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惠州随笔

2019-06-28 18:06 作者:鲁公青夫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星期五,儿子请了一天假,我、老伴、儿子、儿媳和孙女,我们一家五口去惠州度周末去了。儿子、儿媳平常工作都很忙,每天回来都很晚,有时星期天也不休息。孙女幼儿园虽说放假了,但星期一还要上暑期班,时间也比较紧凑。这次度假其实也是抽空,另一则是放松一下紧张的身心。

今天是“至”,车外气温达到摄氏37°,车内开着空调,倒也没感觉多热,对广东这样的地域来说,这样的气温已经相当“客气”了。看青岛天气,现在气温才二十三、四度,那是多么令人垂涎的数字,已经是可望不可得了。从青岛来深圳已经五年来,对一辈子在北方生活的我,已经渐渐适应这样的天气,来深圳主要任务是照看孙女。

深圳的夏天酷热难耐,有时高温天气,在家吹着空调,我常常想,从前没有空调,甚至没有电风扇,那时人们是一种怎样的生活?!在古时岭南地域是荒蛮、偏僻之所,之所以没有中原地区繁荣、发达,是不是因为这里气候太炎热?苏东坡当年就曾被贬谪至此,从雕梁画栋、灯红酒绿京城,来到几千里外的荒蛮之地,估计苏东坡心理落差还是巨大的。在惠州与东坡相关的命名很多,像东坡路、东坡纪念馆、东坡公园、东坡小学、东坡酒楼、东坡商场、东坡诗书画院等等,东坡文化涵盖了道路、商店、餐馆、学校、公园、文化机构、日常用品等等,仿佛那遥远岁月的痕迹,透过那看不见渗透力,渗入了每个惠州人的现代生活,与历史遥遥相应,至今影响着人们的生活。苏东坡是900多年前的北宋绍圣年间,被放逐来到此地,他的到来,为这个落后的“蛮貊之邦”带来了全方位的文化新气象,从文学、经济到自然生态保护,从宗教、勤政到民俗、民生,无所不包,影响深远,至今仍为人们所感念。苏东坡与红颜知己王朝云的情佳话也是传为美谈,他们经常游览惠州西湖,留下千古名句“欲把西湖比西子,浓装淡抹总相宜。”王朝云不幸染病早亡,苏东坡亲自撰写的《苏文忠公朝云墓志铭》,王朝云墓位于惠州市惠州西湖景区孤山之上,苏东坡纪念馆旁,是惠州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苏东坡在惠州共待了3年,留下了500多篇诗文,很多至今脍炙人口,其中最著名并被后人津津乐道的应该就是“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的诗句。“日啖荔枝三百颗”与李白的“会须一饮三百杯”当然是夸张语,要是真一天吃三百颗荔枝,非撑死不可。现在,正是荔枝上市时节,今年吃的荔枝都是“妃子笑”品种,孙女就非常爱吃荔枝,那洁白、圆润、充满甜汁的荔枝,咬一口甭提多美了。难怪杨贵妃喜欢吃荔枝,每次吃荔枝都会想起“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的诗句。

车子下了高速公路,直奔预定的酒店去了,我们并没有去惠州市里,有机会一定去看看苏东坡纪念馆,拜谒一下王朝云墓,去感受一下一千年来苏东坡留下的文化气息。车子穿过巽寮镇,到达惠东县的平海镇,预定的“檀悦豪生大酒店”坐落在最东端的海边上。在酒店大堂前下了车,门前的伺应生殷勤的把行李从车上搬到大堂。儿子、儿媳去办理入住手续,由于是周末,且正是旅游度假好季节,办理入住的游客排起了长队,但工作人员说,旅游高峰应该在下一个月学生放假后,现在还不是高峰。

酒店大堂东西通透,并非封闭空间,大堂里略显燥热,好在免费供应矿泉水。大堂天花板两边,各安装两个巨大风扇,估计直径至少得有七、八米,这么大直径的风扇,转速是很慢的,但扇叶最顶端的线速度估计是很高的,这是我见过的最大乘凉吊风扇。小孙女照例在大堂到处玩耍,这次是我与老伴轮番“屁颠”跟在孙女后边。距上次来惠州已经八个多月了,小孙女明显又懂事多了,看着孙女茁壮成长,很是欣慰。

