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晒红薯丝

2020-10-29 09:30 作者:成小蹊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晒红薯丝

人有时候真是一种奇怪到无以复加的动物。曾经很憎恶的一个体力活,经过若干年的沉淀过滤之后,居然留下的是满满的温馨和快乐,以至于你想到时嘴角不自觉地浮起丝丝笑意,比如——晒红薯丝。

晒红薯丝于我已是很遥远的回忆了。小时候住在一个很偏僻的小山冲里,偏僻到一年之中经常有一半的时间要吃红薯丝饭。红薯丝饭闻起来香,吃起来很难下咽,因此和它相伴的往往是一碗芋头汤或萝卜汤。虽然不好吃,但毕竟有了它,可以不用饿肚子,所以每家每户对它都是特别重视,重视到几乎所有的小孩都要参与制作它的劳动,小伙伴们冲冠一怒为红薯也就可想而知了。

我自小就比较瘦小,对于体力活有天生的排斥,受限于家里仅有一个男孩的缘故,还是不得不全过程接受劳动的洗礼。当然,劳动的洗礼在后来结出了丰硕的成果,本人长大后自觉胸无大志身无长技手无余力业无所成,但亦偶能收获“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吃苦”之点赞,当和儿时的培养密不可分。

对面的枫叶开始变红了,本来全是碧绿的大山变得五彩斑澜,我们几个玩伴全都攀枝拂叶钻了进去,只是为了确认一下牵挂已久的毛栗、野柿等山果熟了没有,即便是没熟透我们也不介意先摘几个试试味,哪怕它涩得津流颈背。可惜,这时候父亲的声音很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在家门口大声呼唤着我的名字,要我快些回去同他一起去挖红薯。我很不舍那些可的柿子树,不过也只好怏怏告别而去。

红薯一般都种在后山坡上,很容易种。只要栽的时候施点底肥,然后等它的藤长到约一米多长时中耕一次即可,像极了那时的小孩,只要吃碗饭,没有现在的补课培训手机游戏,照样能自己成长。挖起来就不是件美妙的事了,仅仅是收薯藤就够头疼的了,得把它一株株割下来,结成一把把,再把它背回家。(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还是很“机智”的。感觉手上的劲不够了,小腰有酸爽的感觉了,我就会借口手上沾满了藤汁去边上的池塘洗一下,要不就坐在地里斯条慢理地结小把红薯藤。我望望父亲,很好奇他为什么不累,好重的钯在他手里上下挥舞,挖出来的红薯顺着薯沟排成一长列一长列的,让人很有收获的成就感。

这时候我又将薯藤丢到一边了,扯着箩筐去捡红薯。捡着捡着箩筐就扯不动了,只能把红薯抱过来放到筐里。等两个箩筐都捡满了,天色也暗下来了,我们准备往家里赶。父亲挑着红薯走在前面,我拖着几把红薯藤走在后面。父亲的步伐很匀称,只有在换肩时才稍顿一下,对父亲的肩头仰望了一会,我就被薯藤的重量拖累得有些吃不消了。我停下来,稍作休息,回头看看,迷离的沙路上一条弯弯曲曲的痕印,有些枯黄的野草渐渐地将它淹没在暮色之中,太阳还有最后一丝余光映照在我下午爬过的山尖上。

回家后,吃过晚饭,父亲照例又会说要我一起去洗红薯。洗红薯比较简单,我只需站在脚盆边,等父亲把红薯放好,到井边打水倒满,一个个红薯慢悠悠地洗起来就行了。结果当然是大部分的红薯都是父亲洗好,我成了一个出力不多话儿多的“小老头”。

第二天清早,还是“床前明月光,正好游乡”的美好时刻,最难受的必选动作来了。父亲以首先是喊继之以拍再之以扯的方式把我弄醒,要我起来参加“刨”红薯丝的工作。这时候的我人在魂不在,傻乎乎地坐在刨子前的小凳上,似睁未睁的眼睛瞟着那头的父亲。一向严肃的父亲这时也会露出有四颗牙齿的笑容,也许是对我的歉意,也许是我的零乱头发和朦胧睡眼逗到了他。

