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邓妮儿》小说原创

2018-09-24 20:01 作者:冰川腊梅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第一章节

省刑侦总队警花汪嫚华接到紧急出警命令,E市郊有女人装神弄鬼搞封建迷信活动,当地派出所也被毒害,不良影响有向外省扩大之势,特调她这个刑侦硕士毕业论文选题;《如何解决现实农村的封建迷信问题》,被作为经典在公安系统学习,被誉为“半仙杀手”,破了不少神棍巫婆妖功的专家前往,可见厅领导的重视。

这次是E市公安局专管刑侦的孙副局长带队,等她连赶到E市××派出所,已是上午7点多。E市孙局和派出所负责人都在会议室,等待她这个专家的到来。她看见眼睛布满血丝的郑所长正在介绍情况:

……名叫邓妮儿,20岁,女,职业是商场营业员,来乡下哥嫂家度周未,口渴想喝水,去厨房水缸舀水喝,发现木水瓢会在手上动,似有灵性。有老人说这是传说中的瓢神,于是传开来,大家都涌进他哥家瞧稀奇。我听到消息后也去了现场,大家只是好奇测试瓢神的灵性,当事人邓妮儿挺单纯的一个小姑娘,没有宣扬什么,也没有谋利的意图,我觉得就是魔术表演,不属违法犯罪……

副所长反驳:

凡是违反科学常识的行为,我们就要坚决制止!装神弄鬼就是在抵毁我党的唯物主义原则,抵毁社会主义的立国之本……(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派出所副所长叫胡义,他是E市特警支队调来充实基层的干部,是孙副局长的老部下,被认为是来接所长班的培养对象。他嗅到此事的政治意味,可以追究所长的不作为,造成不良影响扩散失控的责任。于是越过分局,直接向市局孙副局长反映情况。孙局长也感觉是件轻松出政绩的机会,仅凭党性原则和政治正确,就可以立功获奖励。于是决定亲自带人来处理这起封建迷信案。

所长的态度与外理方法显然令孙局长不悦,他眉头紧皱,严肃地表态:

坚持唯物主义科学世界观,反对封建迷信,是一个大事大非问题,维稳时期,这种妖言惑众者,会造成群众信仰迷失,怀疑社会制度的科学优越性!我们应该坚决打击,不能手软。我得表扬胡义警官的政治觉悟与执法素质,及时去现场制止扰乱社会秩序的不法活动,驱散被蒙蔽的群众以及屋外几百围观人员,保护现场,体现较强的危机管控意识和行动力!为我们学者专家亲临现场调查处理,赢得了时间

省厅派来了专家,心理学者来现场,就是要用科学和法制对付封建迷信,一举打掉这个严重扰乱社会风气和治安的事件,再立新功!

第二章节

邓家兄妹五个,邓妮儿是么妹,商校毕业即在市商场做营业员。周末喜欢回乡下老家,跟哥嫂在一起。因为哥家用水是山泉,且在水缸加了药材管仲,甜甜的,喝生水不会闹肚子,养生。她回家口渴了,直接走进厨房,当她伸手抓起水缸盖上的木瓢,木瓢竟在她手中转动起来!以为没拿稳,她就使劲抓住水瓢,可根本不管用,它正转反转,似有灵性!

发现不对劲,吓得丢下水瓢往屋外跑,边跑边喊,有鬼!闹鬼了,哥哥你们快回来呀,木瓢会自己动!吓死我了!

在菜地劳作的哥嫂,众邻居,被她这一惊一乍的尖叫吸引,一起跑过来……

我想喝水,可拿起木瓢,它自己动起来,像活了,瓢把朝着我上下动,像点头打招呼,还左转右转的……

邻居老婆婆问;我小时候就听老人讲故事说,有瓢神,不会说话,但可以在面粉上写字,特灵!

瓢神?它真是……我怎么都握不住……

邻居老婆婆了解邓家么女是个实诚的女孩,不会说慌,认定是真遇见瓢神了,禁不住惊呼:不得了呀!这是瓢神找上么姑来了,在我小时候就听说过瓢神很灵,今么姑能遇上,可是祖上八辈子积的德!……

大家都很好奇,异口同声地议论起来;不定真遇到瓢神了!不怕,我们陪妳一起看看,木瓢是不是还会动?

