

可怜德如天大,反使将军称好在。

呜呼,奴辈乃不能道辅国用事张后专,乃能念春荠长安作斤卖。”

好一个拥有独立思想,又婉约清丽的妙龄女子,十五六岁的闺阁女儿,竟然有这样一番见识和胸襟,果然不一般。所谓“出名要趁早”,从那时起,她在汴京的名气越来越大。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少女情怀总是诗,小院闲窗春色中,她心中有了难言的情思,那个在相国寺邂逅的男子,气宇轩昂,温文儒雅,令她内心悸动。

而他,自从那日初见之后,亦是魂牵绕,相思入骨,那个端丽的女子和她的才气令他深深着迷和爱慕。

这个男子,正是赵明诚。他比李清照大三岁,出生官宦之家,父亲赵挺之是吏部侍郎,在文坛也颇有名气。赵明诚从小阅尽群书,博学多才,还酷爱收集金石书画,具有很深的文化底蕴和审美趣味。

爱情,在两个人心中如微水波澜,悄悄的萌动,初见欢喜,再见倾心,假若能够一生相依,该是多么幸运的事。

可是,官宦之间的姻缘,如一场赌局,党派之争激烈残酷,一旦选错,断送的不只是两个人的幸福,更可能牵扯两个家族的兴衰。

当赵明诚婉转的告知父亲自己的心事时,赵挺之反复衡量着局势,他是王安石变法的拥护者,而李格非与苏轼、黄庭坚是保守派,党派之争早已水深火热,他如履薄冰的苦心经营着官场的地位,他不能和政见不一的李格非结为亲家,于是他拒绝了赵明诚的请求。

或许,冥冥之中,一切都是定数。就在宋徽宗即位后,这个艺术家气质的皇帝,一心只在花、山水、书画和自创廋金体中,充耳不闻江山兵荒马乱的局势,对于内部多年的党派之争,他更不愿意伤神,遂执行了一个折中政策,使得朝堂争斗有了暂时的平息。也因此,让这对有情人得以终成眷属。

18岁那年,李清照嫁给了赵明诚。婚后,烟火生活,琴棋书画,一切都简单而幸福。她懒梳妆,他为她画眉;他摆弄金石字画,她为他煮酒烹茶,一起醉,一起填词作画,共读一卷经书。

一日,她买来一束鲜花,便欲逗趣夫君,她簪花于鬓,要他说说她好看,还是花好看?遂有了这首《减字木兰花》:

“卖花担上。买得一枝春欲放。泪染轻匀。犹带彤霞晓露痕。怕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云鬓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

人生,在最好的年华,遇见那个良人,觅得灵魂的知音,这是何其有幸呢。

她以为,时光可以一直这般温情静谧,葡萄美酒夜光杯,赏花填词泼墨画竹,夫妻情深,天荒地老。

然而仅仅一年之后,派系纷争再起,李格非被贬。朝堂之上,蔡京等一干奸臣小人争权夺势,司马光,苏轼等反对新法的官员,皆被迫害放逐;而此时,汴京城外战火漫天,百姓流离失所,宋徽宗却依旧沉迷于瘦金体和他的花鸟图中不可自拔。

李清照父亲被贬不得不离开汴京回故居。赵挺之自然不会冒风险保全她的家族,第一次,她体会了人情间的薄凉,在孤独中,心高气傲的李清照心有戚戚。

春花秋月,诗词茶酒的日子,仿佛是昨日的镜花水月,世事竟然这般无常,她甚至与赵明诚也渐生疏离之心。

夫家赵挺之却一路青云直上,李清照在赵家越发的备受冷落。沉默了两年后,她思念父亲,辞别赵家,回到故居。

所幸,李格非抛却浮名,隐逸田园后,每日一卷书,一壶清茶,倒也落得后半生自在清宁。

在故居,李清照也渐渐恢复了平静的生活,虽与赵明诚相隔两地,却可书信寄相思。

这年秋天,李清照形单影只,西风卷起珠帘,帘内的女子孤枕难眠,升起一股悲愁。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曾经,她是那个灵秀清澈的女子,醉心于琴诗书画,沉迷于和自己爱人简单的小幸福中,怎奈命运的潮却一路将她推入风雨飘摇的尘世。

归来堂,泼茶香!

