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心有大爱,忧患写诗

2020-04-19 19:05 作者:摆渡居士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读《一诗一史一基态》

摆渡居士

(星期日)

提到诗人林静,摆渡马上会想到“宁静”一词,但仔细一想,“树林里的安静或者宁静”应该更妙:既让人想到“宁静致远”,更让人想到的是“与大自然与树林有关的宁静”。

林静,一位多才多艺的诗人,她在诗歌、音乐、书画等方面的造诣,让身为教书匠的摆渡甚是仰慕。摆渡与诗人林静在网络间偶然相遇并成为微信好友时间两年,虽然交流不是很多,但摆渡在她的作品中与其有不少的共鸣,她居然希望我给她的诗歌《一诗一史一基态》写诗评,摆渡受宠若惊却又有些胆怯,不敢发话,因为摆渡虽然糊里糊涂读过一些小说散文和诗歌之类文字,甚至还糊里糊涂涂鸦过不少文字,但对于文学、对于诗歌,既没有专门的学习,也没有专门的培训,根本就是门外汉。

一方面盛情难却,另外加上摆渡一直以来有喜欢在学生面前或网络间他人的作品后涂鸦几句的老毛病,于是斗胆唠叨一回,说说自己一些不成熟的看法。(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在组诗《一诗一史一基态》中,诗人林静以诗写史,更写世态,其笔锋之犀利,不像是一位女性;其情怀之真挚,不像是一位旅美诗人。该组诗感情饱满,而且富于哲理,是发自肺腑的感情抒发,是审视人间兴衰更替之后的理性思考

诗人一开头,就写到:“无尽之海拥抱黄昏”,在笔者看来,诗人笔下的“海”,除了指书画之海,更是知识之海,生活之海,人生之海,社会之海,因为书画艺术反映的是现实是生活。“心软不是坏事/但在面对/唯利至上者时/却是巨大的弱点”短短几行,更是含蓄地写出了从古到今,人与人、国与国“弱肉强食”的残酷现实。

笔者一开始有些有些疑问:为什么诗人林静在诗的开头写海拥抱的是“黄昏”而不是“黎明”?当读“唯利至上者”、“忽悠级专家”,读到“恢弘的大明宫”、“巴黎圣母院”,还读到了“官场、情场、商场”,就不再疑惑了。原来,诗人是以诗写史、写世态,隐隐暗示了“黎明前的黑暗”,隐喻了对“和平和谐、富强美好”未来的渴望,笔锋犀利而不乏真性情、真情怀和大智慧。

诗人林静在诗中写道:“有分歧需要坐下来谈/而不是动辄诉诸武力/但有时候少数拳头/却总战胜理智”。是啊,人与人,国与国,分歧是难免的,关键在于解决分歧的方式方法。诗人林静的笔在不经意间,写出了有人违背“坐下来谈/而不是动辄诉诸武力”的众望,简单粗暴地“用拳头战胜理智”的现实。

诗人林静不像时下许许多多故弄玄虚、自以为是,在诗中让通感的修辞泛滥成灾却引以自豪而且四处炫耀的诗人。林静的诗,既有孩童的率真,又有哲人的理性,更把人文关怀和忧患意识融入了字里行间。她的诗只用平凡的陈述,只用简单的隐喻,却含蓄而又不乏通俗地让读者明白了诗中的哲理,明白人类历史的更替规律:比如“时间前行的齿轮/谁也无法阻止其转动/天子与诸侯更迭/烽火接连烽火/江山如画万里云烟”;比如“有多少大院老宅/就有多少分甭离析”;比如“东风西风/谁都躲不过/背后阴风”;比如“有多少感伤/就有多少纪念”。

不信?她继续写道:“只有拨开黑暗迷雾/才能窥见光明面目”

诗人笔下的“黄昏”应该不仅指是时间意义上天色渐晚时的黄昏,更是暗喻了人类历史长河中国家兴亡的黄昏。“日之夕矣,羊牛下来”,黄昏时刻,人欲归家,游子思乡。黄昏之后是黑长夜之后才是黎明。人人都向往黎明,个个都追求光明,但我们都必须走过黄昏、走过漫漫长夜,走过个人、家庭和社会的黄昏与长夜,才能够最终迎来黎明的曙光。