邓妮儿在哥嫂左右簇拥下,走进厨房,不敢握瓢把,小心亦亦地双手捧起木水瓢。水瓢真动起来,瓢把上下直点直点,像是在向大家点头打招呼!

现场的人都被吓着了,木瞪口呆。只有邻居婆婆清醒,叫哥拿面粉来铺在桌子上,让妮儿把水瓢双手端上,瓢把头就写起字来,极快,一恍而就;

我是瓢神。

当人们伸头看清这四个字,可把所有人的好奇心都引爆了。

邻居婆婆大着胆子问:你从哪来的呀?

瓢神写出;我从台湾来的。

邓妮儿问:为什么来我哥家呢?

瓢神说:我是妳大妈。

邓妮儿的爸明明是独生子,哪来个大妈?邓妮儿反驳说:不对,我没大妈,你说慌。

瓢神说:爷爷收养了三个孤儿,妳爸是独生子,家里一共就有了四个儿子.民国××那年年小不懂事,记不得收养大哥被抓壮丁当兵,去了台湾。后来在台湾成家娶了我,我就是妳大妈,是掉锅炉烧死的!

读到此,把现场的人吓的惊呼起来,没过一会儿,那瓢开始猛地摇晃,妮儿双手端不住了,竟掉在地上,捡起瓢接着问:怎么掉了呀?

想起死,太悲伤了!

大家都跟着心情沉重,面面相觑,有个不信邪出了名的男邻居问:

你说你是瓢神,那我问你,你说对了我就信你,说错了那就证明这个小么姑妮儿在这装神弄鬼!

大家七嘴八舌催着快问,都想看看是真还是假?

那个男人说:我家有几头猪呀?

瓢神写出个一字,大家都感觉不对头,他一大家子人,怎么可能养一头猪呢?每家每户最低也是养两头。男人举双臂,以示安静,继续问:

那这猪有多重呀?

瓢神:二十二斤。

二十二斤,一称不就知道真话瞎话?几个男人一起去找称核实了。过了会,回来的人证实;22斤,不多不少。

第三章节

事实证明不是妮儿捣鬼,她一客人,不可能知道别人家的状况,就连她哥嫂也不知道,大家都交头接耳起来,称看见真神了。可偏偏就有一个叫陈天真的女汉子不信邪,她嚷嚷:

我天地良心都不信,更不相信什么狗屁瓢神,魔术都是骗人的鬼把戏,我劝大家快点各回各家,宣传封建迷信没什么好果子吃!

莫对神不敬,会遭报应的!

谁咒老娘?老娘就不怕报应!我家有两头猪,那就报应吧!看能把我的猪怎么样?陈天真是惹不得的女汉子,她什么都不信,什么都不怕,包括思想主义法律法规,要让认得的人都怕她而让着她,是她不吃亏的人生信条。

邓妮儿感觉瓢太重,手臂都酸得不行,嚷着要放下木瓢休息。大家看到她手臂真的肿了,齐声同意让么姑放下木瓢休息,相约晚上再来看稀奇。

人们干完活,回家吃过晚饭,傍晚,消息传来,陈天真家的猪真出事了,两头过百斤的猪中午、晚上都不吃食,急着找兽医去了……

这瓢神显灵的事,一传十十传百,到晚上,邓家屋里屋外,人山人海,门都快挤破了。其中有一件更神奇,镇中学一位女老师求姻缘,瓢神不理不采,不动了。那女老师就求邓妮儿,妳帮我问问好不好,邓妮儿也觉得奇怪,别人问都写,为什么不理女老师?邓妮儿欲张口问,但见瓢神突然抬起瓢把子,扬起来了,朝向女老师。围观的人插言:看,瓢神在思考问题呢,一会就会给你写了,果然,瓢神恢复原状,瓢把子动了,写了三个字,让所有人都默不作声了,那一刻,地上掉个针都能听到。