终于办好入住手续,乘电梯上楼进入房间,哇!真凉快!冷气开的很足。房间东西朝向大窗户,向西看:不远处一块块水池,应该是水产养殖池,听当地人说养殖的是虾和螃蟹。再远处是一片高低错落的山,猛一看,高低错落的山就像是龙鳍。记得在井冈山游览毛泽东旧居时,远处就有一座山,那山的起伏形状确实像“龙鳍”,被当地人称之为龙鳍山。向东看:面向大海,浩瀚的海面一览无遗,向东南方向延伸,应该就是我们的南海了。酒店是由五座三十三层高楼连在一起,呈扇形面向大海,酒店规模宏大。往下看:扇形中间是酒店的游乐场地,由若干造型各异的泳池联通,泳池有各种儿童水上游乐设施,池水都不深,孩子们戏水乐而忘返。偌大的场地,都是儿童游乐场,酒店里也有室内儿童游乐场,我的印象这个酒店打的是亲子牌。(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穿过这些泳池游乐园就是沙滩了,沙滩的沙子有点粗糙,有几处沙子里含有破碎的贝壳,赤脚走在上面有点硌脚,远不如巽寮湾的沙滩洁白细腻。这里是外海,海面宽阔无垠,海浪高达三十公分,甚至更高,对我这个海边长大的人来说,倒也算不得什么。正是退潮时间,一家人早就换好泳衣,冲进大海,海水一点也不凉。孙女坐在她的塑料充气游泳圈上,爸推着她在海里冲浪,一个浪头过来,掀翻了游泳圈,孙女一下就蒙入水中,紧急捞上来,少不了要哭几声。而我带孙女时也同样被浪头冲的站不稳,孙女第二次被浪掀翻蒙入水中,还好,孙女屏住气,表现十分勇敢。

由于是退潮,海水较浅,儿子往深一点的地方游了一下,回来身上就多处被海蜇蜇伤,红斑处瘙痒,我身上也不明原因的起了十几个小米大的疱疹。我问酒店安全员,海里有没有鲨鱼?安全员说曾就出现过鲨鱼,但没有鲨鱼伤人事件发生,看来这南方的海,还是得敬畏。安全员还告诉我,十年前这里还是荒芜的,“檀悦豪生大酒店”也仅仅开业不到五年。游客大都带着孩子,要么是成双成对的情侣,看到游人如此蜂拥而至,不仅感叹改革开放人们的生活确实提高了很多。

有人在水里摸蛤蜊,我也试着在沙里摸,没想到砂里蛤蜊这么多,最多时一把能抓起十个。孙女也在水里摸了几个,真切的让她体验了大自然神奇,增长了知识。可惜蛤蜊太小,只有指甲盖大小,当地人称之为“沙白”,不一会,孙女的小塑料桶就摸了半桶,还摸了几个寄居蟹,带回宾馆。按我的意思,这半桶“沙白”用水壶煮一煮,就是鲜美的海味;可孙女坚持不能打扰它的生活,要把它放回大海,孙女善良、纯真的心不能受到伤害,第二天我们就把这半桶“沙白”,统统撒回了大海。

这两天都是在酒店吃自助餐,只是在来的那天,在路边饭店吃了一顿海鲜,清蒸鲈鱼、麻辣虾虎、海胆炒饭等,依然是那么鲜美可口,价格也不是很高,完全可以接受。酒店的自助餐花样繁多,美味可口,但吃着总是不舒服,总是吃的太撑,这样吃饭食估计对身体是无益的。

该返程了,天气多云、微风,预报有,这样的天气其实是非常惬意的。高速路上车流如梭,倒也顺畅。下高速没有多远就到家了,推开家门共同的感觉,哇!到家了,还是家好!这时我想起一个成语:“梁园虽好,不是久恋之家。”度假胜地、五星级酒店,也没有陋室更温馨的了。

2019.6.26于深圳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ibi/vulspkqf.html

惠州随笔的评论 (共 4 条)

  • 时空线索
  • 王东强
  • 行动者
  • 雪儿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