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散文随笔】一杯日本清酒(下部)———记96年清华往事之四

2019-06-14 21:29 作者:飞翔的鹰耿彪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散文随笔】一杯日本清酒(下部)

———记96年清华往事之四

回眸之间,几十年的光阴流逝了。脑海里的东西时闪时现,昨天的情感世界里的人和事情清晰可见,有如就发生在清晨的晨光之中一样。这一段人生情感的经历,或多或少让人值得一生去怀念,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和“奋斗过的特殊经历”。

咱们再说,这时杨聿的女朋友大白兔陈玉锦嚷嚷道:“哎!哎!我说大哥,不对啊?咱们国家西瓜太普遍了,多向日本出口不就把西瓜价钱降下来了吗?”。这时,杨聿在我身边坐着突然横插了一句:“咱们西瓜,出口到日本?你是想当汉奸呢?还是卖国贼?宁可咱们自己吃它、扔掉~”。这时,我在杨聿左侧椅子上逗得哈哈直乐。大师兄颜晔在餐桌对面冲着我说:“彪子,别乐,有什么可乐的,咱们国家每年向日本出口的水果量海了?有什么可乐的?胖鸭从来就是与他哥顶习惯了?”。这工夫,杨昭看了一下我笑了一下而后举着高脚杯说道:“彪子兄弟,我弟弟虽然是大学生,但是他说话没人愿意听,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其实就是咱们国家的西瓜白白奉送给人家,日本人也不会要,因为农药、化肥残留含量太高,日本人的吃的农产品,全部百分之一百是纯天然产品,即便有一些植物试验区生产出来的农产品,植物的化学量限制也是最负低值数标准,再者一说日本一直是按照着北美国际标准,也就是说美国标准来种植、生产、销售农产品。你别介意,来、来、大家喝酒、喝酒~”。此刻,杨昭一仰脖子便“咕噜”一下把高脚杯里的日本清酒喝了下去。

这时,杨昭坐在那里继续说道:“哎!哎!你们别瞎扯胡说八道了,我留学日本这几年里,在日本从水果到蔬菜、以及平时吃的米、面、粮、油全部是天然产品,进口带有化肥成分的是不允许的,日本人完全按照着北美标准进行进口标准,尤其在吃得上十分严格控制带有化学成份的吃的日常用品,尤其在吃饭上。不像我们八十年代初期引进吸收了欧洲七十年代标准,完全按照着国际欧标进行种植、生产、成品、投入市场~”。

此时,白孟晨举起来高脚杯说道:“行啊!行啊!咱们就谈小日本鬼子了,只不过是发达经济国家而已,不就是有钱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再过一些年头,当咱们国家经济水平达到小鬼子水平时,小鬼子也就不牛逼了,没什么了不起的,来、喝酒?谁当汉奸谁当去?咱们管不着,反正我不当汉奸。”。这时,杨聿的女朋友大白兔陈玉锦忙闹笑话地说:“孟晨哥,当一回特务也不错吗?当一回好特务,至少可以有钱花?有权力、有地位、又风光?歪带帽子、斜愣眼、腰跨王八盒子?多有派头,就跟螃蟹似的横着走路?”。这工夫,大老白(白立辰)哈哈一个劲地笑着,并且伸手用手指点着说道:“行啦!大白兔,就我哥这熊样,还想当汉奸别闹了,够条件吗?那都是大人物,小小老百姓当汉奸,你别人了,当特务条件都不够?”。这时,大家哈哈一阵子全部都乐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此刻,杨昭急忙放下手里的高脚杯,连忙摆手示意说道:“哎!哎!未来弟妹,我可不是当汉奸去了,一年几十万人、上百万人去日本旅游、留学、购物,难道都是汉奸、特务吗?你这叫上纲上线,狭隘意识作怪,那可不行啊?井底的蛤蟆,小天小地,可不行啊?咱们必须胸怀天下,拥抱太平洋才对。”。

这工夫,九师兄张煜一边举起来高脚杯喝了一口并继续说道:“行吖,一口酒弄到三十年代去了,谁要是汉奸、特务我头一个把它打成脑血栓,行了别谈论没有用的了。都弄到特务那里去了。你得眼光太高了吧,这些东西是你谈论的吗。对了,哎?杨昭,日本的自动化水平有什么特点、现在什么水平,现在在计划经济时代里特殊地域空间,用的全部是力量型的特殊体系。但是跨越了几十年之后我们的智能化、数字化、机器人化、高智能型体系的出现改变了一个旧的社会构造体系,在脑力横行的智能化时代里,一切的物体表现出来的是“新形态下的社会体系”运行模式。