女流氓。

天哪,邓妮儿想,麻烦了,这可不得了,这让老师怎么做人哟,女儿家的名声要紧。

那个女老师默默地离开了,她的同事透露,瓢神没错,她跟有妇之夫打胎了,换了好多个男人,至今还没成家。此话一说,好几个人离开了,可能不敢问瓢神了,怕瓢神说出他们的隐私。

正当人们有求必应地与邓妮儿双手捧着的瓢神交流之时,一阵骚动,人们相互通报说派出所来人了。有胆小的人急忙往屋外挤,也有不怕事的继续争先恐后地逗瓢神回答,对着面粉上显现的文字着迷。

这时有警察挤进了室内,大声吆喝:都散了,乡亲们,都快出去,回家,聚众宣传封建迷信是违法行为!大家赶快散了……

经警察出面干涉,邓家终于安静了,一家人关起门来研究起瓢神来。

瓢神说是邓妮儿死去的台湾大妈,这事可是从来没听说过。开始求证,爸爸说话谨慎,哥哥便打电话问妈妈,爷爷有没有大儿子被抓壮丁去台湾这回事,邓妈妈说有,她嫁过邓家来,听爷爷奶奶偷偷提起过有儿子在台湾,政治污点,当初户口登记和家庭成员登记,都没敢提及还有一个国民党当兵的大儿子。也以为打仗死战场了,活着的机会少,索性只当没这个大儿子。

这样说来,瓢神真是大妈的灵魂附身显灵了!哥哥惊呼。

邓妮儿更是吓的不行,想想就怕,问哥嫂:我是不是被灵魂附体?

话一出口,本来就惊灵未定的哥哥嫂嫂都发起抖来,嫂嫂快人快语:都别说了,快睡觉吧,睡一觉,太阳一出,幸许就一场恶,醒了就没事了。

哥哥:小妹你明天早上就回去上班吧,就当这事没有发生过。木瓢锁到箱子里收藏起来,我明天去买一个塑料水瓢,早应该换了。

第四章节

第二天天刚亮,听到有人在远处喊;陈天珍家的两头猪今早都死了,兽医也没看好,兽医说猪是发烧死的猪肉都不能吃,正在挖坑,要深埋呢,遭报应啦!

紧接着传来警察的呵斥声。

邓妮儿一夜没睡着的哥哥听得明白,知道噩梦远没过去,家被警察围着,意味着大难降临。邓家祖祖辈辈都是文人儒商,到这辈也都是本份人,从没进过派出所。

孙局长一行,由屈所长和村书记带队,来到邓家,邓妮儿的哥在客厅站起来迎接,点头哈腰,诚惶诚恐地说:我们家妮儿还在楼上睡觉,是不是现在就去叫醒她,跟你们走?

我们就是来了解情况,这事都闹得满诚风云的,我们局长不得不在万忙中过来关心一下,请来两位专家老师,跟你妹谈一谈,落实一些情况,就在你家。所长和气地回答,安抚意味明显。

孙局长是个雷厉风行的老刑侦,他的口头禅就是;思想工作是政工干部的事,刑侦干警就是排除一切干扰破案,分秒必争,目标正确,从不拘泥于手段。

邓妮儿哥转身上楼去叫妹,汪警官随后跟上,她要第一时间观察当事人的心理反应。

邓妮儿听到哥的脚步声,已经起身坐在床沿上。门开处进来一个穿警服的女警官,揉了把眼睛,一下子手脚并用的穿衣下了地,心想,不会是来抓自己去坐牢吧?还没等她开口,女警官先说话:妳就是邓妮儿吧?别紧张,我们就是来见证瓢神的真假,看是不是真的能回答问题,并且什么都知道。

邓妮儿没说话,她也不知道一觉醒来,木瓢还能不能显灵。

孙局长上下打量了蓬头诟面的小姑娘,心里有审讯的方案。对她哥哥说:给你妹妹10分钟洗脸吃点东西的时间,然后听我问话,回答问题。

刚一放碗,公安局的局长铁青着脸走来,眉头紧皱,把枪拿出来了,往桌子上拍的一声,妳得老实交代!你们一家搞得风声不小呢,全县都知道红星大队来了个瓢神,如果你们是装神弄鬼,那可是要坐牢的!孙局这一招,多少被审讯的人都被吓得魂飞魄散,但眼前这小姑娘不为所动。

听说昨天是妳拿瓢写的字呀,是不是妳自己写的?觉得好玩?是这样呀我不怪妳,年轻人嘛,开个玩笑没什么不可以。

我不是开玩笑,也没有骗人!

