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伪皇宫观今思古

2019-03-11 10:42 作者:溪边听雨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十几年前去过伪满皇宫,那时只开放几栋主楼。东西御花园,防空洞,书画楼,跨院内务府,学苑,西御花园这些带有生活气息的建筑都未开放,仅仅是历史陈列,都是带有政治意义的历史建筑。今天再次参观几乎所有的建筑景点都开放参观了,大大小小的建筑,充分显示了溥仪这个末代皇帝的日常生活。

来到旅游服务中心,这里宽阔大气,在外面看着不是很高大,进了门才感觉宽阔明亮的大厅典雅庄重,各种简洁明快的宣传版面,购票说明,让人耳目一新。靠墙的地方,和走廊里都放着一溜两三米长,上面铺着暗紫色布艺的座椅,可供游客坐下来休息,在景区里这种座椅举目皆是,看来是真想让人们细细的参观景区,可见是和以前的参观氛围有所进步。服务中心北侧大门是庄重的讲解员办公室,不时的有身穿深蓝色衣服,头戴船型帽,如同空姐一样装束的讲解员出出入入。讲解员看来都经过正规培训,一个个身姿挺拔,走起路来不摇不晃,头正梗直挺胸抬头的样子,绝没有横倚在哪里,弯腰曲背的懒散模样,可见景区管理的档次。卫生间的设施大气整洁,自动冲刷的便池光可鉴人,还设有蹲便,坐便和方便老年人,残疾人的带扶手的便池,灯光柔和明亮。走廊上,门前台阶上,售票窗口前的过道上都铺着柔软的红地毯,走起路来悄无声息,偌大的售票厅人们说活走路悄无声息,没有前些年旅游景点那种大呼小叫的情景。墙上贴着旅游守则,旅游须知,看来国人的旅游文化认知,发生了质的变化。

这几天气温下降,游人不是很多,售票处开了两个窗口,不时的有人走到窗口买票,没有拥挤,没有排队。售票处两侧都有介绍购票方法价格的电子标牌,黑底白字,发着银白色淡淡的光。拿着老年证递给售票员,售票员认真的看了老年证,抬头看了我一眼,看来是核对照片与本人是否相符。然后就听见打印机嗞嗞的响,一张免费参观票打印出来,售票员从窗口下方的投递口将票和老年证递出来,直到我伸手接过票和老年证才收回手去。

说起买票,不禁想起早些年到火车站售票口买票上车的经历。那时候也许是购票的乘客多,络绎不绝的购票人流,从售票窗口排到售票处大门口,二三十米长排购票的乘客发出不同的声音,只听得购票大厅里嗡嗡的响,震得人耳膜生疼。难怪人家售票员一个个和斗鸡眼似的看着每一位购票者,不耐烦的把票和找回的钞票扔到窗口,下一位购票人已经迫不及待的将钱递到窗口了。再宽阔的售票厅也显得拥挤不堪。不但是售票厅拥挤不堪,候车室也是人满为患,排队等待检票的人排着几十米长的队伍,身边放着大大小小的行李,包裹,网兜,塑料袋,无论男女老少都疲惫不堪,面色焦虑,眼光游离。每当检票开始,检票出口就挤得水泄不通,根本没有秩序,检票的铁路员工声嘶力竭的喊着,推着,拿着检票钳在每一个乘客的硬质车票上剪下一个豁口,以示乘车里程的开始,一直到十多分钟后乘客的人流才会在绕过几道弯之后走到检票口,检了票慌慌张张的跑着经过站台去上车。满满的站台都是人,你挤我,我挤你,背着大包小裹拉着孩子,大呼小叫的上了车。车票上没有座位号,谁先上了车,谁就可以到没人的座位上坐下,后上来的无论老少都得站在过道里。将包裹放到行李架上,等到火车汽笛拉起长音鸣响,蒸汽车头轰鸣着,呼哧呼哧沉重的响着,不堪重负一般缓慢的驶出车站大家的心才放下来,和身边不认识的乘客们攀谈起来,那些坐在座位上的人们更是拿出塑料袋的食品,放在窗前的桌子上开始了拥挤不堪的旅程。