刨子是一个刨床配上一个放红薯的木盒的简单助力工具。盒盖有柄,刚好卡在盒体上,便于操作。父亲那头稍高,有利于他用暗劲推动刨子,我在下边拉,只是起个辅助作用。随着我们的一俯一仰,刨子下面就有细长细长的薯丝源源不断地落下来。我斜歪着眼睛看下落的薯丝,手上几乎没用什么劲,甚至成了粘在刨子上的一个“配件”。

父亲似乎没有发现我的懒惰,仍是不知疲倦地刨着。过了一会,父亲说,你累了吧,要不要我刨个薯心给你吃。我蓦然一惊,嘴里立刻沁出了有助于消化的唾沫,瞌睡虫也马上知趣地撤退了,说道,好啊,我喜欢吃甜甜的薯心。所谓薯心,就是将一个红薯在刨子上刨成一个小小的长条形,只留下中间部分,也是红薯身上最甜的部分。父亲很快刨好了一个递给我,在细嚼慢咽的同时还能休息一下,想不开心都难。现在想想,其实最重要的,还是那份被宠爱受关照的得意。

薯心吃完了,我的干劲也上来了,开始卖力地工作。没有多久,两大箩筐的红薯就被我们刨完了。要去晒了,父亲挑着走在前面,我扛着扫帚随行。这时还只有微微的晨光,路边的小草上挂着晶莹的露珠,我趁父亲没注意,要么用扫帚在小草上滑过,要么用小脚在石头上踩踩,乐此不疲,弄得鞋子都湿了。终于还是不免要被父亲发现,而他总是要把我的脸训成路边瓜藤上残存的苦瓜样才会停下来。

当我气冲冲地来到晒场上的时候,我才发现形势还是很紧张的。那时候各家并没有晒场,整个生产队(组)只有一个集体的大晒场,到了晒红薯丝的季节,晒场就不够用,总不能为了争晒场闹个大红脸吧,大家都心照不宣的来了个比早,反正先到先晒,后到莫怪。这也是父亲要起那么早刨红薯丝的原因。这时已经有不少人在晒了,我立即来了个跑“帚”圈坪,三下五除二就基本占据了我们需要的范围,几位叔叔阿姨夸我能干的声音刚刚落下,满腔的怨气就自动消失无影踪了。又仔细的扫了一遍,我们再用上二十分钟将薯丝洒成薄薄一层,这项工作就暂告一段落了。

后来长大了,我一直对这个工作的辛苦程度很耿耿于怀,甚至于对我那么小就能做这些工作表示怀疑。再后来,再后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回忆起来的时候就有了种甜丝丝的感觉。我百思不得其解,这是何方神意促成的?

直到今天早上,手机上提示重阳节到了。我的眼前又有了一幅劳动的画面:一个小小的孩子,痴痴地坐着,看着他的父亲在刨薯丝。父亲留着边分头发,很乱,从头发里流下来的汗珠经过额头或耳垂随着身体的晃动而晃动着,慢慢地再滴到有些破旧的衣服上,衣服差不多汗透了。父亲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有用力时眉头才很快地皱动,一下接一下!

我忽然明白,甜蜜的不是劳动本身,而是劳动中有父亲的身影!

每时每刻都在的父亲的身影!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ibi/vpgcbkqf.html

晒红薯丝的评论 (共 9 条)

  • 雪
  • 诗心云卿
  • 魏兵
  • 浪子狐
  • 淡了红颜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 胡侃瞎周

    胡侃瞎周 推荐阅读

    赞(1)回复
  • 海棠

    海棠曾经很憎恶的一个体力活,经过若干年的沉淀过滤之后,居然留下的是满满的温馨和快乐,以至于你想到时嘴角不自觉地浮起丝丝笑意,我忽然明白,甜蜜的不是劳动本身,而是劳动中有父亲的身影!

    赞(1)回复
  • 成小蹊

    成小蹊回复@海棠:谢谢!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