此刻,我对面坐着的大哥大老白(白孟辰)忙放下了筷子,接着看着九师兄张煜说道:“未来世界的构造体系,是建立在现在咱们的智能化基础研究的前沿技术之上,没有咱们前沿研究的思路,哪里会有未来世界的数字化、智能化、以及虚拟五维空间的世界变成真正的新生活空间呢?”。这时,杨昭忙摆了摆手冲着大哥大老白(白孟辰)说道:“技术的研究建立在观念之上,没有先进的观念与理想,那就无从谈起未来世界新生活体系,那可是在高智能化下管理、在智能化下运营的生活环境、一个全新的数字化下的生活环境,观念陈旧、何来智能化无人管理体系呢?这是一个十分宏观的庞大的技术体系支撑着的?”。

这工夫,大师兄颜晔推了一下正用筷子夹牛排的我问道:“哎!彪子、你说呢?”。此刻,我只是对杨聿烤的酱牛排感兴趣,便随便应付道:“哎、老九说得我听了,那叫虚伪主义,我觉得还是先吃饱肚子,什么智能化?当饭吃吗?首先啊!人得务实、来!杨昭、再来一盘酱牛排、你也太小心眼了,就用这么一个小盘子,放两块牛排,谁能吃得饱啊?难道你在西方发达国家学习的就是弄虚作假、虚伪主义吗?太小心眼?杨聿、来、来、你家有没有大海碗,给我弄一大碗?”。此时此刻,我的话语一说出口,在场的大家“轰”的全笑了,而后一个个全是摇头叹气不出声了。

此时,杨兰哈哈乐了一会,便冲着我伸出秀气的大拇指赞扬道:“好,师兄、老百姓、关心的是吃饱肚子,这是人类的最真实、最务实的基本条件。民以食为天、饿着肚子谈理想信念,那不虚伪才怪呢?不过,师兄我得先纠正一下,我们家冰箱里边一下子牛排,不怕撑破肚皮随便你怎么吃,小盘子放两块牛排,这是西餐一惯的吃法?跟西方发达国家的虚伪主义沒关系?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在西方发达国家里,老百姓也只是关心吃饭问题?没人关心政治哲学问题?只有少数搞政治的人才会关心时局变化的。”。

就这样,大家你一言、他一语,互相谈论着———

当时,我们几个人在二师兄杨聿家里,大家共同讨论了历史朝代的兴衰、日本人当时的生活、政治、哲学、民主进程、以及日本人对中国的政治发展方向与差距。同时又进行了对于民主主义的讨论。杨昭作为研究员(日本)研究的方向是东亚历史为主攻方向,杨昭详细地与我们讲述了历史上、政治上、哲学思想上、人文上、以及日本人的特点、习俗、性质、传统、特别的海洋习俗等等。就这样,大家谈论着正兴致浓时大门的门铃响,不一会功夫走进来一个人——

那天下午,陈玉林来到了杨昭家的别墅,这时我们六个人正在一樓餐厅吃饭呢。当时杨昭在会客厅领着陈玉林来到西侧餐厅给我介绍了一下,其实我们二人早就认识,所以握了握手互相之间聊了两句,并且问道了我的老朋友张耀怎么样?还在不在北京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了?因为前两天老朋友张耀电话打到了学生寝室说准备调到上海市,正好调回到了自己的“家乡上海”特地告诉一声,并且把最新的家乡上海市的住处通信地址、单位地址、电话号码、以及bb号交给了我。

这工夫,杨昭从客厅走过来招呼陈玉林上楼,并冲着吃饭中的我们几个人说了一句“有私人事情要谈”,好友杨昭便领着陈玉林去了三楼自己的卧室。不一会,我们几个人便吃完了非午餐、非晚宴的饭局,而后杨聿见意大家去二楼他的卧室,并且让女朋友大白兔陈玉锦去烧咖啡。就在我们几个人在杨聿房间天南海北、海阔天空、一阵胡侃之时,杨昭走了进来并且说道陈玉林有急事回北大单位去了。

这时,杨兰和大白兔陈玉锦端着一盘咖啡碗和咖啡壶走进了杨聿房间,我们几个人一一端起来一杯咖啡。不一全功夫,一楼客厅传出来一阵阵电话的铃声,杨昭便急忙转身走出了卧房。

后来,杨昭接完电话之后,便走到我身边冲着我说道:“彪子兄弟,让他们先聊天,我现在要去见一个人,正好给你引荐一下,其实我说她的名字你也认识,她刚刚来电话让去一趟,正好我们与菁英公司签订一份合同书,我过去办理一下,你跟我去一趟给你引荐、引荐?”。我正端着苦了巴叽的咖啡小碗正发愁呢,因为巴西产的纯咖啡比老中药汤子还苦、还涩。

