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自省

2020-03-02 11:25 作者:林老家户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今天,马永青微信说,现在禁足在家有时间,我们合伙写小说吧。他说他想做一个内心美丽的流氓,引用那句:“一切从我第一次遗精时开始”。

我说你是连队宣传员,不能幻想流氓,只能给团场精神文明吹吹喇叭。我写不出人物的原因是熟悉而单调,就像写的没有韵律自由体式的伪诗,在这个小环境里上班30多年,就像门口拴着的那条狗,偶尔仗着人势狂吠几声,现在绳子没有了,我也就没有着力支点,只好夹着尾巴缩到洞里。

马永青问我看过贾平凹,王朔的书没有?我是有钱打麻将没有钱买书,看薛兆丰辩论,买了一本《经济学讲义》也没有翻几页,看了也记不住,年龄大了,喝酒把脑子喝坏了。

一篇小说从自己这个小环境出发,怎么也走不远,信息社会造成同质化,你的经历的人和事,可能在兵团170多团场2000多连队同时上映,没有值得留下的记忆。现在的影视剧作品,一个英雄人物,从军阀混战打到抗日,指挥了解放,套用多个英雄人物,拓展被多次引用的经典战例,形成一部可歌可泣的英雄史诗;一部现代电视剧,能把改革开几十年间某个领域惊世骇俗的成果,由一个人来主导历史进程,似乎不太理解“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真正动力”;一部古装剧,以一个国家为载体,江湖英雄上山入水,日行千里,衣服一丝灰尘都没有,不需要细节推敲出的空中楼阁。信息闭塞的时候,看一部作品反映一个时代的历史,一个地区的地理文化,那些描述令人向往,作品有代入感,独立的人格成为时代文化符号的载体,激励我们向善;而不是任何人都能成为作者,对故事可以任意的演绎来抓住读者眼球。

马永青说,一个团场的宣传,需要文字、视频、歌舞、真人秀等形式来表现,现在不是那么重视,没有企业文化,大家像飘零的蒲公英,没有泥土扎根。

我觉得一个阶段宣传侧重点不同,我们要解决信仰的问题,信仰的力量,一种是约束自己,另一种想约束别人,“大多数人想改变这个世界,但却极少有人想改造自己”而产生不良思潮。2019年嘉兴图书馆一年举办5000场活动,可见文化需求的空间极大。(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马永青思绪良久说,用文字耍流氓,是好的切入点,但需要极大的勇气。的确,生存不是问题,自由才是远方;生存都是问题,自由更是远方。远方不是山高水长,是心中那条难以企及的想;许多人不是教徒,但心中的天堂和你的天堂相拥而居,一个永远在你够不着的前方。

学习别人难且不易,听教授们的讲座,显得自己无知透顶,揣摩别人作品的格局,自己没有一间房空间格局,看看当代名人传记,不可复制那个时代 想学习是一件痛苦的事,印证自己智识一无是处。啰嗦这些,不过是每天看手机,接受碎片化信息的结果,或查询自己想要的信息,完善自己打造的空间,更加自信而固执走自己的路,因为给你推送信息都是你喜欢的;接受碎片化的知识来源是相当一段时间的文化符号。---林老家户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ibi/vuuobkqf.html

自省的评论 (共 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