旅游景点购票也是不容易。九几年到北京景山公园游玩,迷宫一样的铁栏杆,左拐右拐,挤满了人,排了近一个小时的队才买到门票。

买了票(确切的说是领了票),出了服务中心的大门,顺着指示牌指引的方向,从容不迫的走入博物院的大门,顺手用手机拍几张照片。参观的人们三三两两的走在路上不时的交谈着。有一群人在手里拿着小旗的导游引领下走进大门,手里都拿着参观券,服饰和周围的参观者有所不同,嘴里说着日语,看来是参观的旅游团。(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来到检票口是一排带旋转栏杆的入口,检票口的一侧站着身穿深蓝色服装费安检员,拿着电子检测器在你身前身后不经意的一晃,完成了安检。参观者将手持的参观券上的识别码在入口处的感应器上一碰,身前的绿色感应灯亮了起来,向前走近旋转栏杆,旋转栏杆轻巧的向前滚动,参观者就进入参观区了。没有验票的时候旋转栏杆是推不动的,这就预示着没有参观券的人是不能进去参观区的。

宽阔的伪皇宫门前广场路边立着参观区指示牌,平面图,各种方向指向各个景点的位置,到了景点旁边还有景点介绍牌匾,介绍景点的历史由来,建筑年代,在这里发生的历史事件。公园里的景观灯古朴的深绿色,鹅卵石路面四通八达,曲径通幽,园林中景观树木提醒着人们昔日的皇帝,皇妃,曾经在这里驻足。让人们恍惚的感觉到那些皇族大臣们在这里的树丛中穿梭的身影。

顺着柏油路一直向东,在多年前参观过的同德殿门前经过,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白色的游泳池,据说是溥仪按照西方的习惯在这修建了这座游泳池,有时候会到这里看那些年轻人们在此玩耍戏水,至于皇妃们有没有在这里展露曼妙身姿就不得而知了。试想想起来,如果被皇上看到赤身露体的还是不太舒服吧!但是大热天的在这里没有皇帝观看的时候,惬意的游泳感觉应该不错,可惜游泳池有点小,也就十多米宽,三十米长,两米多深,想来这个伪皇帝修了这么个,现代看来如此简陋的游泳池,有点有伤国格,但是在八十年前那就是别具一格,首开生面,不简单了。

游泳池南侧有一假山,巨石嶙峋的山前向东方向,有一不起眼的出入口,出入口前立着一块标牌,走近一看原来是防空洞,想来也是御用的设施,所以入口设置的很隐蔽,不走近还真有点看不出来。山洞入口是一铁门,也不知是不是原装的,锈迹斑驳的门上刷了暗红色的油漆,坑洼不平,但是没有破损。走入门内是一米左右宽的走廊,有一向下的水泥楼梯,一直通向二十多米深得地下。想来走下去太消耗体力,只是在楼梯前驻足,略有思考赶紧退回出口,那里又进来一些游客,窃窃私语着,探索着走开。据说这个防空洞并没有用过,只是一种战略准备,以防不测。地下通道据说是通到火车站和军营,以保证皇帝在危机时刻可以安全逃脱。

延路向北,绕过同德殿,就是一座二层小楼,这是溥仪的书房和藏经阁。一楼的右侧有一房间,一张座椅,三个模拟溥仪和文人作画的蜡像,溥仪聚精会神,低头凝目,运笔绘画。书桌周围有一圈矮桌,上面用玻璃罩着一些玉石雕刻的印鉴,注明是溥仪用过的闲章。靠墙还有一个大的玉玺,却说是乾隆的篆字印信。旁边有一张桌子,桌上放了大小不一的一些胶章,墙上贴了一个说明标牌,是游览盖章处。一些胶章连接着红色的细绳固定在桌上,还有几个印台,里面有红色的印泥,可供游人在这里随意的盖章留念。

