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悲鸣鸟

2017-04-21 17:04 作者:千年默默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谁都可以是那九天之上的天才,

只是因为某些原因,他们陨落了

清晨,阳光懒洋洋的洒在森林中,绿色的世界被铺上一层暖黄的衣裳,令人身心舒畅。“咔擦”“咔擦”巢中一枚蛋壳破裂了,从里面探出一个小头来,黑溜溜的眼睛特别有神,碧绿的羽毛,头顶上有着一簇火红的羽毛,还有火红色的喙,它就是森林中的自然之子一般,为这片森林添了几分生机。它奋力挣扎,想要破壳而出,小脑袋使劲往外挤,一双碧绿的翅膀猛地向外一震,“啪”的一声,蛋壳纷纷碎落,小鸟脱壳而出。它站立在巢中嗷嗷待哺,但是,等了许久,母鸟也没回来。

直到傍晚,母鸟才飞回巢中,没有食物,没有水源。母鸟一回来没说任何话,就教小鸟飞翔,小鸟学着母鸟的模样,双翅张开,然后缓缓拍动,慢慢地,慢慢地,小鸟摇摇晃晃地飞了起来,母鸟的眼睛中闪过一丝惊讶,但并没有说什么。小鸟还不会鸣叫,它迅速拍动双翅以示激动。结果,小鸟失去平衡,狠狠的摔在了巢中,母鸟将一切看在眼里,没有说话,只是继续让它练习飞翔。

,母鸟不见踪影,小鸟还在练习着飞翔,可以看出,小鸟在很努力地练习,基本已经可以掌握平衡,可是,渐渐地,小鸟没了力气,摔在巢中,昏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小鸟的周围中尽是食物,依旧不见母鸟踪影,小鸟吃饱喝足,再一次开始练习飞翔。傍晚,母鸟来检查小鸟飞翔练习结果,小鸟没有让母鸟失望,它的飞行技术已经能够独立飞行,无疑,它是一个天才。(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母鸟在之后半个月中都如同第一天一般反复,只是教了不同的东西,而小鸟都一一学会。

“这是最后一天,最后一节课。”母鸟终于说出了第一句话。小鸟依旧不会说话。“这节课就是教会你说话(鸣叫)。”小鸟激动的拍起翅膀。母鸟让小鸟的翅膀搭她的喉咙上,让它感受母鸟发声时的动作。小鸟摸上了母鸟的喉咙,母鸟开始发声,小鸟聚精会神的体会着母鸟肌肉的抖动,它开始尝试着自己发声,它还没有开嗓,所以第一声鸣叫往往是最困难的,刚开始觉得嗓子热热乎乎,感觉像有一股热气要冒出来,却又卡在了那里,小鸟拼力飞翔九天,俯冲而下,又忽然间停住。突然,“唳!”的一声,小鸟终于鸣叫出声,母鸟露出了欣慰的表情,因为她知道在鸟这一族中,“唳”就代表着天才,代表着独一无二的至尊。

安闲的日子过去一天又一天,噩耗总是在这时降临。“砰”“砰”两声枪响,在森林中显得格外刺耳,好不容易待在巢中的母鸟中弹。小鸟的翅膀受了枪伤。“那只母鸟大,可以卖了肉,小鸟呢,那么好看,卖个观赏的吧。”那群拿着枪的人相互讨论着,简简单单就决定了两只鸟的命运。

小鸟被一个富裕人家的小男孩买走,小男孩将小鸟关在一个金丝笼中。男孩偶尔喂喂食,拿着棍子戳戳小鸟,小鸟上下飞窜。小鸟没有受到伤害,小男孩只是逗逗鸟。几乎每天都这样浑浑噩噩的过去。

终于有一天,一个下人不小心将鸟笼打翻,小鸟望着浩瀚蓝天,拼劲全力飞走,它一直在空中飞着,不知道方向,不知道停下。它害怕停下,它害怕一停下又会被抓走。小鸟飞啊飞,它终于感到有些疲惫,翅膀渐渐吃力,它缓缓减速,那双黑溜溜的眼睛向翅膀看去——旧伤疤已经被撕裂,鲜红的血染红了碧绿色的羽毛,它似乎不甘在这里停下还想继续飞翔。可上天没有让它坚持,它脱力晕了,笔直的向下坠去。它落入了一个重工厂,乌黑的气体漫天都是,染黑了小鸟一身美丽的羽毛,也黏住了伤口,止住了鲜血,尽管很痛,很痛……

