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走过难忘的那一年

2019-07-29 09:57 作者:雨季  | 2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那年,在我事业道路上的一次不算是很小的转折正值岁末年初,是承前启后继往开来、或是业内人常说的“编筐窝篓重在收口”的季节。岁月匆匆,斗转星移的光阴再次轮回,不知不觉家中墙上刚刚更换的新黄历就又翻到了让我难忘的那一页。

就是那一年我离开了我非常熟悉、也几乎是为之奋斗大半生的 “三农”战线,以不平静的心情踏上了一片陌生的土地。

我是农村的根苗,进城后我没有脱胎换骨,仍与农村人有着特殊的感情。在参加工作数十年的时间里一直从事着我钟的事业,同志们和我开玩笑说你这个屯子人就和屯子的事脱离不了干系了。

在这个战线我还真有过一段轰轰烈烈的过去,头上也曾套上过一道道闪亮的光环。有些夸张,我获得的荣誉证书啊,可能比三次产业划分的门类还要齐全,堆集起来可不是一个小的立方体积。省里的、市里的,什么先进、什么模范…… 用赵本山小品的话说,糊墙也足够左一层、又一层的了,若不浪费估计还会有剩余!

正当在这个战线拼搏奋斗别人看到是一帆风顺的时侯,我也感到有让我不乐观的一方面。这里的农村属于城市的近郊,农业在地方经济中的所占比重很小,耕地不及农业大县中一个生产队的规模。但机构很庞大,这个乡,那个局、站的一个都不少。

俗话讲庙多神儿就多,吃闲饭没事琢磨事的和尚也就多。有些神儿、有些和尚根本没有什么真本事,很难修成正果,也念不出什么好经来。可他们是被册封的神儿、被册封的和尚,有自己的庙。尽管功夫不高,他们也不肯于像真神、真和尚那样的虔诚修炼。吃饱了、喝足了总得出来散散风、亮亮相,念念咒语、练练法术,也好让百姓们知道我的存在。哪怕咒语、法术都是假的,影响了和谐、玷污了空气也算没白吃这碗斋饭。(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本不疯狂的我竟在失眠的时候产生过一闪念的疯狂假想,假想这条战线的这一大队人马我们地区全部取消政府供养,把财政减少的工资支出直接让农民受益,效果会更好,农村经济早就腾飞了!

我经历了当地基层的一次次的精简机构,其结果是机构一次比一次臃肿。道理不复杂,机构精简的阻力不是被精简对象的本身,而是来源于操控精简的领导者们内部。他们管理机构的大小多少是与利益成正比的,这就决定了大张旗鼓的精简机构很大程度上就是一场闹剧。

猜想哪个地方、哪个战线都不同程度存在,现实中就有那么“一小撮”,似乎天生就是不甘寂寞的高手,平时总喜欢摆出一幅“人物”的面孔,装腔作势。正事无术,整起关系来是极其有术,靠研究上层路线、靠耍手段过日子。我鄙视这种人,我更不愿意与这种人共舞。古人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若改变不了环境,环境就会把你改变,除非你另辟蹊径。我学过哲学,这就是哲学里关于辩证法的对立统一规律,这也是人类生存的法则。

长痛不如短痛,急流勇退是睿智者最聪明的选择。经过一段时间的深思熟虑,我正式提出了调离的请求。关于我的工作变动,一时还引起了不小的争议。从大单位到小单位,从行内到行外,从综合部门到专业部门,很多人不理解。当然也有些人认为这是他们自导的一部成功作品,对于“小人”的表演我毫不在意,“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因为我有我的胸怀。

实际我是持着蔑视的态度来到这个新领域的,到位后才感到自己捡来的担子是那样的重,日常业务也不像自己想像的那样简单。一切都需从零点起步,犹如是刚改嫁入门的媳妇处处难,能否被认可、被接受是我开创未来的前提。

面对这样的形势,我始终保持克制、冷静的态度,稳抓稳打,沉着应对。坚持走自己的路,不受过去条条框框的束缚,确定自己的战略战术。力求在薄弱环节方面有突破,力求在原来的起点上有创新、有提高。

经过近一年的努力,我加强了横向纵向的协调,理顺了方方面面的关系,工作有了大的起色,上上下下的都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不久我又在向顶峰攀登的一个台阶处重新竖起了一面红彤彤的旗帜。

我十分感谢昔日与我风同舟、一同战斗的同志,也非常感谢彭云志、闫丽、尹海立等现在主管部门领导和吴爱峰、翁秀锦、包宏坤三位搭档,是这些贵人在我最困难的时刻伸出了友谊的手,对我的工作给予了鼎力的支持和帮助,注入了巨大的正能量,这样我才顺利的度过了那段灰色的时光。

那一年我面临的是一次痛苦的、也是正确的抉择,在我走过的道路上留下了一条充满艰辛、坎坷和曲折的深深足迹。值得欣慰的是最终还是到达了一个理想的站点,我也暗暗地庆幸自己能够踏进这片洁净的土地。

在历史长河中,那一年是最为平常的一年,可是在我的人生征途上却是最为不平常的一年。

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一年!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ibi/vswbpkqf.html

走过难忘的那一年的评论 (共 23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