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张说《论语》·连载208

2018-07-17 05:37 作者:张关林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张说《论语》·连载208

8.21,子曰:“禹,吾无间然矣。菲饮食而致乎鬼神,恶衣服而致美乎黼冕,卑宫室而尽力乎沟洫。禹,吾无间然矣。”

(注释——间(jiàn):原指空隙,这里指批评、非议的意思。菲:微薄,菲薄。)

(白话)孔子说:“我对禹没有可批评的地方。他自己吃得很坏,却把祭品办得丰盛来孝敬鬼神,自己穿的衣服很粗劣,却把祭服做得很华美,自己住的房子很低矮简陋,却全力修筑田间沟渠。对于禹,我没有可批评的了。”

(张说)对这段话的解读,如果完全根据字面含义,就没多大意义了。我们要把“孝敬鬼神,认真祭祀”,视为当时的国家大事,不要看成在搞迷信。在人类早期,把群体凝聚起来的意识形态就是图腾崇拜。没有这种意识形态,人类群居就不可能。图腾崇拜的具体信仰内容渐渐消失,继而转化为群体仪式感。仪式,是使信仰与情感崇高化的手段,仪式感,能加强群体的集体自豪感,是巩固社会与国家的重要手段。可见,大禹一方面在尽心尽意办好国家大事,巩固群体的集体归属感,另一方面致力于搞好农业生产,关心人民的物质生活,而自己的生活很艰难,但根本不在乎。这就是孔子对大禹只有推崇、毫无意见的原因。

人类进入社会的初期,领导人都是真正的公仆。这是什么原因呢?很简单,物质极其匮乏,私欲根本没有膨胀的余地。比如三个人结伴去办一件事,三个人缺一就办不成事,而每天的粮食只够半饱活命,如果有人多吃,就有人饿死,那就办不成事了。这就是限制私心膨胀的物质情况。人是很懂得主次轻重的,不可能为了一点私欲而导致群体毁灭。这就是人类早期,领导人不得不是公仆的客观原因。(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物质生产发展了,有了剩余产品,私欲膨胀就有了可能,从而进入“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私欲膨胀阶段。中国社会从大禹之后就进入私心膨胀的家天下阶段。于是,社会管理的最重要内容,是限制权力的私欲性。反腐败就成了历朝历代的老生常谈,中国从北魏时代开始,就明确规定官员受礼是犯罪。每个朝代的结束,本质上都是极端腐败惹的祸。腐败,是社会物质较为丰富之后,就开始与权力结伴而行了,政治清明与黑暗,只是腐败的程度而已。无论什么制度,概莫能外,因为权利与腐败结伴,是人性使然,与制度无关。

我们什么时候能再回到真正的公仆时代呢?在理论上也很简单,就是物质极大丰富,丰富到没有什么东西可诱惑私欲了,这时候,真正的公仆才能批量出现。在此之前,只能用品德教育来生产海瑞、焦裕禄等相对公仆,但这类公仆肯定是极少、极少、极少的。

《论语》第八部分结束。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ibi/vuygskqf.html

张说《论语》·连载208的评论 (共 6 条)

  • 心静如水
  • 王东强
  • 淡了红颜
  • 听雨轩儿
  • 倪(蔡美军)
  • 襄阳游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