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庚子年樱花絮语——我国从日本引种的那些樱花究竟有什么来历?

2020-04-05 23:49 作者:孙成岗  | 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原创】文/摄影:孙成岗

天是繁花盛开的时节。在我国,除了梅花、迎春等“中四友”捷足报春之外,最先开放的便是樱花了。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前后,由于温饱问题的解决,城市开始重视绿化与美化,陆续从国外引进了不少花木,过去难得一见的樱花,也开始出现在城市道路两旁或小区花园之中。

我国引种的樱花品种主要有早樱染井吉野和晚樱关山,此外,还引进了山樱、白妙以及在日本都比较少见的绿色樱花——郁金和御衣黄。今年因为疫情,国内的樱花名胜如武大樱园等闭门谢客,而恰逢樱花盛开时节,日本的疫情开始加重,不少国际航线关闭,日本政府要求市民减少聚集,在樱树下边饮酒边赏花的传统习俗也被禁止。因此,就在此谈一谈这几种樱花的由来吧。文中照片均摄自我们自己的校园,虽然樱花的规模不能和武大伯仲,但就品种而言,还是比较全的。

有人说樱花是日本的国花,这种说法并不准确,日本并无法律意义上的国花。只是日本人喜欢樱花,樱花遍布日本,无形中它就成了日本的象征。众所周知菊花是天皇和皇室的象征,因此,在日本国民的心中,樱花和菊花俨然已成事实上的国花。

关于樱花的起源,中日韩各有一说,但无论如何,将野生樱花培育成600多个园艺品种,日本人还是下了很大功夫的。现在,在世界上提到日本,人们自然就会想到樱花,这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虽然樱花现在是日本的象征,但在奈良时代(710-794年)和平安时代(794-1192年)前期,日本并无赏樱习俗。由于受到盛唐文化的影响,那时的日本同样喜欢梅花。无论是《万叶集》(日本现存最早的和歌集),还是《古今和歌集》,大凡说到“花”,指的就是梅花。日本现在的年号“令和“两字便是源自《万叶集》第五卷32首《梅花》诗篇的序文,“初春令月,气淑风和”。从紧随其后的“梅披镜前粉,兰熏珮后香”一句,我们还可以断定当时日本盛行的是“白梅”。把32位诗人召集到一起赋诗赏梅的太宰府最高长官大伴旅人所作之诗,也证明了这一点。他那首诗的大意是:“梅花随风逝,恍若漫天雪”。但并不是说那时日本没有樱花,《万叶集》中歌咏樱花的和歌有44首,只是与歌咏梅花的118首相比,在数量上要少得多。

在日本开赏樱先河的是第25代天皇嵯峨天皇,他于809-823年在位,那时已经是晚唐了。随着唐朝势力的衰弱,日本于公元894年废除了遣唐使,开始摆脱唐朝的影响,从十世纪初迎来了长达百年的日本独自的国风文化。当这种刻意与“唐风”划清界限的“国风”盛行之后,所谓“花”就不再是梅花了。在樱花树下饮酒赋诗渐渐成了岛国的一种时尚,文人们也开始把歌咏的对象转向樱花。平安时代末期的西行法师就是一位出了名的“花”和尚,尤其钟爱奈良吉野山上的山樱。他一生写了230多首歌咏樱花的传世和歌,其中较为著名的一首写的是对自己圆寂日期的期望,大意是“希望能在樱花盛开的春天死去,最好是佛祖圆寂的阴历二月十五”。他如此喜爱樱花,樱花也满足了他的这个愿望,在走完72个春秋之后,他如愿在一个樱花零落如的日子“西行”了,那天是旧历二月十六,与其所愿仅差一天。

国风文化使“樱花”取代“梅花”成了“花”的代名词。直到今天,在日本说「花見」(即“赏花”),指的就是赏樱,而在樱花飘落的树下铺上一块防水油布,摆上自带的菜肴,亲朋好友席地而坐、开怀畅饮,已经成为日本“花见”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今年疫情使这一风景不再,东京上野公园等樱花名胜纷纷增设了“禁止宴会”的警示,人们只能在树下边走边赏了。

早樱开花较早,当梅花即将凋谢之时,它的枝干就渐渐苏醒,刚开始挂在枝条上的只是一些零星浅粉花苞,不经意间便开始闹春,变得满树皆白。间或有阵风吹来,片片白色的花瓣悠然飘落,如同飞舞的雪花,形成早春一道别致的风景。

