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冰行者记事

2019-01-12 21:03 作者:太阳花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故事发生在二零一九年的一月三号至九号,一连几天的时间里,王梅都要带狗到蒲胜大街北的黄壁庄水库库区内,无意中遇到了一些诡异的事情,有些令人胆战心惊,有些连科学也无法解释。

俗话说,下不冷化雪冷,冷的无法坐在电脑前追剧,也许是暖气管道设计的不合理,王梅家怎么烧屋里还是那个温度,锅炉房十几度,第一个卧室温度稍低,其它房间温度依次递减,她决定出去走走,去看看村外冰雪覆盖的世界,风像刀子一般刮在脸上,刀刀毒辣无情。

外环路通往库区的道路只有一条,路面较宽,坡度较陡,且有一道大门阻隔,栅栏门常年锁着,连过秋过都没打开过,估计是防酒驾和轻生的一脚油门直入水中,大铁门旁留有安小门的地方,可容一辆电三轮勉强通过。

人类对水有着特殊的感情,因敬畏之心,往往只站在边缘戏耍或驻足远眺,而冰则不同,只要胆量够大,可在上面任意驰骋,心会随着目光蹦跳到远方。

1/远处一辆安有车棚的电三轮驶来,王梅好奇地望着他们,冰真有那么结实,开着三轮干什么,莫非是逮野兔,开车的是一位50多岁的男人,胡须较长,衣着朴素,用疑惑的眼神看着王梅,车斗里坐着一位老者,也许是经验丰富的捕兔人。不一会又有一辆电三轮驶来,冰的边缘只有两三个人,王梅小心翼翼的的走了一圈,那只大个头的中华田园犬紧跟其后。

2/露出半截身躯的野草杆地带已不再神秘,北边偏东那棵茂盛的柳树用磁力召唤着每一个走上冰层的人。(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王梅被吸引着,每走一段,就本能的探一探冰层的厚度及冰下水的深度,冰厚约7厘米,水深约一米,如果掉下去,顶多湿了衣服,不会对生命构成多大威胁。土狗边走边嗅,它是最近第一只去柳树旁的狗,并没有撒尿圈占地盘,树外围的一些枝条被人撇断,周围直径约三米的范围内雪已融化,向下看怪瘆人的。东边不远处有一条起伏的冰带,往东便是光滑的冰面,那里只有渔翁才敢前往。

返回时她兴奋的用脚划出几个大字,这里很安全,并附上日期2019.1.4,后边是个大笑脸。

3/从西南方向走过来三个男人,又拐向北边,径直朝北走去,看来那里也是安全的.

狗时而跟在身后,时而在雪中撒欢,渴了就用尖嘴头刮一些雪吃,王梅注意到,有些地方的雪厚,有些地方的雪薄,零零星星的没有雪的影子,不知是什么原因。冰层的厚度不变,越往北,冰裂越明显,她轻轻地倒一些水,只有一个地方水会随着裂面流入下方的水中,其它裂面是再次被冻上的,取代野草杆的是很短的蒲棒叶 ,稀稀拉拉的散落在冰雪之上。王梅继续向北走着,那片神秘的柳树林似乎要告诉她什么。

越走越近,枝条上点缀着片片白色,冰上更是明显,儿留下的痕迹组成了一个大圆。

她置身在鸟儿的天堂中,那些长着翅膀的精灵都去哪里呢?怎么一只也看不到呢!

柳树林东北方有明显的分界线,那晶莹剔透,形状各异的大冰块儿又一次吸引着她,古语道,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她断然不敢走上前去,周围一个人也没有,那里水深起码几米,如果掉下去,只能悄无声息的离去,狗是帮不上什么大忙的。

4/下午,王梅怂恿着胆小的丈夫一同去冰上,二人边走边聊,她特别提到昨天一人走到柳树林,那里比边缘区域好玩 ,不一会功夫就到了目的地,其实那里只有几棵散落的柳树而已,真正称得上林的还在远方。

阿远没有停止步伐,王梅在有雪的地方一直劝告,别再往前走了,万一over了怎么办,他仍然向前走着,走过了那片晶莹剔透,形状各异的大冰块,王梅战战兢兢地迈开步伐,去触摸哪些透亮的如宝贝般的大块头,真想搬一块据为己有。

一个男人带着金毛犬穿过树林,径直朝东北方向那一片密集的林子走去,金毛胆小的站在原地,喉咙里发出尖锐的求救声,伸伸脑袋而后无奈的望着主人远去的身影,那个男人是个渔翁,平时谁有胆量如履平地般的脚下生风。

阿远说,如果能骑上自行车会走的更远,其实王梅有过这样的想法。随着去冰上人数的增多,入口处变得十分光滑。她本想一脚就迈到了安全区域,谁知光顾着听阿远和同村的人聊天,pia一声,毫无征兆的,重重的摔在地上,那散落在地上二十多厘米长的碎发从脑海中一闪而过,碎发今天较多,昨天才有一点,前几天是没有的。

5/天气冷飕飕的,快十一点时,王梅特意检查了放置已久的自行车,后胎饱满,前胎略有一些气,她找来打气筒,好不容易的按到了歪歪扭扭的气嘴上,可打气筒的小扳手怎么也压不下去,气全放光了,咣当一声,车子倔强的躺在地上,她扶起车子,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凑合着打了一些气,骑上去找师傅维修,师傅人品好,检查完后安正气嘴,打饱气后并没有收钱,阿梅掏出五元钱,不好意思的说,天气这么冷,少留点,师傅用往常的语气又说了一遍,下次吧!这也是赚钱策略,小毛病不收钱,大问题少要钱或狠赚钱。

下午两点,王梅骑上自行车带着狗出发了,大铁门东边空地上白色的鬼脸引起了她的注意,面相狰狞,直勾勾的盯着路人,看的人心里直发毛,她忐忑不安的走过去一看究竟,原来是一辆红色的轿车后边放着的,主人放什么不好,偏偏放那种东西,不怕半里往车上招鬼吗?

