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嘿,荆州

2019-08-15 17:52 作者:右笔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前些天,因为意外,出差去了荆州。

尽管读大学的时候在荆州公交车上被偷的身无分文,白白刚下汽车就被飞车党抢包,和彩做兼职卖牙膏嗓子喊嘶了一分钱没有,尽管曾经在荆州结束过最长的一次恋情,我还是依然很那个城市。

路过宜昌的时候,在想秀娟应该很生气,我也很抱歉,急忙想和陈冬划清界限而忘了考虑你的感受,导致大学的我们四个支离破碎的。

到荆州站的时候,我像是一个久别的人回到了故乡,在出站口叫着住店便宜旅馆之类的没一个大妈向我投来热情的目光。即使两三年没来荆州了,我依然记得左边是公交车,右边是坐的士,往前走是马路。尽管每次来荆州,他总会来接。我还是很清楚每一条街道,每一个站台。

东门外,像是多了一座关羽像,东校区那边也开了串串。物价还是一样的便宜,十块钱我都点了一盘青椒肉丝。我去长江大学南校区晃悠的时候,居然忘记了要去吃那一家的咸蛋茄子,还有我最爱的小胡鸭。南校区里的池塘里养了两只黑天鹅,那个池塘,秀娟,彩,还有白白应该还记得,那是我们为了艳遇必到的地方。这个学校的食堂,不知道味道好不好,我们学校的食堂八号窗口的拌面味道可是超级棒。这个学校的洗发店生意还是很好,大大的草坪就算是秋天,它们还是绿绿的。我们学校和他们学校的后门像是修正了一番,干净整洁。三禄已经关门了,我请客那家餐馆已经旧的不成样子了。新开了好多店子,但是那家药店还在,超市的生意也不错。男生寝室外的油漆掉了好多,古老的像有几十年的历史。医务室也还在,那家乐派应该关门了,但是那个小门,有个大男孩曾经在那等我无数次的小门还在,竹子还是很绿。像是没变,打开水的地方,不像当初我们在的时候一样到处是开水瓶。那个喷泉也一直在运作,很好看。我们学校的校训也变了,慎思,变成了多思。学校前面的草地也没人专门逃课晒太阳。不知道房价会不会还很便宜,以前静静来的时候,英来的时候,杨浩来的时候还有二十块钱一的旅馆。

我走了很久,那个我们放假会去玩英雄杀的操场被封了。在实验楼坐了一会,想起来,尸池的房间,至今没看过。说好救十只兔子的承诺也没兑现,中药比赛还是没坚持,严俊笑我穿着烂鞋子非要她请客,(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路过那家他曾经说最好吃的蛋糕店的时候,好想下车再去买一次。路过东门的饺子店的时候也好想再去吃一次。就算每一天我都告诉自己,活一天可就少一天了,我还是想做的事情没有做。年纪增长的我,学会了权衡利弊,也学会了用价值去决定一件事情的可行度。都说成都是一个人去了就不想走的城市,都说荆州是十大匪城之首,但是我依然还是很爱这坐城市。也庆幸大学在这里,庆幸遇到的室友,庆幸遇到的大男孩。

再去的时候,你可一定幸福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zawen/vkrdpkqf.html

嘿,荆州的评论 (共 9 条)

  • 雪儿
  • 诗心云卿
  • 榆木疙瘩
  • 心静如水
  • 倪(蔡美军)
  • 漫舞洛城
  • 紫色的云
  • 听雨轩儿
  • 浪子狐
    浪子狐 推荐阅读并说 欣赏。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