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想念外婆

2016-11-02 14:21 作者:九毅科技王学军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的外婆在昨天——09年11月12日早晨离去了,永远离开我们了,她是带着遗憾离去的。

在她弥留的最后一刻,她的眼睛四处搜索着,她在寻找熟悉的身影,可是她还是没有看到远方工作的几个外甥(表哥,我和我的弟弟),她是着遗憾离去的,我知道她是想见我们最后一面,可是——眼泪象决堤的潮水,情不自禁的流了下来。

想念我的外婆,我家离外婆家不远,我的童年大部分是在外婆家度过的。

母亲家的人口比较多,姐妹三个,兄弟两个,母亲排行老二。我大姨家离的远,并且很小的时候她家便搬到县城了,表哥表姐们要过年才来外婆家,而我家离外婆家近,父母亲有时候忙就把我放到外婆家,让外婆带着,所以我经常到外婆家,那里有我欢快的童年。那时侯小姨和两个舅舅都没成家,家里很热闹。外婆家在村子的路口,门前有一棵老松树和一口井,天我和小伙伴们常在那树下乘凉玩耍,淘气的我总是骑在小舅舅的肩上,把他当作马而绕着那树跑;那口井里的水特别的清、甜和凉爽,月亮在天上,而我常蹲在井边看那水里的月亮,纠缠着外婆:“外婆外婆,月亮来井里了,我们把他捞起来带回家吧!”外婆笑着说:“好,把他带回家。”外婆就会拿一个碗装满水,放在窗前的桌子上,而我就看着那水里的月亮甜甜的睡着了。外婆家旁边有个菜园子,里面种满了各种菜,还有一些果树,比如葡萄、桔子树和柚子树。菜园子一半是篱笆,一半是土墙;一到季节,土墙上便长满了青藤,翠绿色的一片。每当打开那嘎吱响的木门,就象打开了欢乐的多宝盒,那菜园子里啊有很多很多的果实和笑声。外婆常牵着我的手到那菜园子里,去摘那些菜,去摘那些成熟了的葡萄和桔子。

在小时候,记忆里最多的是外婆那爽朗的笑声,那清脆的说话声,外婆个性好强,而外公性子温和,所以在家里外婆是当家的。过去生活比较艰苦,她要把持一家人的柴米油盐,总是精打细算地过日子,所以外婆很节俭,常对我们说:“日子还长着呢,眼睛要看远哦!”外婆很有同情心,每当逃荒的人来门口乞讨,她总会拿一些粮食给他们,嘴上还说着:“真是难为你了,人啊难免会遇到一些坎坷,撑一撑就过去了。”

外婆很疼我们,只要我们要到她那,远远的就能看到她站在村口笑着在迎接我们。小时侯夏天乘凉,山里蚊子多,当我们玩累了,在竹椅上睡着了,外婆就在旁边摇着扇子,帮我们赶蚊子呢。外婆没念过私塾,但是很会讲一些民间流传的故事,比如孟家女万里寻夫哭倒长城,牛郎织女一到七夕就鹊桥相会,还有梁山伯和祝英台那坚贞的爱情在死后化蝶。(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外婆煎的花饼很香很好吃。每到四、五月,豌豆花开了,一朵一朵的白色的花。外婆就会带我们去采豌豆花,她也不多采,每次只采一篮子;回到家,就把米磨成浆,往米浆里放糖和豌豆花,揉一揉然后放锅里煎。我很喜欢外婆给我买的爆米花,可能是小时侯依赖外婆,跟在她身边很温馨,就觉得那些爆米花很甜。

时间过的太快了,转眼间,我们都长大了,从儿童少年,从青年到中年,而外婆却一天比一天苍老,白头发多了,皱纹多了,眼睛不好使了,走路要用拐杖了。每一次过年回家去看外婆,总觉得她又变老了,行动又变缓慢了。

现在,外婆永远离开我们了,我的泪水不断地流出,迷糊了双眼,恍惚中那慈祥的外婆向我们走来,我笑着扑向她的怀抱。我多么想念你啊!外婆,虽然我身在千万里之外,在天涯海角,而我的心却回去了,回到那一个小小的山村,牵挂亲情总是能缩短那遥远的距离。我多么想念你啊!外婆,当想念变成了怀念,我的心是无比的疼痛

现在,外婆永远离开我们了,泪水向着南方,向着故乡,那山在千里之外,那水也在千里之外;我鞠了三个躬,祝外婆一路走好!从此我只能把世界上最疼爱我的外婆放在我的记忆里,放在我的心底,永远,永远!

首发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3875325/

想念外婆的评论 (共 8 条)

  • 今生依梦
  • 鲁振中
  • 雨袂独舞
  • 火淼
  • 醉雨轩
  • 大三毕业
  • 莎随
  • 绝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