迷迷糊糊,小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逐渐醒来,它躺在一个用木条编制的小篮中,它被人救了,尽管现在的它已经不美丽,反而像极了不祥之鸟——乌鸦,救它的人是一个中年人,其实这个中年人并没有做什么,只是给小鸟提供了一个住所、一些食物而已。小鸟刚一醒来就挣扎着飞走,中年人也没做什么,看着小鸟飞走。

小鸟漫无目的地飞到庄稼,它听母鸟说过:鸟类可以给农民的庄稼充当保卫。小鸟来到庄稼,它放声的叫着,它的声音特别好听,就像自然中的流水、风声,它叫着叫着,却引来了孩子们,孩子们拿着弹弓想要捉住小鸟,小鸟急忙逃走,可还是避免不了中几弹,小鸟吃痛,不敢再鸣叫。

它朝着地势高的地方去飞翔,飞到了一个绝壁,小鸟在绝壁底下,它望着这不知道高多少的绝壁,它想了许多,死去的母鸟,受伤的翅膀,被囚禁的历史,救我一命的中年人,好心没好报反而遭受“子弹”。小鸟停了下来,落地。小鸟蹦出一个想法:它想试试,试试能不能飞过这么高的绝壁,试试证明自己是至尊,试试自己最后到底能飞多高。这是它的骄傲,作为一个天才、一个至尊的骄傲!

小鸟垂直向上飞,越高处风越大,天色越来月黑,当小鸟到了一定高度时,周围已经形成了风刃,风吹的小鸟那脏黑的羽毛呼呼作响,小鸟顶着大风,倔强的向上飞,忽然,“呲啦”一声,小鸟的旧伤疤再次被撕开,“唳”小鸟悲鸣一声,向下坠去,鲜血染红了小鸟的羽毛,鲜血在小鸟身上肆意流淌。“呼哧”“呼哧”小鸟在空中重新稳定身形,再次向上飞去,天色已经快到半夜,天上淅淅沥沥开始下起小,又开始给小鸟增加难度,雨水渐渐替代了小鸟身上的鲜血,打在伤口上,伤口犹如刀割。小鸟碧绿的羽毛重新显现出来,浑身绿色,只是在头顶有一簇红色的毛发,在左边翅膀上有着一片鲜红,它似乎要脱变,在这逆境中脱变,浑身散发着生命的光芒,与在这片昏暗的天色格格不入。似乎是这苍天不喜这种颜色,似乎是苍天不想让它如此绚丽,“轰”天上降下雷罚,轰在小鸟身上,它没有坠落,它依旧在坚持,坚持向上飞,支持它的是信念!是“吾为至尊!”小鸟绚丽的光芒越发绚丽,雨越发的大,雷霆也在酝酿,似乎要一击毁灭,小鸟张开双翼,猛然一震,向着苍天冲去,大有一副同归于尽的模样。

“轰!”

雷罚降下,轰的小鸟浑身焦黑,在空中悬停了一会,紧接着,一声响彻云霄的“唳”,音波以可见的速度散开,山崖巨石被震得滚下,树林被惊得伏下树冠,这一刻,万物臣服。小鸟浑身的焦黑物质被震开——就算死,它也要以至尊的身份死去,不被玷污。小鸟笔直的坠下悬崖,这次,它没能再稳住身形,轰然坠地。

头顶一簇火红的毛发,火红的喙,一只浑身碧绿的鸟,倒下了,喉咙之间淡淡的鲜血证明它曾经不屈的悲鸣过,叫的是世间的不平,是苍天的不公,是一位天才的陨落……

首发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3911155/

悲鸣鸟的评论 (共 8 条)

  • 芙蓉秋水
  • 鲁振中
  • 心静如水
  • 火淼
  • 王艺霖(翠娟)
  • 雪
  • 一抹斜阳
    一抹斜阳 推荐阅读并说 很喜欢你的文字,给 手机故事网 ( http://www.shoujigushi.com )做了推荐: 直到傍晚,母鸟才飞回巢中,没有食物,没有水源。母鸟一回来没说任何话,就教小鸟飞翔,小鸟学着母鸟的模样,双翅张开,然后缓缓拍动,慢慢地,慢慢地,小鸟摇摇晃晃地飞了起来,母鸟的眼睛中闪过一丝惊讶,但并没有说什么。小鸟还不会鸣叫,它迅速拍动双翅以示激动。结果,小鸟失去平衡,狠狠的摔在了巢中,母鸟将一切看在眼里,没有说话,只是继续让它练习飞翔。
  • 心爱
    心爱 推荐阅读并说 颇有深意的文字。赞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