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众生何平等

2020-04-21 09:07 作者:诗心云卿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佛家们一向宣扬“众生平等”,但是到了最后也不得不感概“世事无常。”了

曾几何时,我们的革命先驱的初衷和目标也是消灭阶级,消灭剥削、建立一个没有阶级,没有剥削,人人平等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为了实现这个初衷和目标,可以说,多少革命先驱是置生死于度外,多少有革命志士和热血青年是抛头颅,撒热血,其中牺牲了生命的更是不计其数,多少有识之士人抛弃富裕舒适的家庭走向革命道路,一批倒下一批又继续努力奋斗,前仆后继,而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为了建立一个没有阶级,没有剥削,人人平等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

老百姓是朝也盼来晚也盼,盼星星来盼月亮,终于盼来全国得解放,终于盼来一个新的社会。可是人间理想多是,人人平等变成空。新的时代的建立,却来个土改阶级定,土改就土改,没有说的,一个朝代的建立,实行的是均田制,目的让耕者有其田,这个无可厚非,而且是非常有必要的,但却要偏偏来个阶级成分划分,评阶级定成分的先决条件是穷人与富人的划分,而对于穷人不究其是什么原因而导致其贫穷,同样地对于富人也不问什么缘由而成为富人的,反正只要是穷人一律都评为了贫下中农而高人一等,而富人则统统划为地主富农而低人一等,其实大的地主,官僚资本家早跟着老蒋跑了,想抓也都抓不到了,想斗也斗不到了,留下的只不过是一些小地主,民族资本家,结果小地主,民族资本家来顶缸,当替罪羊。对于穷人是翻了身做了主人,对于地富则是打倒和批斗,进行血腥镇压,血淋淋的屠杀,游街和戴尖尖帽,直至人身攻击,总之一系列带有人身侵犯和人格性侮辱的手段都使了出来,即便能够侥幸活下来的地主富农在以后将近30年的时间里也轮为了人人都可以践踏一脚的贱民。而在那个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地主富农和他们的子女是没有人权,没有人格和尊严,没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没有当兵,当工人,没有升学的权力,甚至婚姻都受到了限制。贫下中农对于地主富农以及他们的子女谁都可以踏上一脚,大人小孩谁都可以任意打骂,在那个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地主富农以及他们的子女都是受气包,被打上时代的烙印,被贴上了时代的标签。

不错,在旧社会,恶霸地主固然有,那只不过是少数害群之马,但大部分也都是秉承了中国民族勤劳致富,勤俭持家的传统美德而战战兢兢地的生活着,而他们的财产也不一定就是靠什么剥削而来,其中有多少也都是经过几代人的辛勤劳作积累起来的,他们还要承担旧社会官府的苛捐杂税,应付地痞流氓的敲诈勒索,担惊受怕土匪的烧杀抢掠,而他们之中也不泛深明大义之人,怎么就来个一刀切了呢,看问题得实事求是,一分为二。其实富人为富不仁者固然有,而穷人又何偿没有为穷不善的呢?

而在土改时期,其中还有多少穷人是被冤枉地划为地主富农的,美名其名曰是破落地主。另外还有多少是矮子里拔将军呢?也就是说如果一个村子没有地主富农就把富裕中农甚至本来应该为中年成分的人家提拔为地富成分,还有一些二牛懒汉,地痞流氓因为鸡毛蒜皮,芝麻绿豆的小怨小恨的挟私报复,还有的二流懒汉嫉富似仇,妒富如虎等等不一最终上升为阶级成分的划定。

我外婆家才三分多的田地,我外公的父母一代是熬酱油卖逃生活,而我外婆外公一代则是做豆腐讨生活。只因为一个原国民党反动派团长的弟弟,解放前的黑恶势力金维七在解放前死了老婆看上了还是小姑娘的我姨妈而没有得逞,而黑恶势力头目金维七在解放以后却是摇身一变当上了农会主席,他的一帮假牙,即什么可麻子也是土改时期的什么主任和村长,掌握着划阶级成分的权利,所以就把我外婆家硬划为了破落地主而遭到迫害,从此一家人是劳改的劳改,死的死。在85年的时候,我曾在报纸上看到一则报道是,本来那户人家才有三档茅草房,当然也没有什么田地,可是由于跟农会主席吵了一架就变成地主成分了,当然也就影响了子女的升学,儿子升学考试是年年考试全校第一,可是由于地主成分政审不过关。而我们村子碗窑村根本没有土地,解放前都是租种周边村子人家的的土地,可是土改时期居然一下子跑出几十家地主富农来了,后来才知道大部分都是由当时的村长仲庭风提出的,他还说如果不把这20多家人划为地主富农他就不当这个村长,怎么当时的工作组就被仲庭风给吓住了呢?其实每一个时代最不缺的就是人,穿绿的还没有去穿红的就等着了,俗话说“死了张屠户照常吃猪肉。”难道去了一个王二麻子就没有张三麻子来上任了吗?(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其实无论什么时代,如果不是由于天灾人祸和疾病的影响,那么最穷的一群人是一些什么人呢,无非是一群二牛懒汉,地痞流氓混混子,偷鸡摸狗的二流子,这些人吃喝嫖赌抽外加吹(吸食鸦片)样样在行,收的吃借的赌,有钱有米就大吃大喝,无钱无米就干困起。

