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开卷有益

2018-05-30 21:32 作者:亓方文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书有未曾经我读,事无不可对人言”,人生有书可读,有暇得读,有资能读,又涵养之如不识字人,是谓善读书者。享世间清福,未有过于此也。

世间书者多矣,得我心者亦洋洋乎?

书同人,有人世人皆言美,有人只是情人眼里才是西施,书亦然。

现今书(网络小说)多意淫,皆因人多求而不得,只得退而意淫焉。

早年看《美女凶猛》、《极品蓝颜》等,皆类此,不求有所得,不过愉悦身心,而不逾越规矩,但看《色遍天下》至某章,忽掩卷叹息,心有戚戚。

宝贝,吟魔来也!(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晚饭时,我和哥哥仍旧躲在屋子里缠绵着,直到体力不支,才放开了彼此,气喘吁吁的呈现大休状,我自信满满的说:“哼!我就不信弄不大你肚子!”

这时,有人敲门,哥哥胡乱的用被子将彼此裹住,才让人进来。

我本以为是送晚饭的小二,却不想竟然是送晚饭的绿意!此情此景,还真让我这老脸挂不住彩,红红的想往被子里钻。

绿意一双杏眼略微闪躲的看着我,红着脸站在门口:“绝色……哥哥给你做了你吃的蜜汁鸭肉卷,你想吃点吗?”

我像只老龟,将脑袋从被子里慢慢伸出,喃喃道:“想。”

绿意小脸一乐,若万数梨花开,高兴的走了过来,轻跪在床边,捏起小肉卷送入我口中,我手一提,将他拉到了床上,坐着,我哪里承受得起他的跪式服务啊?

绿意脸一红,瞥了眼我身后哥哥的脸,将碗送过去一些,却没有说话。

寇筱然没有动手,反到是对我邪媚的一笑:“刚才服侍你,服侍得好累,现在果然肚子有些饿了。”

我利马明白,这只老狐狸是让我喂他!

,本来我答应陪绿意的,却在这歇下。绿意将做好的肉卷送来,虽然有提醒我的意思,却也是赶在我和哥哥缠绵后才送来,这样,就有了示好的味道。可哥哥却让我喂他吃,这就是有意让绿意难堪了。

我本不想如此,用光滑的大腿踢了一下哥哥,却被他缠住,动不得,他嘴角轻勾,绽放个不明的笑。

我突然想起绿意红依看向洪仙儿的眼神,顿时觉得心口堵得晃,典型的只许我放火,不许别人点小小小蜡烛!

捏起一个蜜汁鸭肉卷,刚要甜甜蜜蜜的放入哥哥口中,哥哥脸轻转,躲开我的喂食行动,狭长的凤眼半眯,我马上明白了领导的意图,将肉卷放到自己口中,情谊绵绵的喂到哥哥口中,顺便亲一记响亮,哥哥笑着,喉咙里还发出一声满足的细微呻吟。

偷瞄了一眼绿意,小家伙将碗捏在手里,紧紧的,低头坐在床边,眼睛死盯着碗口,就仿佛那是值得研究的古物。

心理有些不忍,觉得自己有点过分,刚想开口说点什么,绿意就扑向我,抱着我的腰,急切的问:“绝色是生绿意气了吗?今天明明说好要来陪绿意的。”

我歪着头,死要面子不承认自己吃飞醋,装得若无其事的问:“有什么要生你气的地方?”

绿意抿了抿唇,杏眼暗了一下,说:“绿意想亲近仙儿,绝色一定不高兴了。”

心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暗嘲自己所谓的大度,却也管不好自己的嘴,冷声问道:“绿意是喜欢仙儿吧?”语气中的嫉妒成分,有点火炮的种子分量。

绿意看了看我,又缓缓低下:“绿意不知道那是不是喜欢……”

一直知道实话挺伤人的,但不知道竟是这般滋味,一直以为绿意心中除了我,就是他哥哥,除了他哥哥就是我,从来没有想到,一直被自己护在手心里疼的人,竟然也会在顷刻间变动,喜欢上别人,心,揪痛着……

寂静开始蔓延,心里有丝发不出的嫉妒火,想对绿意烧去,却又不忍伤他,只希望自己能冷静一下,带着愤怒,微微用力,将绿意推了出去,冷声道:“出去。”

绿意的身子立在床边,僵了一下,抬起受伤的杏眼一眨不眨地看着我,声音有丝不稳的问:“绿意想亲近仙儿,绝色就生气,不要绿意了,是不是?”

看见绿意的样子,我心猛的抽了一下,想把他抱入怀中,告诉他,我的介意,我的在乎,可又觉得他很小,不知道要和他说什么,更怕他突然对我说,他喜欢仙儿,不喜欢我了,他的直白,在这种时候,让我害怕。而在我的心里,更加害怕绿意对我的感情只是迷恋,而那阵风在遇见洪仙儿的时候,就散了。不是不相信绿意,而是……他……实在是太小。也许,真的小到分不清爱与迷恋吧……

身子往床上一躺,猛的拉过被子盖过头顶,将自己隐在其中,知道自己有点孩子气,但没有办法,谁让我在乎,谁让我该死的心痛

时间一点一点流失,绿意怯怯的拉了拉我的被子,又叫了两声我的名字后,世界又开始静止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绿意不肯走,有点不耐烦这种躲闪,即恼怒于自己的鸵,也煎熬于绿意的直白,或者是被子里的赤裸,再或者是这样闹人的天气,反正,种种复杂的情绪混合在一起,我终于还是爆发了,在被子里狂吼道:“出去!别烦我。”

这时,一声狂吼突然冲破棉被,直刺入我的耳朵:“你怎么可以欺负绿意?你还有没有良心?”被子随之被狠狠掀起,一身红火的红依,就像燃烧的愤怒火焰般,直接喷射到我脸上,身上,燃烧起折磨之痛。

红依掐住我个胳膊很用劲,愤怒的双眼并不做假,那狂吼的声线震得我头皮发麻:“绿意就算喜欢仙儿又怎么了?难道只许你夜夜笙歌,不许我们有些自己的情感吗?更何况我们并没有做出任何对不起你的事!你何苦在这欺压绿意!惹他难堪,伤心?”

