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风雨春秋话往昔

2019-11-17 01:26 作者:江枫  | 1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风秋话往昔》

其实,我并没有想去当什么作家,当我走出四川通江县铁溪元坝大山的那一刻,我不知道前途在何方。我曾站在川东北达州那破旧的火车站徘徊了很久,很久……

人为的现实已经把我逼到没有任何退步,虽然躯体里仍然流淌着青春的热血,但曾经那颗一颗红心两手准备的热情早已死去。在开往云南昆明的列车上,一位江西姑娘曾经问我:“当兵的,你碰过女人吗?望着她我纠结了很久。我问她:“怎么谈起这样的话题?她说,你就说你碰没有碰过女人嘛。哦,非要回答你这个问题吗?她点了点头,是的。呃,应该碰过,不过只是昙花一现。她问,什么是昙花一现?我说,就是她望着我,我望着她,瞬间,就各奔东西了。她笑了,她说,看你傻里吧唧的。你是不是当兵当傻了?我没有回答……”

在战争结束的那天,我的心里有的不是兴奋,而是那种空落落的,说不出的滋味。望着硝烟仍未散尽的群山,还有那些搭拉着脑袋刚刚从战场上走下来的,那些头发蓬松,满脸污垢扛着枪互相搀扶而活下来的人,以及那些我认识的和不认识的战友们时,我的眼眶里潮湿了。也就是从那刻起,我似乎明白了,此刻的自己只不过是一个活着的行尸走肉。心中涌动的仍然只有那酸楚的感觉在肆意地流淌……

站在中越边境的我,在微微的风中已经茫然不知所措。此刻的云南文山,像个大冰库。

秋天的边界线上,活着的我们早已失去了曾经的兴奋。一张哪来哪去的红头文件,它让所有从硝烟中走出的活人一片茫然。大概就是从那时开始,我决定放下枪杆拿起笔杆,浪迹天涯不是最终目的。我要把我经历的人和事写下来,不为别的,只为让后人记住那些为了共和国而牺牲的战友们……(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在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金钱时代,在权利与金钱交替腐蚀的环境里;我开始了真正的创作。我要把十年里死去的战友和活下来的战友,用另一种方式写成小说,我要用自己的笔把他们,把自己留给后人去评说。我的江枫战地情诗和江枫散文诗.相约在春天两书是一九八零年在云南富宁县开始创作的,当时,我是以日记的方式进行的。

当我看到那些肥头大耳的贪官们搂着美女花天酒地时,当我看到曾经的战友没有倒在敌人的枪口下,而是为了名利,为了私欲的膨胀倒在石榴裙下时,当我看到那些骨瘦如柴的百姓,他们仍然衣不遮体时,《刘庄往事》这部抗清反朝,争取民主自由的长篇小说便在我的笔下诞生了。我把我的战友和自己都融入到这本书里。

此刻的我,唯一能够对人们要说的是;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被鱼肉的百姓,何时会举起反抗的大旗?那只是个时间问题……

而我更加坚信的是、无论是那些曾今的辉煌,还是曾今的羞涩;都会随着岁月地流逝而埋进那苍茫的大地。现在的作品缺少了很多真实的一面,我不知道大作家们为什么要这样。人生不过百岁,又何必遮遮掩掩。死只不过是一种形式,千百年后没有人会记得你的过去……

我唯一值得沾沾自喜的是:在我的有生之年完成了都市反腐长篇小说《乳峰上的哲学》,《芦苇花开时》,《风流年华》和两部长篇军事小说《刘庄往事》及《硝烟滚滚将军路》的创作。另外还有江枫战地情诗,江枫战地情歌,随笔,散文等作品的整理。

我的文化底子很差,参军前只读过中学。有很多想到的事情,想写却写不出来。我在创作中,所有的字词句都是抱着那本新华字典打着攻坚战。尤其是我的那首战地情《歌躺过河流走过山川》曾经有人问我,你那个躺过的躺怎么是躺下的躺?对于这个问题,我始终没有做过任何解释。没有解释的理由:我想他们都是文化人,如果连这点意思都不明白的话,我想,中国的高等学府应该解散了。虽然我的文笔不好,但我却真的看不起那些拿着国家俸禄而闭门造车的作家。让我傻笑的是,就他们,连真正的战场是个啥样都没见过;居然写起军事文学。军事文学要求的是逻辑严谨,涉及到的层面广泛。真正的战场上,无论是敌人还是自己,开战前的第一项工作是打掉对方的炮兵和重机枪阵地;而不是一个劲地冲锋。说实话,我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编出来的……

不是我看不起他们,而是他们的笔下缺少了一个从战场上走下来的军人,那种真正的骨气。所以我在网上曾经说过:“一个没有骨气的文人,他不配当作家。”虽然引起不少人的谩骂,但我的心里却很舒坦。