是吗?就是说;木瓢真的能写字啰?

真的能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那好,妳就写字给我们看看,行么?行。

好。妳左手能写字吗?不会。

今不让你一个人拿瓢,妳跟这位女警官俩人都用左手,一人端半边,由我提问,看能不能写,这样可以撇清作弊嫌疑,证明妳清白。你答错了,那可是要吃牢饭的。

邓妮儿内心很平静,她不用证明自己清白,事情该怎样,就怎样,即便去坐牢。

她和女警官都出左手平端起木水瓢,正眼看着孙局长,等他提问。

拿头套来,给她俩都套上。

所长急忙拿来黑布头套,给她俩戴上。

第五章节

孙局长大声招呼,把门给我关上。有人回答;孙局,门关好了。

局长桌子一拍,说:说!我们这屋子来了多少人?其实局长也没清点人数,都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屋子里。

木瓢动起来,18个。桌上清晰地留下笔迹,个字是繁体字、個。

给我清点一下,究竟多少人?局长下令。

县公安和区人民政府,红星大队干部一帮人站客厅走廊,经所长清点,果然是18人,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局长嘴里不服再次威胁她们说:到底多少人,这时瓢神写17人,公安局的局长拿起枪说:瞎说一枪崩掉妳!把个全场子的人吓的瑟瑟发抖,全场 一片寂静,刚刚还18人,不到一分钟就说17人这怎么可能?

邓妮儿也心里一紧,念叨,瓢神呀,你可别坑我呀,搞准了写,要不会害我坐牢的。这时人群中有人给局长说:报告孙局,我数了数真的只有17人,这就怪了,都一个个数,结果真就17人。

局长厉声喊:给我一个个点名数!

正数着,妇女主任走进来,对不起,我一紧张就想撒尿,刚才数完数就去了茅房一下。哄的一声,大家都笑了。

局长说:给她俩把头套取下来,珍妮慢慢睁开眼,瞧见局长眼眸放亮,正半信半疑地看着自己,敢忙低下头。

局长说:这里可不是你胡闹的地方,念你年纪小,你也不是这村里人,你快离开这里吧。如果再有人来求瓢神,那就不放过你了。邓妮儿来不及思索,连忙点头答应。

但汪警官总觉得哪里不对,看一眼心理分析专家,也是满腹狐疑。便挥手说:慢,我们还有问题要请教?

汪嫚华拿起水瓢仔细翻看,端详,没什么特别的地方,不就是一把木纹清晰的普通水瓢嘛,怎么就会产生灵性写字呢?同时在内心紧急思索着不可模仿、不可复制而深刻的提问,随手将木瓢递给邓妮儿。

木瓢瞬间舞动,在面粉桌上留下一行字:

妳想知道男朋友是什么人?

汪警官大惊失色!这正是她压在心头,喘不过气来的心病!

原来,至从她进入刑侦总队工作,一个自称国安局特工的神秘男孩,狂追了她三年,每次见面,都有世界名牌相送;路易威登香水、LV各种包,双肩,手提,每款都在2万元以上。香奈尔时装,香水,珠宝,也是件件上万。欧米茄腕表,镶钻,26万!

重点是都没有正式包装和购物发票!跟其行色匆匆、神经质的解释是,工作压力太大,行踪绝对无痕的特工本质所限,身不由己。花钱如流水,极尽奢侈堕落,每次相聚几天,他都表现出生离死别的绝望,恨不得钻进自己的身体永不出来!

长期以往,总觉得不对劲,将信将疑。

汪嫚华盯着木瓢,无声地问:他是谁?

名汪洋是大盗!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knsskqf.html

《邓妮儿》小说原创的评论 (共 9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