如果说李清照最好的时光,那一定是在与赵明诚归隐青州的十年岁月静好。

赵家在朝堂争斗中最后终究还是落得惨败。赵挺之死后,赵家后人被大肆迫害,几经商量之后,李清照和赵明诚踏上了青州的故居。

她喜欢这山明水秀的地方,此间山水草木,瞬间便成了她的知己,她将书房命名为“归来堂”,又将居室命名为“易安室”,取自陶渊明《归去来兮辞》。从此,李清照自称易安居士。

田园生活,虽平淡,却充满了意趣和诗意。小院幽静,亭台楼阁雅致,翠竹梅花,清风明月,与身边的良人相伴,煮茶温酒对饮,在一屋子的金石文物中,阅尽诗书字画,时光在这恬静安然中,就这样温软了。

那一段日子,生活虽不算富裕,但精神世界自由而明亮。

李清照在《金石录》中,有过这样一段记载,“余性偶强记,每饭罢,坐归来堂,烹茶,指堆积书史,言某事在某书、某卷、第几页、第几行,以中否,角胜负,为饮茶先后。中,既举杯大笑,至茶倾覆怀中,反不得饮而起。甘心老是乡矣!”

她说,每次饭后与赵明诚一起烹茶时,就用比赛的方式决定饮茶先后。一人问某典故是出自哪本书哪一卷的第几页第几行,对方答中先喝。可是赢者往往因为太过开心,在笑闹中,反而将茶水洒了一身,留的满身茶香。

这样赌书泼茶的日子,真真是惊艳了时光,只是,当时只道是寻常。

日子在散淡温暖中流逝,他们在梅下赏月,在书房煮酒烹茶,或共读一卷书,或一起把玩欣赏新收藏的文物,诗情画意的生活,妙不可言。

虽然也偶有短暂离别的相思苦,如这阙《一剪梅》,却更加深了彼此的情感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那时的他们,爱情如花般绽放,就连相思也如蜜般稠浓的化不开,那一缕相思,两地闲愁是她在爱情中静静地等待和期许。

她喜欢这样平淡而温馨的生活,她多么渴望一生只在这青山绿水之间,守着田园牧歌,守着她的幸福。

归来堂,十年如梦的光阴,她与他,在良辰美景中尽享清欢,他们情思缱绻,琴瑟和鸣,岁月静好。

只是,闲处光阴易过,这十年的美好岁月,是天赐的温柔,却也只能是匆匆,太匆匆。

风雨飘摇,半生零落!

靖康二年,北宋灭亡,靖康之耻刺痛着每一个孤独漂泊的灵魂。

金人大举南侵,生灵涂炭,大宋山河残破,亲人远逝,旧都汴京再不复繁华,心头唯有黯然。

乱世中,生命如草芥,哪里还有真正的家。

在历史的洪流中,李清照来不及泣血悲伤,她尽最大努力保护着丈夫心爱的字画,虽然大部分都被金人烧毁,却也保住了赵明诚最钟爱的《赵氏神妙贴》。

岁月静好时,她可以琴书诗酒、风花雪月,而山河破碎时,她用一己之力撑起了赵明诚的精神天地。

那些风轻云淡的日子,再也回不去了,那个低眉浅笑的女子,眼中充满了无尽的凄凉,目睹山河破碎,百姓流离,朝廷退避,李清照的内心悲愤难抑。

她有节气有傲骨,但她毕竟只是一介柔软女子。

有人曾说,人世大悲,莫过于英雄末路,红颜无依。

一个弱女子,在荒烟蔓草的逃亡中,除了节气,或许就只剩卑微如尘埃了。

生命的底色,似乎只有在最接近死亡的时刻,才能显露无遗。叛乱中,赵明诚的骨气荡然无存,那个夜晚,赵明诚逃走了,抛下城中的百姓,家中的妻子。他的自私冷漠,苟且偷生,令李清照一度心灰意冷。

几经波折,李清照和赵明诚还是一起踏上了南逃之路。一日途经西楚霸王项羽庙,她写下了今天看来,依然铁骨铮铮的词句:“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在她看来,真正的豪杰是士可杀不可辱,这样的气势凌然,令多少须眉汗颜羞愧。

尽管,李清照对于赵明诚的懦弱遗憾,但她最终还是原谅了他。她希望,在接下来的日子,与他一起面对那漫长而忧伤的岁月。

然而,生命来来往往,来日并不方长,赵明诚病逝他乡,他曾许诺给她的一世安稳,如今只留下她一个人孤苦无依的收拾残局,收拾他留给她的所有凄清与寂寞

只是刹那吧,李清照觉得自己老了。

回忆与赵明诚的一生,一切都恍若昨日般历历在目。仿佛是那个春日温暖的午后,儒雅的书生闯入她的庭院,她倚门回首看他,嗅得沁人心脾的梅香;也仿佛就在昨日,她与他赌书泼茶,煮酒共饮一杯,在宣纸上神采飞扬的写下一首阙词……

