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写春联的相关文章

要过年了,终于有了点好心情,依稀记得我十二岁那年除夕的情境。那时候的父亲不知道听到了哪个老师胡吹乱说我写的字不错并能随口成章。于是,父亲买了一枝小得不能再小的劣质毛笔和一瓶墨水,让我写副春联贴上堂屋门口。父亲的命令与期望让我为难了,小小的笔怎能写大大的字?父命不可违也!伸笔搅墨,平生所有学过的汉字也…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