这时,我忙放下端着的咖啡小碗问道:“哎!杨昭、菁英公司不就是农林学院研究所的研究员邵鸣她姐夫开的那家吗?对了前天傍晚我和你弟弟、七师兄强子,还有无线电系的陈凡一块在大校门门口碰见了邵鸣,当时邵鸣安排在一校门对过的老北京风味烤肉吃的饭,当时是邵鸣邀请我们去的~”。

此刻,大师兄颜晔坐在柔软的日式沙发上,一边喝着杨兰煮的咖啡转脸冲着我摆了摆手说:“彪子,你跟杨昭大哥去菁英公司吧,我和你几个师兄一会回清华校武装部办个人的私事去,我们几个晚上在宿舍寝室等你,对了,师弟,昨天上午的采访海鹰的那篇稿,你整理完了吗?”。这工夫,我正准备回答师兄的问话,杨兰静悄悄地走到了我身后用手拍了一下肩膀说道:“哎小师兄,茶水沏好了,给你~”。我忙转身冲着面前的小师妹笑了笑回答:“谢谢,不喝了,你大哥现在让我跟着他去东城的邵鸣姐夫的公司,这不正好!我还想见一见农林学院研究所的研究员邵鸣?对了师兄,昨天上午的采访海鹰的那篇稿件写完了,就是没有修改、重审、你回去在枕头底下呢,你拿着校正一下,再交给大老白吧?实在不行直接交给主管萧生,让他直接审查不就是完事得了?”。这时,大师兄颜晔坐在柔软的沙发上一挥手,而后冲着我说了一句:“好了,这事我安排不用你操心了。”。

不一会功夫,杨昭的司机便走了进来,我与大家交谈了两句便与杨昭和司机走出了卧室。

第二天,上午八点。我与大师兄颜晔去对门北大中文系找许辉、赵莹玉和巩汉新三个人时,又一次碰上了(北大马列主义学院侧道林荫路上)研究员陈玉林。我们几个人在北大中文系教学楼下聊了半天,主要是研究一下明天早上八点在北京大学中文系搞的“中国传统诗歌现代诗歌研讨会的事宜”。大家畅谈着古代诗歌、散文、与近代西方诗歌发展、以及走向形势。

后来,大家走到中文系左侧的人文学院东一幢教学楼时碰上赵树礼教授与严复之研究员(科学院的),大师兄颜晔、陈玉林、杨昭走了过去与他们聊了几句,而后我们去了去了李兆基楼,陈玉林、杨昭取了一份档案袋,而后我们顺着第三教学楼林荫通道走向了农园餐厅、大家吃了一顿饭,在农园餐厅里大家一边吃饭、一边聊着清华学生协会与北京大学学生会的协作与共同开展爱国主义教育事情,以及明天上午在北京大学中文系的研讨会、以及下午在清华学生协会举办的中国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研讨会,以及清华大学第一本校内“军事校刊”的发行会。

这一次的午餐聚会,是一场现实主义与虚伪主义的辨证,同时也是兄弟般深厚感情的交融。更是普普通通老百姓对东、西方文化差别的认知与感受,通过吃一顿西餐烤牛排和酱牛排,体现出了认知感上的不同和差异。

清华大学好哥们儿、虽然家庭各异、档次高低不同、家庭贫富差距天上、地下,阳和下里巴人,但是真诚的友情、尤其是亲如兄弟一般的师兄弟深厚的情感,完全跨越了一切的条条框框、打破了很多校规、同时也打破了很多限制,正因为兄弟般的深厚感情,正因一个师傅下的亲如兄弟,多少年了我也是怀念那一段共同生活的情感。

不过,有一点不同的是师兄弟之间的深厚感情,跨越了一些因素的条条框框的制约和限制。深厚的感情与真诚的往来,更进一步增加了彼此之间的信任,同时也体现出来哥们之间生活上的差距。也许这就是真实的生活,也许这就是大都市人(北京人)与小城镇人(下里巴人)的差异与差距。

更能说明,彼此之间下里巴人,阳春白雪的不同和相同。

不过,有一点相通的那就是深厚的“师兄弟感情”,所不同的是生活上的差异而已。

【全部完】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ibi/vunrpkqf.html

【散文随笔】一杯日本清酒(下部)———记96年清华往事之四的评论 (共 5 条)

  • 浪子狐
  • 紫色的云
  • 雪儿
  • 心静如水
  • 听雨轩儿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