然而,这一切,都不复存在了,从前,虽有离别,却有期盼,而今,天人永隔,再无重逢之日。

她大病一场,在满目战火硝烟中,写下《忆秦娥》:

“临高阁。乱山平野烟光薄。烟光薄。栖鸦归后,暮天闻角。断香残酒情怀恶。西风催衬梧桐落。梧桐落。又还秋色,又还寂寞。”

她的世界,从此再没有风情日丽,她把“东篱把酒黄昏后,暗香盈袖”的岁月,留在了心里,因为此刻,她还不能停下来。

她的有情即在于她从不愿辜负赵明诚的嘱托,她懂他,她愿意用生命去守护赵明诚留下的古董字画,即便在最艰难的逃亡路上,她也从来没放弃过,或许因为,那是他一生的心血,寄托和见证过他们的爱情,或许,那是她在世间仅有的能够触摸到他的一抹温情。

寻寻觅觅,何堪寄?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此时的李清照,已经再不是那个温婉的少妇,她的头发日渐多了白发,面容也憔悴苍老了,半生颠沛流离,凄凄惨惨,尝尽了悲凉滋味,或许只有终日不离的酒可以给她几分暖意。

是什么消磨了光阴中的残梦啊,即便是在江南水乡的静美中,也挥不去她心头的阴霾,在向晚的月色中,内心涌起难以言说的痛。

可是,她骨头里的硬气还没有褪去,她的内心依旧惦记着故土、国耻家仇,面对失去的山河,她无法漠视和沉默。她恨自己不是男子,否则应该早已战死沙场。

她给韩琦的信中写到:“欲将血泪寄河山,去洒东山一抷土。”凛然之气,令人落泪。

可她终究只是一个女子,此时更是年老体衰,携着那许多金石文物,居无定所,她该飘向何处?

许是造化弄人,此时,一个叫张汝舟的男子向她频频献出殷勤。

她想,或许她应该找个依靠,有个安静的居所,她也想,也许这个男人,也可以如赵明诚一样,是真的欣赏她的才情和灵魂。

可这一次,她遇人不淑。暮年遇到张汝舟,是她的失误,让自己身陷泥沼之中,是她在情感中的劫数。

好在,她还没有丢掉性格中的倔强不屈,在她发现再嫁之人只是为了夺取她的文物时,她不顾一切,哪怕是在那样的年代,依旧状告丈夫,自己坐牢两年,只为恢复自由身。

铅华洗净,枕上诗书闲处好!

当她,再一次独自一人,虽然自叹“风住尘香花已尽,物是人非事事休”,但这命运的多舛,依然不能让她逃避和有半点的妥协,这一生,她温婉超脱,却也傲骨刚烈。

“病起萧萧两鬓华。卧看残月上窗纱。豆蔻连梢煎熟水,莫分茶。枕上诗书闲处好,门前风景雨来佳。终日向人多藉藉,木犀花。”

时光或许才是世间最好的良药,总能抚平一些伤痕。当所有繁华都已落尽,只留下曾经的记忆还可重温。

如今,已是双鬓斑白,垂垂老矣,看着月光透过纱窗,她选择了释然。经历了那么多的磨难,最终能守着她的,还是那几卷闲书,几行文字,她只想安静的度日,哪怕窘迫,心也清净。

于是,她终日伏案整理赵明诚留下的《金石录》,完成赵明诚未了的心愿。闲时便饮酒、填词、赌博,她的晚年,竟然过的有滋有味,畅快淋漓。

晚年唯静好,世态炎凉已看透,当铅华洗净红颜,除了内心的繁华和孤寂,她还有一身的豁达明净,婉约豪放,坚韧坚持,傲骨铮铮,恣意风流。

她将一生的绚烂和烟雨红尘留在了词韵中,润泽了千年的时光。

这是一种多么强悍又明亮的内在光芒,当我一次次追寻她的足迹,就仿佛与她一遍遍重温那时的光阴,她的灵魂令人着迷和心醉,她的不幸又让我不断的领悟着一种坚硬而稀有的精神内核。

我想,阅读她,也是一种修行吧,像一速光,总能在黑暗和迷雾中觅得光芒万丈,香韵幽幽!

作者介绍:

火凤凰,自由写作者,热爱文学、绘画、戏曲,书写生活及文化美学,敬畏文字,视文字为自己的精神内核,擅用散文随笔怡情暖心、煮字疗饥,在文字的世界静守诗意清欢。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brmpkqf.html

风住尘香花已尽,一缕香魂无断绝!--易安居士李清照的评论 (共 9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