是我管得太多了吗?我曾经说过他们可以任意交朋友,难道是假的?是他们不懂朋友的定义,还是我不明白喜欢的种类?心里好难过,却强撑着深深吸了一口气,淡笑道:“我本就自私小气,口说一套,做又一套,一没有银子,也不想去辛苦赚钱;二没有权势,也不想去争取什么江山失地;三长得还不如人家,你们若觉得她好,就去找她,我也不拦着,既然没有正式娶你们,你们还有选择的权利,免得说我耽搁了你们一见钟情的美好感情。”打架,没有一个人会说好话,却都会说最伤人的话。

红依眼神一缩,缓缓放开我的胳膊,慢慢直起腰身,声线平缓的说:“你不拦着?怕也是希望我们走吧,好天天和寇筱然缠腻在一起,免得我们耽搁了你们的感情。我们确实没有婚约,就这么不知道羞耻的跟了你,也只是作贱了自己!大家还不如好聚好散,我继续报我的仇,你继续过你向往的逍遥日子,本不是同路人,真是没有必要在一起。”

红依的一席的话,就像一根根钢针扎进了我手指,那般痛楚,简直锥心难忍,却在神经受到严重刺激的状态下,无法发出任何一点声音。

耳边飘着他对哥哥说的话:“寇筱然,现在我们退出,你可以不用在时刻挤兑我们了。不过,你想独占绝色也要掂掂自己有没有那个斤两!等净流回来,我看你还能占她几两的心思?”

脑子嗡嗡做响,眼前的红色衣衫缥缈得就像一团火,随时会燃烧消失,却猛烈得将我烧得遍体鳞伤,好痛……

看着红依愤恨地拉起眼神空洞的绿意,大步向外走去,我却发不出一点声音,甚至不能相信这就是真的……

真的要分手?真的吗?这么容易就要分手?

绿意不哭不闹不回头的任由红依拉扯着,仿佛没有生命的娃娃,就像我最初认识他那样,让我心疼着。

就在他们跨出门的一刹那,绿意的脚步停顿了一下,空洞的眼转向红依,茫然的问:“哥,绝色不要绿意了,是吗?”

心被狠狠揪起,想扑过去,告诉绿意,不是我不要你了,是我嫉妒了,别这样,我好难过,好后悔,可身子却一动也动不了,仿佛这只是个恶,不想让自己太过在乎,也许,不在乎,一切很快就过去,自己就会醒。

红依拉着绿意不由分说的往前走,就像逃跑一样,不容有一丝的懈怠,仿佛一心只想离开。

绿意却反手抓住门框,将手指抠得泛白,紧紧的不肯放手,可语气仍旧是那么缥缈的问着:“哥,绝色是不要绿意了吗?”

“啪……”一声响亮的嘴把子,把绿意自言自语的囔囔声击碎,红依的红色衣袖还在为那个扇人脸颊的动作,而飞出了横扫的弧度。

绿意茫然的抚着被打的脸,泪水在无声间噼啪落下……

我被这一幕惊呆了,完全不知道要如何反应,只听见红依怒声呵到:“不想走,就别再跟着我!”话音还没有落下,红色的衣袍就只剩下飞舞的一角,人已经消失在门口。

绿意的眼泪仍旧在空洞的眼里劈啪落下,紧抠在门上的小手也抓得噶吱作响,在绿色衣袍消失的瞬间,那空洞的眼扫过我,带着某种让我石化的目光,就这么消失在我看不见的拐角处……

一切,就好像是一场化学反应的突变,没有给我调和的机会,就突然暴毙了,好像从开始到最后,我都不知道自己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茫然的望着那扇门,半晌,轻轻勾起嘴角,笑着倚进了哥哥仍旧赤裸的胸膛,瞪大的眼睛缓缓闭上。

半晌,哥哥轻声问:“不哭?”

我笑:“不哭。”

哥哥又问:“不追?”

我继续笑:“不追……那是不可能的。”

哥哥再次问道:“那还不去?”

我突然睁开眼睛,眼底已经隐了一层水雾:“要去,但不是现在,我应该惩罚自己的小心眼,也要惩罚他们的不坚定。”

“弟弟,你这样让人心疼。”

“你还是别心疼了,我自己心疼就好,你在跟着心疼,我还得多心疼你一份,为了我少点心疼,你还是别心疼了。”

“弟弟,你这话说的不怕咬了舌头。”

“不怕,有哥哥陪着我,什么都不怕,哥哥,你会一直陪着我,保护我,对不对?”

“……”

“对不对?”

“对……”

“哥哥,不要失言,别让我心疼……”]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ibi/vqlcrkqf.html

开卷有益的评论 (共 1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