一位讲解员坐在展室一角,眼光散淡,不知在看着啥,面无表情,也许是接待太多的游客已经麻木了。她第一天穿着这套庄重的服装上岗的时候,肯定是目不斜视,含笑奕奕,热情洋溢,充满阳光的接待游客。也许是在有重要游客或者众多国外宾客到来时,再堆起笑脸,打起精神上前讲解吧!对零星散客就不屑一顾了。

楼上几个房间分别是放着佛经和唐宋等前朝名家的书画。其中有一幅杭州的长轴风景画卷,描写杭州山水,细腻微妙,行人,曲桥,荷花,游船,商贩,推车的,牵马的,大人,孩子,淑女,杠夫,惟妙惟俏,堪为书画珍品,不愧是皇家收藏。仔细一看原来是溥仪离开紫禁城时带出来的真品,流落多年,又回到原地,供游客欣赏。也是烽火连年幸存之物。

书画楼西侧,门前标识的是图书资料馆,很多工人正在施工,木梯,跳板,比比皆是,虽未注明禁止参观,却也令人却步,避而远之。出门往回走,看到东侧的建筑物,门前还有检票口,但是一幅通知挡在门前,却是正在维修,谢绝参观。

一路又回到以前参观过的同德殿,寻到正门进入,和十几年前来又是一幅景象,原来后面封闭的走廊也开放参观了,每个房间门口都有一只桌子,上面放着铜质的介绍牌,每个房间的用途,曾经发生的故事。里面放着仿制的座椅,书柜,衣架,沙发,模拟的写真蜡像。让人们又回到那个帝制的时代,冷清的情景,日裔的国事监察,想来作为儿皇帝的溥仪肯定是不会开心,但又无可奈何,因为没有关东军的扶植,就没有伪满洲国的皇宫。这个依靠外国军阀势力苟延残喘的伪政权,活着真是不容易。

五十年前大串连的时候去看过沈阳的故宫,那时是大清王朝进关前最兴旺的时候,王家气派昂扬斗志萦绕其中,几口煮肉的大锅,飘着奋发向上的香糯气息。宽广的皇宫大院,各自独立的八旗分立的议事厅,穿着各色战衣,长袍马褂的旗人穿梭其中,号令声声,旌旗猎猎,王家傲气真是不可同日而语。再看伪皇宫就有了很多的阴寂之气,长长的走廊,昏暗的烛光,也许还有后妃们吸食鸦片的暗香气味,就是全然没有了朝气。

走出同德殿,看了其他几个熟悉的展馆,又来到后面的总务部,内务部,西花园,都没有看到哪管如故宫一个小角落那样大的厅堂殿宇。那时曾经住过故宫,如今幽居在如此狭小的伪皇宫,弹丸之地的溥仪不知是何感想。真是此一时彼一时也,好景不在了吧!

溥仪短短八年的复辟想,黄粱美梦,还没到高潮就谢幕了。逃逸,被浮,战俘营,一代不可一世的皇帝被改造成一个普通老百姓,自食其力,回归凡尘,象征着不可一世的封建帝国彻底灭亡,也让那个一心想吞并华古国的帝国梦想破灭。结束了封建锁国,带来中华民族上百年的灾难,结束了八国联军几乎踏平了华夏大地的梦幻

解放,开放,崛起,中华民族重新走上发展的康庄大道。

走出展厅,踏出大门,一缕阳光迎面而来。重新回到充满阳光的大地,走在我们自己开辟的一片新天地再次让人心情开阔。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ibi/vxrkpkqf.html

伪皇宫观今思古的评论 (共 5 条)

  • 雪儿
  • 海洋的宽容
  • 听雨轩儿
  • 浪子狐
  • 漫舞洛城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