在我国见到的早樱就是“染井吉野”,日本80%的樱花也是这个品种。比起浅粉的晚樱来,日本人对洁白的早樱似乎更为钟情。实际上染井吉野的历史并不长,日本明治维新前夕江户染井村的园艺师们用日本原生的大岛樱和江户彼岸樱杂交,培育出了这个园艺品种,也许是追求名“花”的广告效应以便使之更快为人所知,园艺师们便想沾一下樱花名胜吉野山的光芒,给它起了一个叫做“吉野”的名字。

三四十年之后的1900年,帝室博物馆(东京国立博物馆的前身)的学者藤野寄命发现它与吉野山的山樱并非同一物种,于是在“吉野”前加了“染井”二字,并在《日本园艺杂志》上予以发布。

对于日本这一说法,韩国则不以为然,说这种樱花本是韩国原生的王樱,是日本对朝鲜进行殖民统治时期带回日本的。日本有一位叫小泉源一的植物学家似乎也赞同这一观点,直到1995年,日本使用DNA图谱识别技术进行了鉴定,才为自己的主张找到了科学依据。但是韩国并不买帐,据说在韩语中,“王樱”与“染井吉野”是同一个词汇。

染井吉野“成名”之时,明治维新刚过不久,日本社会开始全面西化,过去大名将军们的深宅大院逐渐荒芜,院中栽种的樱花由于其浓烈的日本色彩而被纷纷砍伐。一位叫做高木孙右卫门的园艺师心中不忍,悄悄从弃毁的樱花树中,选取一些名贵品种的枝条在自家院落扦插。江北地区的一位里长清水谦吾也带领村民在村边荒川大堤上栽种了许多,使得珍贵的园艺品种得以保存。至今荒川大堤已经成为日本著名的赏樱名胜,那里的五色樱花深受欢迎。我国引种的晚樱,基本也是源自荒川堤坝的品种。

基于这个原因,染井吉野一度很不受待见,直到上个世纪60年代,随着日本经济腾飞,染井吉野才在日本各地得以广泛栽种,渐渐遍布全岛,并占据日本樱花的大约8成。在日本提到樱花,如果不特别说明,人们头脑中首先浮现的就是染井吉野。每年春天,它从南到北次第开放,如同梅雨的锋面,向北一路狂奔。于是气象台在播报天气之外,又多了一项任务,就是预报各地樱花的开花时间,以至于在1967年出现了“樱花前锋(日语叫「桜前線」)”一词。

染井吉野具有先花后叶、边开边落的特点,虽然单朵花的寿命只有7天,但整株樱树的花期大约是两周。盛花时节,纷落的花瓣如同雪花,此情此景使日语多了一个唯美的词汇——「桜吹雪」。满枝的鲜花和遍地的落英、盛开的荣光和转瞬即逝的零落,使频遭自然灾害袭击的岛国国民感到了生命的短暂和无常,接受了生死的不可改变。因为选择了接受,所以日本人在花开花落的凄美中,内心不会有伤春的情愫,反而常常会有一种坦然的面对。古代日本武士常在樱花飘落的时节选择樱花树下作为自杀的场所,原因大致在此。

这种对生死的淡然走向极端,便与军国主义思想同流合污,今天给人美的享受的樱花,其洁白花瓣上也曾沾染过不少污秽。二战后期,垂死挣扎的军国主义分子将神风特攻队自杀式攻击的武器命名为“樱花”或“樱花弹”,旧日本军队在各式旗帜和徽章中也嵌入樱花图案。直至今天,日本自卫队队旗上的图案仍然是樱花。日本人认为蕴含着诸业无常的樱花开落就是他们精神世界的体现,江户时代的国学家本居宣长在67岁时写过一首诗抒怀诗,其大意是:要问什么是大和心,那便是见到朝阳映照下山樱盛开时心头涌起的感动。颇有一点 “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的意味。本居宣长在作这首诗的时候,头脑中也许掠过了芙蓉楼上王昌龄对辛渐述怀的场景。

