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雪中的小麻雀

2020-06-21 08:43 作者:孤舟簔立翁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去年天,长下的特别多,进入十二月份,一场接一场的大雪,仿佛给这座城市披上了一件巨大的白色披风,马路是白色的,楼顶是白色的,公园是白色的,就连松树的树冠都是白色的。这一望无际的白色,或许能让诗人浮想联翩,或许能让画家挥毫泼墨,也能让孩童们兴奋的嬉戏玩耍。但是,对于生活在城市之中的小麻雀来说,这无疑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办公楼前的花园里,草坪被厚厚的积雪覆盖了,就连修剪的圆形树冠,都变成了圆色白球。从窗户往外看,除了白色还是白色,只有十几只小麻雀,不是在树冠上搜寻残存的果实,就是费力地用小爪扒开厚厚的积雪,寻找地面的草籽,为了生存它们几乎不能停歇片刻。小麻雀因为大雪陷入了生存困境,它们的困境,被同一楼里细心的张师傅察觉了。他在花园里扫出一小块空地,撒下从家里带来的小米,来帮这群小麻雀渡过这个多雪的寒冬。张师傅做的一切,不仅被我看见了而且记在了心上。张师傅在扫雪撒米时,小麻雀远远的站在树梢上观看,或许有些疑惑,我们在雪地里刨雪是找吃的,你们在花园里扫雪要找什么啊?看到张师傅撒下黄橙橙的小米,小麻雀们一下子激动了起来,十几只小麻雀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好像是在说我们有吃的了,再也不用挨饿了。张师傅刚刚走出花园,小麻雀马上飞到了距离食物最近的一棵树上,这种小非常警觉,不是马上飞到地面去抢吃的,而是在树上静静的观察。不知是它们商量的结果,还是因为有个别胆大的,一只小麻雀快速俯冲到地面,叼一口小米就快速飞回树梢。有带头的就有跟的,第二只、第三只小麻雀,以同样的速度相继飞到地面觅食。不过十分钟,这群小麻雀或许感觉安全了,就一起飞下觅食。但是,若有一只麻雀飞离,其它小麻雀就马上就跟着飞走。就这样树上树下,来来回回,约一个小时,小麻雀才在树梢上停歇下来。吃饱了,也就安静了,一只只小鸟,站在树梢上,像是休息,又像是打盹,没有一点动静,这么多天吃上了第一顿包餐它们好像是惬意极了。

时间就这么一天天过去,张师傅每天上班的第一件事是给小鸟喂食,小麻雀们每天准时到这里觅食,这似乎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时间一长,一些人可能对这件事情失去了兴趣,对此不再关注。但我关注的兴趣丝毫不减,通过仔细观察发现这群小麻雀既警觉又聪明。小麻雀能辨别人,张师傅每天给他们投食,他们记住了张师傅,我在窗户里观察,张师傅走到花园的时候,小鸟站在树枝上,一动不动,等着到张师傅投完食转身走了之后,马上飞下来抢食。换了别人,小鸟马上从树上飞走,要过相当长的时间,才回来试探性的觅食,或许在它们心目中张师傅才是最信赖的人。小麻雀不仅能识别人,而且很会调整生活规律。或许是食物充足,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它们不是每天都在投食点周围转悠,而是到点来这里吃饭,上午十点钟左右飞过来,吃完之后就飞到别处,整个花园其它时间看不到它们的身影。一次我对张师傅说,晚点投食看一下这群小麻雀有什么反应。小麻雀们到点来了,看到地上没有食物,在空地上刨了一会飞到树上等候,树梢上的小麻雀,唧唧喳喳叫个不停,像是在说咋回事,今天为什么不给饭吃。过了二十分钟,张师傅下楼去投食,小麻雀们始终在树上叫个不停,有好像是在埋怨张师傅今天来晚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新的问题来了。不知是这里的小麻雀把这里有食物的消息通知了亲朋好友,还是路过的麻雀看到了,这里的小麻雀越聚越多。从最初的十几只,发展到最后一百多只,食物少了干脆不够吃,瞬间就颗粒不剩。张师傅索性买了五十斤谷子,放在单位供小鸟们食用。过了春节,地面上的积雪逐渐融化,小麻雀逐渐减少。到积雪完全融化时,小麻雀们干脆就不来了,张师傅洒在地面上的谷子,原封不动没有一点变化。我想,这些小鸟一个冬天只吃一种食物,也会像人一样非常厌食,它要到地面吃点草籽换一换口味了。张师傅说,要把剩下的谷子种在花园里,待秋天谷子熟了不用收获,让小鸟们自己食用,我说这个主意想的好,到时候我一定会帮您种谷子。

我知道,在鸟类世界里最聪明的鸟类要属乌鸦了,它不仅要较强的记忆力,而且有解决问题的思维能力,而对于接触最多的小麻雀却知之甚少,一个冬天的观察只看到了一点表象,虽然收获不多,但也非常高兴。让我更高兴的是,通过小麻雀让我重新认识了张师傅,别人的心和善行或许我不知道,但是张师傅的爱心和善行不仅我知道,整个大楼里的人都知道,小麻雀更知道。

2020年6月19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zawen/vmqrbkqf.html

雪中的小麻雀的评论 (共 4 条)

  • 漫舞洛城
  • 淡了红颜
  • 浪子狐
  • 雪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