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论“失去”

2018-11-29 20:49 作者:天地飞鸿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文/严忠贵(2018、11、29)

1

枝上曾长过绿叶,开过艳丽的花,也曾有过儿栖息枝头唱着婉转的歌。树枝可能认为,他拥有绿叶、花儿,还有鸣声悦耳的小鸟。这可能是个美丽的误会。花儿很快凋谢了,一瓣瓣或一朵朵,被风裹挟而去;鸟儿离去的更快,像离弦的箭,振翅而去,或到邻处别的树上卡拉OK去了,或划过天空不见了踪影;算绿叶在枝上留连的久些,秋风一起,也难逃枯黄飘落。人也何尝不是如此?很多东西,你现在拥有,就坚信会永恒拥有,或一厢情愿想永恒拥有。可是连你自己,也不过是时空这棵树枝上的一片叶、一枚花,暂时栖息的一只小小鸟。

2

曾经拥有的,一旦失去了,心生无尽的痛苦,这是人之常情。亲人逝去,内心的创伤,总在发炎、总在溃疡,难以痊愈;好容易结了疤,亦常常触疤生痛。心像被蜂刺蛰了,红肿、疼痛

婉约词派代表,“千古第一才女”李清照,早期生活优裕,婚姻幸福。金兵入据中原时,流寓南方,境遇孤苦。于是总是怀念幸福的过往,词作多伤时念旧、怀乡悼亡。《声声慢》里就有这样的词句“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运用叠词,表达了难以克制无法形容的“愁”;《武陵》中也悲吟“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南唐后主李煜,兵败降宋,被俘至汴京,授左千牛卫上将军,封违命侯。后期词反映亡国之痛,哀婉凄凉。在《浪淘沙·往事只堪哀》中写道“往事只堪哀,对景难排”;“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是《浪淘沙·帘外潺潺》中的词句。尤其是作了《虞美人》,追思往事,怀念故国,并命南唐故妓吟唱,激怒了宋太宗,被赐牵机酒鸩杀。

倒是蜀汉的刘禅,亡国降魏后,魏帝曹奂封了他一个“安乐公”,将其迁居洛阳。他却乐不思蜀,给人一副无故土之思,乐而忘本的假象。或许背地里为亡国,为失去江山社稷,为失去高贵奢华的帝王生活,流了不少辛酸泪,只是往肚里咽。装憨卖傻,养晦自保,亦保全了大批降臣,实属大智若愚,亦有可能吧?

3

有些东西,只是经常在你面前出现,熟悉,有交集。如赌博的人,昨天赢了五千,今天又输了五千,这五千只是在你的口袋里借宿了一晚而已。你却望着五千渐行渐远的背影,惆怅、沮丧;似乎有远去的马蹄在你心尖上踩踏而过,似乎有远去的车轮在你心尖上碾轧而过。

又像单相思,别人与你只是正常的交际,普通的来往,不曾给你一个热吻,不曾给你一个拥抱,不曾与你牵手,甚至不曾给你一个暗示的眼神。你却为伊辗转难眠,为伊消得人憔悴;看到伊与第三者说说笑笑,甚是亲热,于是心如刀绞,痛不欲生。何苦来哉?

4

也有还在拥有,只是担心旁人的威胁与抢夺,于是心似热锅上的蚂蚁,如坐针毡、忐忑不安、备受煎熬,甚至积怨生恨。

西汉的吕氏,看见貌如西施,身材修长,精通乐器,擅跳“翘袖折腰”之舞的戚夫人,深受汉高祖刘邦宠幸;又担心秉性柔弱的儿子刘盈,太子之位被废,被赵王如意取而代之(戚夫人深知吕氏为人,为了自保也曾努力过)。吕氏视戚夫人母子为眼中钉。高祖死后,吕氏仍然是皇后,又成了皇太后,刘盈照样是太子,又成了汉惠帝。饱尝嫉妒、恐惧折磨的吕后,将这些痛苦化作了疯狂的报复。用毒酒害死了如意,让惠帝防不胜防;将戚夫人断手足,挖出眼珠,熏聋两耳,药哑喉咙,投入厕中,弄成“人彘”,连惠帝都不禁失声道“非人所为”,大病一场。

5

更为滑稽荒唐的是,有些东西,真的不曾沾过手,只在别人那儿见过,却贪婪作祟,欲望汹涌,欲夺之而后快,夺之难成,则痛苦不已、要死要活。

《水浒传》中,高俅义子高衙内,在东岳庙偶然遇到在上香的林冲的妻子张氏,遂起淫心,几次未得手,更想得发狂,在床上一病不起。逼得其父利用太尉的权力,精心算计陷害林冲,以致生得“豹头环眼燕颔虎须”的林冲,携刀误入白虎堂,刺配沧州。押送途中,险些被高俅收买了的公差杀死;在沧州草料场看守时,又险遭陆谦、富安(高衙内亲信)的放火暗算。林冲终于爆发,提枪戳死三人,投梁山。

人有时候很奇怪,你嫉恨我,我妒忌你;你在我面前自卑,我在你面前自惭形秽。只是因为你只看到我有你没有的,我只看到你有我没有的。

6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此乃六祖惠能禅悟之语。那么多智虑杰出的人,都难以领悟,难以付诸于行,何况芸芸众生?(或许明白,只是被内心的贪婪、欲望所蒙蔽所击垮)

人可能要在欲望方面节制一些,收敛起人生中的各种私欲,学会放下,学会做减法,你的人生才收缩有余,你的脚步才更轻盈洒脱。当楚王以千金想邀庄子为相时,被其拒绝。是的,聪明的庄子选择了做自由之龟。死去,于人而言是最大的失去吧?其实随着年岁的增加,你一路在失去,最后只不过将残存交给坟墓。像荷塘里的残荷,失去了清纯荷花、袅袅的清香,失去了舞裙般的荷叶,依恋荷花的蜻蜓,到萎败倒下时,还奢谈什么失去呢?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洪应明《菜根谭》),寥寥数语,深刻道出了人生对事对物、对名对利应有的态度,得之不喜,失之不忧。范仲淹应谪守巴陵郡的好友滕子京的拜托,在写《岳阳楼记》时,不是以“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来自勉并劝勉朋友吗?

唐末杨玢在尚书任内,快要告老还乡时,他在故乡的旧屋遗产,有些被邻居侵占了。于是他的家人要去告状打官司,把拟好的起诉书送给他看。杨玢看了,在后面批了四句诗。大意是,让他们侵占好了,如果想不通,不妨到唐代的含元殿殿基上望一望,当年是何等繁华富丽,而今却是秋风萧瑟,荒草离离。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ibi/vpqxskqf.html

论“失去”的评论 (共 5 条)

  • 紫燕之约
  • 雪儿
  • 草木白雪
  • 江南风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