还没到入口处就碰到这么个东西,难道今天----------

她一直向北走去,喀嚓一声,并没有太在意,越走越觉得不对劲,冰下有沉闷的巨响,似要坍塌了一般,她快速跳下车子,掉转车头,轰轰烈烈如闷雷般的巨响在脚下回荡,前几天怎么没有这种声音,车子也不敢骑了,生怕轱辘把冰层压碎,催促着狗快走快走,离边缘还有一段距离时,看到同村人在给孩子和狗照相,她告诉那一家人,冰下声音不对,且有冰裂,那一家人也迅速撤离,不久就回家了。

东边远处两个男人带着几个小孩玩的很嗨,难道他们没有注意到冰下的动静吗?真替他们担心。

恰逢星期日,仍有大人带小孩去滑冰,王梅心里急了,要采取什么措施通知大家呢!在入口处挂上一个牌子,上面写上小心冰裂?

不远处有一个冰洞,是孩子们玩钓鱼时凿的,旁边还有损坏的渔网和一些砖头石块,阿梅想过去看看,就在一米远的地方,一声清脆的咔嚓声,她掉头就跑,狗也跟着来了个360度的急转弯。

6/再次站在 冰的边缘,远处一对小情侣玩的是那么肆无忌惮,女人坐在木板上,男人拽着一根绳子走在前面,不时地跑两步,偶尔趴在地上,又笑哈哈的站起来,女人拿着两个铁棍,时不时地戳一戳冰层,男人跑累了就换一种玩法,女人拽着绳子,慢慢的跑着。那一对幸福的小情侣呀!

这样的画面是多少人向往的,有几个男人肯放下手中的一切孩子般的陪另一半玩耍呢!那里也是安全的,阿梅看了好长时间,决定走近一些。

往东有一条笔直的道路,狗走在前面,她也紧跟着,突然一大堆燃烧过的香火拦在前头,边上有两个橘子和一些食品。

狗狗,阿梅停下脚步,呼唤着狗返回另走他处。她想起来那些散落的头发,不知二者之间有没有关联,是不是同时出现的。

在当地有个风俗,久病不愈或小孩昏睡不醒是跟上了东西,需半夜里送一送,不知 -----也许,只有当事人才明白缘由吧!

阿梅走进那对情侣才发现,他们40多岁,衣着朴素,不像是家有产业,衣食无忧的人。阿梅在不远处看着,突然,狗望着铁门方向撒腿就跑,任凭怎么呼唤也无济于事,几分钟后,阿梅又叫了两声,狗往库区内跑了几步,又扭头朝陡坡上去了,道路上有几个男人和五六只狗,千万别是偷狗贼,阿梅三步并作两步的赶过去,原来是水碾的一个人带着三只狗,两只大的是狼青,个头小一点的是纯黑狗,那一身油亮的黑毛呀!没有一点杂色,看着真叫人喜欢。

主人讲起曾经发生的事,小黄狗还很小时有一次在公路上遛弯,两个女人在后边跟了很长时间,他就问,怎么一只跟着我们,对方说,把你这只小黑狗给了我们吧!多少钱都行。这个男的回到,多少钱也不卖。

他又说,井陉那边的人特讲究,黑狗辟邪,在那里黑狗可值钱了。

7/无

8/中午坐席时几个人议论,已进入三九。俗话说,三九四九冰上走,在这个时候是最安全的。

饭后一个小时,阿梅带着狗又出发了,这也是她最后一次带狗去冰上。

冰上那散落的头发又多了一些。

它们径直朝北进发,远处有个移动的黑影。

越往北脚印越少,轮胎印也越少,最后只剩下那么几道。

远处的树林边缘站着一个人,只有一个人,走近后,那人看着王梅,一个人走这么远呀!王梅客气的打了声招呼。歇着没事情可干,男人礼貌的应了一声。

男人往西走去,阿梅则带着狗继续朝北进发。

有贴身保镖跟着,她哪里也敢去。

其实往北穿过低矮的灌木丛就到了冶河边,也到了黄壁庄水库的入口处。边缘区域冰层约7厘米,越往中间越薄,西北边河水缓缓流淌,小水鸟无忧无虑的游荡。

她找来一个树桩砸开冰层,按住狗的头部想叫它喝口水,狗见势不妙,撒腿就跑,跑了一圈又回到主人身旁,主人一伸手,狗本能的撤的更远,用调皮的神态看着阿梅,似乎在说,主人,你又逗我。

也许狗分不清水和冰,或许遗传基因中没有冰这个概念,难道一路踩的仅仅是雪吗?

返回时速度很快,狗跑在前头,渴了停下来刮点雪吃。

陡坡东边一对男女隔着护网说着什么,两群羊优哉游哉低头搜寻食物,近处的羊群见狗靠近,都集体扭过头来,警惕的看着。

我们走到半坡时,一位40多岁的男人费力的拽着一根绳子,与他对抗的是两只半大狼青,拼命咬着绳子使劲的撅着屁股,八只爪子不情愿的在地上磨着前进,尘土飞扬,到坡底后男人才松手,笑着说,太累了,出了一身汗。

都说狗能看到人看不到的东西,难道是它们看到什么了吗!

太阳花 2019.1.13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zawen/voenpkqf.html

冰行者记事的评论 (共 4 条)

  • 雪儿
  • 漫舞洛城
  • 心静如水
  • 紫燕之约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