个人的成功有时是一种机遇,有时是一种巧合。不管是哪一种,有一点是共性的。个人的行为,它是决定所有事物走向成功与失败的基础……

我的前半生有点像我笔下的苦儿,而唯独不同的是没有当上将军。有人说:努力就会成功,可我见过很多人包括自己都努力了;可是并没有成功。如果把所有的努力堆集起来,那么、可以堆满世界的各个角落。

相反、那些看上去没有什么大志的人,那些任其发展的人,他们却成了成功榜上的佼佼者。突然间,我发现了他们成功的秘密,只要你的心眼足够的坏,而表面上是足够的傻,那么,成功是没有问题的。这、就是现实对奋斗者的穷追猛打……

1988年的秋天,随着对越战争的结束,随着百万裁军和个别人的权利需求,以及哪来哪去的那张红头文件时,我才忽然明白自己的存在不仅仅是个笑话那么简单,自己和死去的战友相比,简直就是一个莫大的羞辱……

我在构思苦儿这部书的时候,我想起了那些曾今为了这个国家而牺牲的战友们,还有那些在贫困线上挣扎的战友们。

我好想写写他们,可是我知道,这样的作品一是没有任何刊物敢于发表,二是时政更不会让它绽放一点光芒。如今,不少人淡忘了英雄的存在,在他们看来这是一个和平时代,谈论英雄有这个必要吗?而我想说的是,一个连英雄都可以忘记的人,他根本就不配做人。英雄是一个民簇的脊梁。一个国家不能没有英雄的存在,英雄是一个国家繁荣的支柱。因此、我把自己和他们的经历融入到了这本书里。只有如此,人们才能听到我那真实的心脏还在跳动……

此刻的我、突然间,脑子里冒出这样一段诗来。不管你在那里看到它,我希望你能用音乐的方式把它蕴藏在你的心中。《我们是不死的灵魂

男声独唱:红红的太阳照在战场,我们穿梭在那血染的山岗。我曾不相信死亡很快乐,却让我置身在那残酷的战场。云南的野果把我养,牵着衣襟摘下它;分给战友充饥寒。风里雨里是兄弟,风里雨里如同一个亲娘养!

男女合唱:我怎么也不会相信,谎言的伟大。却被那如山的谎言包围在战场!当我从硝烟与焦土中走来,那些像看怪物的目光,才让我心凉。我们不是一群要饭的乞丐!我们是一群保卫疆土不死的灵魂!请收起你那鄙视的目光!

女声领唱:有人说鲁迅的作品最经典,可是,你并没有来看看,这满山遍野的尸体有多么壮观!有人说徐志摩的诗最美,可你并没有来看看、这血染的山川有多么壮丽!我们是一群不死的灵魂,我们是一群从硝烟中走出的军人!

女声独唱:看吧!这燃烧着篝火的阵地,没有哪个作家的诗与之匹配。看吧!这烧焦的泥土和那炮火呼啸的战场,那才是人间最经典最伟大的作品!看吧!在那硝烟滚滚的战场,有我们的呻吟与欢笑!那,才是最美的作品。

男女合唱:你可知道?有多少个年轻生命停止了呼吸?在临终的那刻,连妈妈都没有来得及叫一声。你可知道,有多少个血肉之躯,永远留在南疆的山山水水?血与肉筑起了不朽的长城,青春与情永远守护着边境!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ibi/vvdfbkqf.html

风雨春秋话往昔的评论 (共 13 条)

  • 残影
  • 红叶香山
  • 淡了红颜
  • 雪儿
  • 傲雪红梅
  • 浪子狐
    浪子狐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
  • 雨季

    雨季“大概就是从那时开始,我决定放下枪杆拿起笔杆,浪迹天涯不是最终目的。我要把我经历的人和事写下来,不为别的,只为让后人记住那段为了共和国而牺牲的战友们……”给您点赞!

    赞(0)回复
  • 丫丫

    丫丫好文笔!!赞

    赞(0)回复
  • 雪

    雪,欣赏,问好。

    赞(0)回复
  • 江枫

    江枫回复@雨季:感谢你的鼓励,祝您愉快。

    赞(0)回复
  • 江枫

    江枫回复@丫丫:很久没有联系,感谢你的鼓励。

    赞(0)回复
  • 江枫

    江枫回复@雪:祝您平安幸福。

    赞(0)回复
  • 希望

    希望我是文化公司的资深编辑,看你的文章挺不错的,风云吐於行间,珠玉生於字里,很有意义。可挑选部分作品传给我,我帮你入驻我们的《当代评论家文选》《中国诗词散文集》《当代作家文选》《当代散文家文选》《当代诗人文选》《我的母亲》《共和国的公民们》《荣誉市民之歌》《中国博客精选》《中国作家文选》大型史诗纪实图书。 请加微信mingwen138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