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村野花开扑鼻香

2018-10-17 14:06 作者:刘文忠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村野花开扑鼻香

不是我不喜欢写诗,而且实在写不下一首像样的诗,终于也便放弃了,至今也还是没有一篇诗歌留存。

但心里的诗情还在的,可怎么也不再喜欢欣赏诗,尤其是现代诗。当朦胧诗盖过一切文学的那当儿,我就像个文学上的小傻子,不得不跟着瞎起些哄儿,可真正读下诗来,却仍不免云里雾里,不知人家所云,虽有很多人读得津津有味乐此不疲。

而今,仿佛什么样的诗也不能引起人的兴致了。如果说还有的话,那就是诗人们自己了。他们孤芳自赏着,虽感着些枯寂,但一定是怅然若失又乐在其中的。

然而有一天,在诗歌几近式薇的某一天,我还是被一本诗集吸引住了。当然,首先不是因为它是诗,而是它映现在我眼前的这名字:《杨家河畔——苦菜花诗文集》。

起始认为是我的家乡的那杨家河了,而那苦菜花于一个农家小子而言更是并不陌生。所以,不管是杨家河还是苦菜花,都入到我的心里来了,于是也就想着,这些极普通的字眼里,作者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将其凝结为诗句的?(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于是,也就在放弃了阅读诗歌多年后,重新捡回了它,也就突地,有了一种特别亲切随和的感觉。当然,并非因着杨家河畔与苦菜花,而是因着那文字

“漫坡坡苦菜河畔畔长,村野花开扑鼻鼻香”(《苦菜花香卷首》)这是诗集的开首语。这分明已不是诗,而是歌了。虽说而今诗歌早沦为一个词儿了,可我还是更愿意用耳朵去听刘文忠先生写下的这文字。而且,我还想着,这诗,一定也是他听过并如实记录下来的。还好,作者并没有让它变成所谓文学化的诗,不然,还真就无法夺住我的眼球。是的,听这音儿,你就该知道这是何方民谣了。我喜欢民谣,是因着它带着浓烈的生活气息。其实,不只是生活的,还有生命的。

我写过许多关于生活的或生命的文字,但总不敢用诗的形式。现在,我找到那气息了,是作者简单的文字,用那歌谣的形式,把我的思绪带回到家乡,带回到童年。不只是那歌的音调,还有那歌者的影子。他(她)或者是牧人,也或者是挥锄的老农,更有可能是背着书包的娃娃,他们用不同的语调唱出了相同的歌谣,虽不专业,却是那么感人,让我于不觉中驻足观赏而又徜徉其间。

是啊,多少年,我没听见这么亲切的歌了。可这是真的歌吗?是的,在这里,作者的文字带给我的正是这样的场景,甚至,连同那歌声也飞过来了。“碧碧青草/风漫滩发苗/塞北春/润荒原万株野花争俏/红柳情深/沙枣意蜜/忙活多少蜂蝶/手携孙儿/踏青出门早”(《塞上草》)多么诗意的农家风光啊!读这样的文字,不觉想起了辛弃疾的那词句:“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 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最喜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莲蓬。” (《清平乐•村居》)在这里,辛弃疾不再有“沙场秋点兵”的那豪气,可我更觉得,他是一个热生活的人,唯有爱生活的人才是可爱的。我喜欢这样的场景。两位不同时代的诗人,带给我的是相类的感觉。那些我曾经拥有过却再也找不回的那感觉呀!

诗是予人以美感的,这种美,除了文字之外,更多的是意境。大概正是因为这缘故,很多人从文字上刻意追求,意境中滋意摹仿,从而忽略了,诗,其实是一种最简朴的文体。不然,中国最早的文体怎么恰恰就是诗呢?辛弃疾的《清平乐•村居》就是最好明证。然而诸多的现代诗反比几千百年的诗更让人读不懂了。于是,我不敢再去写诗,甚至,连读的那兴致也抛掉了。

这个偶然,我看到了这本《杨家河畔》,读到了一位普通老师最朴实不过的诗。而正是这样的诗境里,让我看到了中华传统文字里固有的东西。是的,《诗经》里正是以这种方式表现的,苏轼和辛弃疾正是以这种形式表达的。现代的诗歌里也不乏这样的佳作。不过,我还是久已不读诗了,因为总觉得诗距离生活那么遥远。但是这一刻,我所读到的这本诗集,却如一缕轻风,吹开了仿佛已经枯寂了的诗林。我不能说它是唯一的,但一定是不多见的。

但诗毕竟还是诗,它要有诗基本的韵致。“春天里/下着雨/刮着风/相爱的人/或远或近/喜怒中/品尝甜蜜/品尝欢欣”(《爱的语丝》)“他们笑了/不管是佛笑/还是笑里藏刀/都是天使的视角/知道厚黑学”(《富人的哲学》)它在表达思想的同时,又有着诗的精巧与美丽、诗理与哲思。它那淡化的意境,又只有诗才能表现的更为清晰,不然,它也不会做为一种文体存在了几千百年而且还会永久地流传下去,尽管那形式虽会发生着些微的变化。

没错,是诗的意境还在,那是《诗经》里就有的。“诗言志”,这我是知道的,也就当然,我坐在《暗夜小窗》里悟到了一位诗人内心激起的涟漪:“我的小窗打开了/苦恼变成了欢欣/用红色的微笑/煽动暗夜的激情” “平平凡凡的人/我们不封闭激情/我们不疑猜神圣/我们是平平凡凡的人/走自己的路一刻也不停”(《平平凡凡的人》)

是的,我们都是平常人,不管是以散文还是诗,都是写着平常的文字。我想,刘老师在写着属于他的诗的时候,也是以一种素常的心态来写的。于是,我们从诗行里,看到了一个不假掩饰的人,一行行纯真朴实的文字。正是这样的诗行,带我到了一种奇幻的境界,它是真实的,又是诗意的。

因为于红尘中有着这份独处的心,便见得与众不同。自然地,便见着些自傲,连于寂静的夜,也带着些飘摇的思绪了。

今夜我不寂寞/今夜我不寂寞/月亮/半个夜空和风伴我/月亮说/爱在寒宫桂树下/半个夜空说/爱在朦胧云掩半截脸/风说/爱在飞燕泥筑的暖窝窝”(《今夜我不寂寞》)借助于诗,我想,刘老师在他自己的诗行里畅游的时候,一定做如是想的吧!?

【作者崔云波著名作家、评论家】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ibi/vqtbskqf.html

村野花开扑鼻香的评论 (共 4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