每一个时代,对于具有勤劳致富,勤俭持家的中华民族来说,二牛懒汉,地痞流氓混混子,偷鸡摸狗的二流子,黑恶势力,一向都是生恶痛绝的,但是土改定阶级成分的时候却让一些二流懒汉,地痞流氓钻了空子,并且最终还让这些人成为这样那样的农村基层干部。

由于工作组在土改定阶级成分的时候,不分青红皂白只要一律是穷人都认为是好人而定为贫下中农成分,并且最终评阶级定成分的时候,偏偏还任用和重用一些二牛懒汉、地痞流氓混混子,黑恶势力为干部来评定,有一个女干部还为一个小偷去开脱,说是小偷因穷才去偷。当然这些社会残渣当上干部以后是耀武扬威,吆五喝六,横行乡村,欺男霸女。

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些二牛懒汉,地痞流氓干部在土改划阶级成分结束之后,上层建筑也不知出于什么考虑,并没有对这些社会残渣干部实行请君入瓮,而是让他们继续当干部,而到了三反五反,大小四清运动的时候也没有清除了这些社会残渣,让他们依然还是干部。

因此到了文化大革命之后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到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时候,女知青到了农村之后被那些社会残渣干部奸污的事也就避无可避了,因为这些所谓的干部平常就称王称霸,欺男霸女,肆无忌惮,因此才胆大妄为,认为山高皇帝远谁也管不着他们,而当时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就好比送羊入虎口。当然女知青遭到农村基层干部,也就是土改时期遗留的社会残渣的奸污也就说得通了。

说到知青上山下乡,农民的子女要求扎根农村,那是雷打不动的事情,可是工人的子女呢!那个时代不是称以工人阶级为领导,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吗?可是作为领导层的工人阶级的子女依然得上山下乡去接受什么贫下中农再教育,反倒是少部分特权阶层的适龄子女没有去上山下乡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而是去部队当兵去了。除非是父母被打成什么走资派,当前派,右派等等的而不得不让其子女去了农村接受牛逼的贫下中农再教育。其实对于当时的什么走资派,当前派,右派来说,就连他们都自身难保,他们都被下放去了农村接受贫下中农的监督劳动改造,他们的子女当然就免不了上山下乡去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命运了。

而当时的知识青年除了上山下乡去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还有的知青是去了什么建设兵团,而去了什么建设兵团的女知青也同样遭到建设兵团的一群色狼干部的奸污。这个我实在就搞不懂了,当时的建设兵团属于什么性质呢?也不得而知,不过从编制来看跟军队的编制差不多,就连干部的称呼也是都一个样,都叫什么团长,连长、参谋长,指导员等等的。当然那些建设兵团的这样长那样长是不可能参杂什么黑五类的了,应该也是又红又专的红五类吧,怎么就都丧失人性而去奸污女知青了。其实说起来那些当时奸污女知青的的那些什么团长,连长,参谋长,指导员干部,职务都不低啊!那么他们又是怎么通过层层政审过关的呢?还有一句话,不是说,群众的眼睛都是亮的吗?那么那些建设兵团的色狼干部又是怎样逃过群众的火眼金睛而最终当上干部的呢?

说到右派,明明说是百花齐放与家百争鸣,怎么知识分子都变成右派了。首先说百花齐放吧,怎么到了后来依然还是八大样板戏作为当时的文化主流呢?,再说百家争鸣吧,一群傻乎乎的知识分子冒出来争鸣,可是争去争来,鸣去鸣来,怎么又都成了右派了,最后竟然变成无产阶级文化一家独鸣了呢?

后来曾经有人说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只不过是引蛇出洞,当然也有人说是诱敌深入,还有的说是陷阱,怎么就感觉有阴谋的味道了呢?当然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是实实在在实行的是阳谋,让人无可挑剔。不过无论是百花齐放与家百争鸣,还是文化大革命和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去农村接受什么贫下中农再教育,对中国的知识文化界来说都是一种莫大的损失啊!而对国家层面来讲,造成的则是一个时期知识的断层和文化的断层。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ibi/vqtybkqf.html

众生何平等的评论 (共 5 条)

  • 诗心云卿
  • 老夫子(熊自洲)
  • 浪子狐
  • 雪
  • 倪(蔡美军)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