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巍山行

2018-07-27 16:20 作者:巴吾其仁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如果不是因为有彦龙这样一位朋友,如果不是因为彦龙有家运这样一位朋友,我不可能会有这样一次巍山之行。在到大理之前,我尚不知道云南有一个县叫巍山,更不知道巍山县城是一个有着两千多历史的古城。

家运姓苏,汉族人。他驾车到大理来接我们去巍山。

车在群山之间向南行驶。途中,家运不厌其烦地回答着我的种种问题。交谈间,我脑海里初步形成了一条南诏国的历史脉络。家运居住的古城村(距县城8公里)正是南诏国(蒙舍诏)的发端地。蒙舍诏灭其它五诏后,定都在今天的巍山县城。后来因为地理条件等因素,迁都大理。我为自己完成的这样一个未必符合史实的串联感到一些小兴奋,并在兴奋中滋生一种收获感和旅行的愉快

进入县城,大面积原生态的老民居遗存,让人恍如走进了很久以前的某段时光。

通过高悬着“文献名邦”四个大字的牌楼,走过古朴的群力门,便来到了籍古城老街开辟的步行街。这是国内所能见到的标准意义上的古城商业街。

老街断续,节节相连。两侧延伸出去的巷道狭窄局促,密致如枝桠。窄巷里一些老房子的墙皮已经脱落,墙体是砂土夯筑的,至今仍十分坚固。墙体间掺杂着青灰色的瓦片、豆绿色的瓷片和各色的小石块,像满篇的彝文,在讲述着一个个古老的故事(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老街上的居民和经商者表现的十分安静,让你觉得他们在幸福地闲逸着。在这里,你或许能闻到前朝甚至更久以前的霉尘之味,但你很难嗅出当今弥漫在社会上的铜腐之味。

漫步在老街上,仿佛能感到汉唐的古风轻轻地吹着。明清的云朵在这里停留了太久,已经生了根。彝回等民族的文化呈现,又让这里与外面的世界有着许多的一样和更多的不一样。老街上的人物、建筑、气味,甚至清风白云,都最大程度的和谐着。徜徉其间,穿越就不再是年轻人的神话了。你若能在这里片刻地安静下来,也许就能找到古城游的真谛。

太阳迟迟不肯落入山间。傍晚,家运在拱辰楼东面的老二饭庄请我们用餐。木瓜酒佐以青椒炒荷包豆,应是席间的绝配。吃过豌豆粉,饮过木瓜酒,再嚼食荷包豆,真是越嚼越香。这时甘怡的香觉不仅能留在口腔,且能随着木瓜酒的温热浸入腹腔。

家运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据说他在大理尝遍了有东北饺子的饭店,最后还是觉得彦龙家的东北饺子好吃,就成了彦龙家的常客,进而成了朋友。他从一开始就管彦龙叫叔,却一直管彦龙的夫人叫嫂子。这样的称呼组合,体现了社交场上“各论各的”灵活性。

家运本来还要带我们去道教名山巍宝山看古建筑群,因为我们在老街放慢了脚步,而没有时间去了。

在返程的路上,家运说,巍山不仅有古城,还有广阔的油菜花田和漫山的梨花坡。每到花开时节,各地前来踏赏花的游人络绎于途,车都停满了一条公路。我能想象出那种花田似金,花坡如的美景,是一幅中国画。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asjskqf.html

巍山行的评论 (共 10 条)

  • 紫燕之约
  • 心静如水
  • 天高云淡
  • 草木白雪
  • 雪儿
  • 淡了红颜
  • 听雨轩儿
  • 飞翔的鹰耿彪
  • 襄阳游子
  • 醉雨轩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