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遥寄天国——给老头子的第卅封信

2018-04-16 16:19 作者:一地小麦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老头子:

天热起来了,白天气温已是三十四度,据说北京都达四十度了,不知你那边能风凉些否?全靠你自己注意保重了。

今天咱俩顺藤摸瓜不规则追忆一下旅游结婚后第一次丑媳妇见公婆的那些片段吧。

从南京回来后,先在我家宿了一。第二天早上,咱俩就出发北上三十里迈步去扶风桥漕上村见你的父母、我未谋过面的公婆大人了。

路过华阳小学,你领我先去拜见你的校长爸。只见他电线杆样的太过瘦高的个(你说是一米九三),短平头的头顶还生了个小肉瘤,又足足增高了一公分多,两只猫头鹰似的眼珠深深凹陷在眉骨下,走起路来两臂晃荡着,活像生理卫生课上同学掮着的石膏做的“人体骨胳”。他文绉绉的,让喝茶,重复着一句话,“你们回来啦,很好很好”。我很想笑,又不敢笑,努力克制着自己,不一会,咱俩就告辞直奔漕上村了。

路上你告诉我,因为从小被你奶奶宠坏了,你爸近乎五谷不分、四体不勤,你还讲了几个关于他的轶事、趣事,让我捧腹!你说家里的里里外外、大大小小的事全一揽子由你妈一个人扛。她做事利索、泼辣,嗓门特大,属虎,又是妇女队长,大家直呼其为“老虎婆阿姆”。我心里打鼓了,我这只一直被呵护在老妈翅膀下的小母鸡该不成当她的吃菜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你们的漕上村真够大的了,河的南岸、北岸两排房子足足有好几十户吧,应该是我娘家村庄的三倍多。你告诉我整个村庄除了你三弟(排行第三)的岳母家是外姓人(苏北逃荒来),其余全姓许,是同宗的。旧社会里的族长就在这个村子。这时传来一个大嗓门妇女的聊天声,你说,她就是你妈。

咱俩走到你妈面前,你笑嘻嘻地说,“妈,我俩回来了”。我也已记不得到底有否叫这第一声“妈”了。她个子不高,一米六不到吧,皮肤黑黝黝的,一双高度近视的眼,看东西就像用鼻子闻,对于咱俩的突然到来,她不卑不亢,表现得很淡漠!完全找不到为她的老儿子终于成家了的欣喜!

饭桌上,比你大一岁的叔叔倒客气一声“今天没有什么好小菜招待你们啊”!你妈立马:“种田人家,有什么吃什么,过日子的,要咋招待?”显虎威了,我不吱声。

饭毕,你三弟的妻妹上门来玩了。她那时还是个初中生。一见我就直奔主题对我说:“大阿嫂,西面这间二进的房子全部给你啊!”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没加思索脱口回答:“我不要,连一块砖、一片瓦都不会要的。”“真的吗?告诉你吧,这边的屋全是你家老太公的小老婆的儿子的。东面这间直到后头猪舍才是兄弟五个的房子。”(现在的计算也就是二十多米长宽三余米的狭长的老式木结构平房。)天哪,怪不得那天我姐问你时,你答非所问转着弯只说“我们兄弟五个一个比一个帅气,我长得最难看了,而且力气个个大”。不过我那时确凿不想待漕上去,我指盼着你把我带离田埂,当穿鞋袜的工人,我对房子一点不感兴趣。

你真会设计,居然在猪舍、茅厕兼浴室这五味之屋能用土坯硬围得巴掌大一块你的栖息地,而且后来成了咱一家四口七年多繁衍生息之所!

忘不了的镜头还有见你那三个弟弟的第一面。(老二弟还没有出狱)。如你所言,一个个都很帅气、结实,特别是你四弟,一张白干净的国字脸、一付虎背熊腰的好身板,真的是帅呆了,酷毙了,可就不知你们是从哪里觅来的——每个人身上都穿着一件长短不一旧得变灰白的棉大衣!最小的五弟头上还外添了一顶旧鸭舌头解放棉帽,真正是电影里长征途中八路军穿的差不多离,够山寨!怪不得你每次到我家除了工作服还是工作服。

你三弟的儿子很可,圆圆的眼睛、圆圆的脸蛋,会叫你大伯伯了,见了我有点怕生。

咱俩好像没住下来,当天又向南三十里了。后来咱俩进了扶风农机厂,成了双职工,在漕上生活了八年。这是后话了。在这期间,从你三弟媳嘴里得知,你妈曾向她家表态:老大我是不会帮他成家的。你们生了男孩,立个祠给他养老防老就算,其它三个儿子也讨不到老婆的。。。怪不得你妈第一面给了我不咸不淡的脸!她也有苦衷。那天我们临走时给她留下的一家子的礼物,她看了以后一定多少有点欣慰吧,当然,更多的肯定是无奈。

原本农村固守着重男轻女、多子多福、多子脸上光彩的封建思想,因为穷困,一下子反倒成了多子多遭难了,该怨谁呢?

今天就回忆到此吧,先给你打预防针,下次我要给你揭伤疤啦!

注意身体

忘不了你的老太婆

2014年5月31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ibi/vuhrrkqf.html

遥寄天国——给老头子的第卅封信的评论 (共 5 条)

  • 襄阳游子
  • 淡了红颜
  • 草木白雪
  • 心静如水
  • 雪儿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