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如此村干部

2019-08-13 14:17 作者:糊涂人生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文革期间闹运动,村干部的权利很大,有想整谁就整谁的权利,被整者深受其害,却无处伸冤,这是我所经历了的。那个时候,我大概五、六岁,已基本上记事了,父亲被划成村里的‘人委派’,是主要的被整对象,他天天被关在村委会,不能回家,要吃我和母亲的送饭。这不仅如此,还有更可怕的,村委会为了‘报复’我家,居然将我家未建的宅基地上近二百余棵树木充公,随后又在上面建起学校。时隔几年以后,他们不愿在我家未建的宅基地上做学校了,就干脆连我家的宅基地一起,公开拍卖学校,但村里人都知道,学校是建在我家宅基地上的,无论村委会拍卖的贵与贱,并没有人要,最后只好由我家赎回。像这样的事,在我脑海里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颇使我对运动感到害怕。

时隔多年,从2009年天到2010年初,那时全国早已没有运动了,但村委会的权利还是很大。某些村干部以规划新农村为依据,低价收回了村民大片的耕地做宅基地,并鼓励村民在上面建起二层小楼。当时被收回耕地的村民,大致分成两种思想趋势:一种是打算建房者,自然愿意耕地的价钱越低越好;一种是不打算建房者,自然就不愿低价出售耕地了,但很多人又惧怕村委会的势力,他们只是背后敢怒而当面不敢言。最后村委会以2万元一亩收回村民的耕地,又见很多人有意见,只好以2万3千元一亩收回村民的耕地。像这样的事,我想上一级人民政府不一定全然不知道吧,可为什么村里的干部,还始终像一个土皇帝呢?

又时隔几年,村里的干部也是轮流着换,然而,历经几十年的风风雨,我一直在寻求一个答案,眼见村委会的干部轮流着换,可真正为村民着想的又有多少呢?为此,还以我的亲身经历说起吧,在2018年春天,我与本村村民产生了土地纠纷,为这事我不止一次找过村委会、乡政府、县信访局,但他们却始终没有一个人肯管。直到2018年秋天,我的耕地被修公路征用了,仍然没有任何人肯管,以致我至今是地失而为获得任何补偿。像这样的事,这不得不使我想起习近平主席在《心无百姓莫为“官”》说得“群众利益无小事”的贴心话语,既然“群众利益无小事”,可是我们基层的各级官老爷们,又为何没有谁肯站在老百姓的立场上,为老百姓实事求是地说上一句公道话呢?难道习近平主席的贴心话语,只是做了各级基层人民政府的一面‘装饰’或者一句‘口号’吗?这不得不使我陷入深刻的翻思!

写于2019年8月12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zawen/vbedpkqf.html

如此村干部的评论 (共 1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