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上帝的诊断

2019-04-18 09:17 作者:驿外荒泉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虽没有信教,不知道人是不是真的生来就有罪。但我现在越来越佩服基督教的原罪说---它几乎从原点上把世间的悲欢离合喜恕哀乐解释得圆圆满满!

关于人生的各种比喻:旅途,道路,小舟,流水……甚至张玲的“爬满跳蚤的华袍”,虽都不失形象,但都不如原罪说解释得彻底---市面上的各色教人处世的心灵鸡汤都不如这一碗上帝的毒汤。喝下它,简直就能一了百了!

也许基督教的高明之处正是一开始就认定人生来有罪,而不仅仅是有病---如此决绝和残忍!所以后面一切就好办,如何对待自已和他人就有了依据:既然他人有罪,就设法惩戒;既然自已有罪,那就忏悔;既然我们都有罪,那就包容。而我们传统信奉的性善论就复杂得多---童心易变,而后天行为总是很难印证人性最初的善。即然天性都善,那还需要忏悔吗?所以总是埋怨的居多。

我想如果这学说确因某个人而创立(非神的示意),那这个人该是经历了怎样的人生才能到这个高度呢。从实用角度看,如果每个人能从一开始就接受这个上帝的诊断,那就会少走很多思想的弯路,世界也会少了许多争斗。可现实中大多人无法做到这样。每个文明人都伪装得像正人君子,也预想别人是正人君子,于是匪夷所思的事就太多。

一个人一生的认识过程,几乎就是从性善-->有病-->有罪的过程,这之间总是不易跨越,需要机缘与教训,像是一级一级的考学毕业一样,这就是人性的局限吧。就像小说《黑骏马》中说得十分精辟:

“如果我们能早些懂得人生的真谛,如果我们能读一本书,可以从中知晓一切哲理而避开那些必须步步实践的泥泞的逆旅和必须口口亲尝的酸涩苦果,也许我们会及时地抓住幸福,而不至和它失之交臂.可是,哪怕是为着最平凡,微小的追求吧,想完美如愿也竟是那样艰难莫测,……而当我们突然觉得在思想上长大了一岁,并实在地看清了前方时,往事却不能追赶,遗恨已无法挽回。”(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最近看一部家庭剧,讲一些关于父母,兄妹,亲子,养老,职场,家长俚短的矛盾纠葛,还没看完,但我猜剧中各角色虽无法挽回遗恨,但最终都将走向和解,就如剧名《都挺好》。这几乎是现实中绝大多数家庭的缩影,不同的仅只是在什么时间点达成和解---最晚的当然就是在去见上帝的那一刻。

看着这剧,我就不由地想起我和我妈的亲子关系。从我记事起她总是无理取闹,不是喝药上吊就是找父亲和邻里的麻烦,言语极恶毒,一年到头家里没几个月安宁的,吵得天昏地暗,摔盆摔碗,哭闹扭打的总得好几次。我从十几岁懂事开始就赌气不和她说一句话,持续十几年,直到我得到一纸医生的诊断:她患有“双向情感障碍”。我从此释然---她并不坏,只是病了。而且据医学统计像我这样自视没病的芸芸众生未必比她强多少。于是我只能每月给她买药,设法让家人包容她,哄着她。如果没有这个诊断,也许我们至今仍是对立如芒刺。

哪怕我舅舅早就给我说过我妈是“病人”,父亲也委婉说过,言外之意是说她是个“疯子”,但青少年时的我还是无法相信这个现实,我确信她是坏人,恶人。曾经看到一篇网上流传的文章(像是电影《樱桃》的蓝本),我就觉得文中“我”的境遇虽如此悲惨,但还是比我强一些,邻里都知道他妈是疯子,至少可以包容她,不至和她计较。但我妈这情况是不易得到谅解的。她言语恶毒,常人难忍受。即使是家人都难以接受,更何况外人。邻里几乎明里暗里都和我家结着仇,对我们家人的情绪也是复杂的,同情,鄙夷,蔑视,厌恶都有。我家在他们眼里几乎就是脓疱般的存在。

我妈很早就信基督教,虽然不能改变她在家吵闹的本性,奇怪的是我不曾听说她和教友起冲突,似乎只有在教会里她才能与人和平相处。其实我明白,不是她变好了,而是上帝的子民都学会了以罪人呵护罪人一样的态度和她相处。而我是个俗人,相信的只是人间医生的诊断,所以不能更早地谅解她,平白多了十几年的郁结。

在往后的日子里,我不断耳濡目染各样的家庭,仔细审视寻思,发现这天下圆满的家庭真是太少,总是有着各种各样的缺憾,带着或重或轻的病,未必会比我家幸运多少。现实中的每一个家庭,每一个生灵几乎都是千疮百孔,在外表艳丽多姿之下都藏着痛楚的脓疱---挤了就痛,不挤也痒。但是,如果每个人都有精神科医生那样的见识和肚量,那人间十之八九的深仇大恨都不过是像一颗青痘一样的小小闹剧。

高世麟(2019.03)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ibi/vyfwpkqf.html

上帝的诊断的评论 (共 7 条)

  • 草木白雪(李淑芳)
  • 林深时见鹿
  • 紫色的云
  • 水莲花
  • 心静如水
  • 雪儿
  • 江南风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