林静,宁静,宁静致远。身处异国他乡的旅美诗人林静,与众不同,不随波逐流,心中有国有世界。她的该组诗也罢,其他诗歌也罢,很少写那些写被人写腻了却依然继续雷同的美丽情,而是在阅读历史、审视社会、洞察世事和感悟人生的基础上,更多的是以犀利的笔锋写自己对于人,对于社会,对于世界,最深沉的忧患意识。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衰。人世间,只有那些像诗人林静一样心有大爱,充满忧患意识的人,才喜欢张大双慧眼看人、看事、看社会,才能够挥洒妙笔写人、写事、写世界。不信?请看组诗的总标题《一诗一史一基态》。还不信?请看组诗最后一首的结尾:

“条条大道通罗马/奈何历史的崩盘/却一茬紧接一茬”

摆渡喜欢林静老师的诗。

2020年4月09日与稳坪社区攻坚队

附(一)林静简介

林静,旅美诗人,现居纽约。1973年出生于昆明,后成长于广东。1990年开始写诗,次年移居北京,2012年移居美国。2006年与黄秋远发起创办《新文学》杂志并担任主编,曾任多个画展策展人、主持全球征文活动、两度获美国西蒙斯国际诗会邀请、主编“中国国画家系列丛书”并应邀为各大报刊撰写乐评,早年音乐作品曾多次被北京国家大剧院和中央歌剧院演出。2015年应北京中华世纪坛中秋国际诗歌节艺术总监、诗人严力先生邀请为诗歌节创作组诗《月光曲》并在开幕式上朗诵。曾连续三年获美国作曲家、作家及出版家协会“年度作家奖”。现任世界书画家联合会及国际音乐交流协会艺术顾问。林静的丈夫,诗人画家、音乐家;儿子黄天戈十多岁,音乐神童,交响乐作曲家、钢琴家。

附(二)林静组诗《一诗一史一基态》

(1)

无尽之海拥抱黄昏

毫无疑问

在百科全书里

诗歌和哲学

语言秀中的翘楚

心软不是坏事

但在面对,

唯利至上者时

却是巨大的弱点

总有那么些

典型水神

竭力于牛皮之路

狂扯学贯五车

例如某讲堂

忽悠级专家

兴许为了利益或孩子

很多家庭秀尽了恩爱

但却并不妨碍

第三者的存在

捏着鼻子装不知道

三角对峙状态

很多时候

酒宴的最终诚意

是取决于酿制物的年份

而不是主人的热情

(2)

多数人都明白

有分歧需要坐下来谈

而不是动辄诉诸武力

但有时候少数拳头

却总战胜理智

表达歉意或谢意

无论于谁

都并非自来熟练

当然演员或业务员

也许有例外

语言的魅力

无疑是强大的

同样的话

有些人叙述起来平淡无奇

有些人则像脱口秀

或者竞选秀主角

无论掌声背后或结果如何

只有拨开黑暗迷雾

才能窥见光明面目

最善于用华丽辞藻

来歌颂自己的

不是人类

而是各路大神

(3)

夜晚细节

和多数记忆

在反复重温后

虚幻而失真

就像玉门关的风声

时间前行的齿轮

谁也无法阻止其转动

天子与诸侯更迭

烽火接连烽火

江山如画万里云烟

一纸遗诏

地狱走人间

漠北的种种传说

最终都被掩埋了

层层黄沙之下

不管远或近

都如似幻

真实的

也许只有白骨而已

长安玄武

城门内外

生与死对峙

金陵划江

紫薇与命格

都在路上逍遥

无数时光

瞬间灰飞烟灭

恢弘百里的大明宫

到头来不过是

一片发黄的背景

(4)

多少百年红火

见证着荣光

如何炮灰彻底

有多少大院老宅

就有多少分甭离析

青苔逐日蔓延

花不再杂草繁盛

但观良辰

最后归于沉寂

无论是基督山伯爵

还是巴黎圣母院

东西方的故事

本质上

并没有多少区别

(5)

外史记儒林

真假写古今

现形的

何止是官场

情场商场

场场数黄金

东风西风

谁都躲不过

背后阴风

拆东墻补西墻

说到底

源于一欲之念

(6)

有多少感伤

就有多少纪念

携裹死亡

天雷作伴天命

三宫六院当然似锦

六朝古都也罢

弹丸之地兴起

竟以大陆毁灭为代价

军火走皮包

地产吹医疗

前门一夜暴富

后门倾家荡产

西北的风哟

刮起的莫非是糖

而不是沙

条条大道通罗马

奈何历史的崩盘

却一茬紧接一茬

2017年9月19日凌晨,纽约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ibi/vxzybkqf.html

心有大爱,忧患写诗的评论 (共 5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