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泛说嘲笑

2018-12-06 11:01 作者:春江水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有网文说,“明年起,汉语正式纳入俄罗斯高考。”又道:“光看题目都要笑出声了。”

题目举例:小孩一看见熊猫,就高高兴兴——跳起来了。

小编问:“关于‘的’‘得’‘地’的辨析会虐哭俄罗斯学生吗?”

会不会“虐哭俄罗斯学生”,不得而知,但请“看题目”后别笑,更别“笑出声”来,因为不应该笑。汉语是大多数中国人的母语。除非聋、哑和幼儿,听、说汉语都无障碍,但用汉语造句行文的国人,都能辨析“的”“得”“地”而且用对吗?浏览网页,把这三者用作结构助词造句时,张冠李戴的,时有所见,甚至涉及“大咖”的网文。另,什么是“遏止住了”?这意思虽通,但能说“停止住了”或“废止住了”吗?“止”和“住”在这里“撞脸”。近年来又有“最······之一”这种逻辑病句式现身。拉过一张地方报纸来,有时就会读到叙事的病句或“一逗到底”的长句。有的国人尚且如此(特别声明 :“如此”者为少数或极少数,万勿误解),还有什么理由苛求、嘲笑初学汉语的洋学生,并且“要笑出声了”?

现在中国人,特别是学生,大学特学英语。六十年前,则大学特学俄语。不知英、俄人可嘲笑过我们?鲁迅先生说,当年西学东渐,一些中国人曾大着舌头苦读英语。也须有嘲笑吧?但对那思变求强的苦心恆志,应该肃然起敬。要是有国人嘲笑洋人不会用筷子吃炸酱面,就和辱华的杜嘉班纳一样浑而且浅了。

洋人说汉字难学。我们没这种感受,但写起汉字来,都能写对吗?不查字典,我不敢言是。除了对错,能写出好看的汉字吗?我更不敢自诩。传统的汉字毛笔书法,是我们的“国粹”艺术。现在写毛笔汉字,有主张并实践“写不帅,就要怪”“一怪遮百丑”的,而且有难看的怪体汉字居然登堂入室,见诸媒体了。有我们的英语教师亮出了自己汉族学生的英语作业。那英语书写,只怕英、美人见了,都会伸大母指。要是一览这些学生,甚至老师的汉字书写,既使是硬笔书写,是赞叹,还是摇头,可就难说。我见过一些师生写的非仿宋体的硬笔汉字,实在不敢好评。有国人如此写自己的汉字;日本人写借自国人的汉字,却是另一样态度。日本学生学写毛笔汉字的时间比我们的长,更有相当一些日本人的毛笔汉字书法已达举办个展的水准。听说当今日本的汉字书法水平已经超越了我们。我愿这不是实情,更愿我们自己能珍视、传承祖宗留下的这份传家宝,因为它的价值已经超出了毛笔线条及其组合之美。(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孩子学走路,有时跌倒。这非但不可嘲笑,反倒是可可敬的:已经蹒跚学步日,总有稳健行路时。六十多年前,我国“一穷二白”,洋人嘲笑又遏制。中国人自力更生,埋头苦干,就有了两弹一星。又走过几十年,“走”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嘲笑、鄙视和科技封锁的逆风恶浪里,中国人造出了大国重器,近来又研制出矢量发动机、芯片光刻具。

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赛跑竞技,不可轻视身后者,唯有力追身前人。丘高不傲水,水涨能漫丘。那些在肯尼亚援建蒙内铁路的中国工程技术人员,手把手地教当地的非洲同行,毫无傲人嘲笑心态。“物固莫不有长,莫不有短。人亦然。”“智所以相过,以其长见与短见也。”以己之有、之长嘲笑别人之无、之短,就是短视和浅薄,应该自嘲。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zawen/vusxskqf.html

泛说嘲笑的评论 (共 4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