与日本人喜欢单瓣的染井吉野不同,无论是中国还是欧洲,浅粉色的晚樱似乎更受人们的喜爱。

在我国较为常见的粉色晚樱关山,是八重樱最典型的代表。所谓“八重”就是复瓣的意思。据说这也是当年江户巣鴨的花匠们明治初年从废弃的樱树中抢救出来的品种,最初也是种在荒川大堤上的。在日语中它通常训读成“kanzan”,个别时候也可音读为“sekiyama”。当早樱完全凋谢,八重樱的树枝上便开始出现一簇簇密密匝匝的粉色小花苞。因为都是浅粉或者桃红,所以不少国人常常误以为它是桃花或者海棠。桃花的花苞不会簇拥在一起,海棠虽然也扎堆开放,但其花苞在盛开之前前端总是紧闭的,而晚樱的花苞则是开口的。还有,只要是樱花,树干上必有类似孩童嘴唇的横纹,花瓣的前端也总是有一个叫做“花缺”的缺口,这个缺口就是樱花家族的身份标志,所以只要仔细观察,并不难分辨。

关山多作为行道树栽种于道路两侧,或在园林中成片植种,它一旦开放起来,便热情奔放,密实的花朵使满树充满清新可人的桃红,如同祥云飘落人间,洋溢着丝丝喜庆的氛围。这也许是它受到国人喜爱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日本关山还是一种“好吃”的樱花,人们把关山樱的花瓣采摘下来,用盐腌制,然后用开水冲泡成名为「桜湯」的饮品。日语中的「湯」就是中文“开水”的意思,所以“樱汤”在中文中正确的表述应该是“樱茶”。这种饮品多在日式传统婚礼上出现。日语中有一个含有“茶”的词叫做「お茶を濁す」,意思是蒙混过关,婚姻是终身大事,讲究吉利,自然不能随便糊弄,所以日本婚礼忌茶,故用“樱汤”代替茶水。

山樱也是晚樱的一种,它是日本野生樱花的代表树种。它的花朵是单重的,有5个花瓣,多为白色,也有淡红色的。与染井吉野不同的是,它花朵较小,且花叶同生。

在晚樱中还有一种白色的八重樱叫做白妙。它也是东京荒川堤上保留下来的古老品种。它的树干较为高大,花朵倒挂在高高的枝条之上,只有仰头才能欣赏到它的洁白。每朵花大约有10-15枚花瓣,花朵簇拥在一起,挂在细细的花柄上。

白妙在古代日语中是洁白的衣的意思,日本飞时代(592-710)的女皇、也是推进大化改新的中大兄皇子的女儿——持统天皇曾经做了一首歌咏初夏来临时喜悦心情的和歌,里就有“白妙”一词。诗歌的大意是,春天逝去,夏天来临,宫中开始晾晒洁白的夏衣,远方耸立的香具山影影绰绰,山南有我曾经居住过的浄御原宮。不知道“白妙”的名称是否与这首诗歌有关?

晚樱中还有开着浅绿色花朵的。因为比较奇特,以至于不少人以为它不是樱花。绿樱即使在日本也比较少见。我国引种的主要有郁金和御衣黄两个品种。

御衣黄有12至14个花瓣,刚刚开放时呈淡绿色,渐渐转黄,花瓣中心有绿色的线条,盛开后绿色线条会逐渐转红,花瓣中心也会变成红色。所谓“御衣”就是贵族的衣服,御衣黄的淡绿与平安时代贵族服装的“萌黄”相似,故而得名。它最初出现在江户时代京都的仁和寺,属于珍稀品种,即使现在,在日本本土也难得一见,不过在冲绳则常常能够看到。我所居住的城市有一条街道两侧的行道树,都是绿樱。

与御衣黄的翠绿相比,郁金的绿色则淡一些,多为黄绿,但郁金的花量要比御衣黄多得多。另外郁金的花梗比御衣黄要长一些。所谓“郁金”不是郁金香,它是一种姜科多年生草本植物,其颜色是姜黄色的,所以用其给绿色的樱花命名。

要想一眼就把两者区分开是很难的。即使是专业人员,如果只看照片,也难以立即把它们清楚分开。最早的绿色樱花都是郁金,而御衣黄是在郁金的基础上由园艺师通过嫁接、扦插培育出来的,由于同源,所以它们在长相上是极为相似的。

一种花卉之所以美丽,是因为其背后的文化因素。了解了背后的东西,我们所看到的便不再是浅层次的漂亮,而是深层次的美。

【原创】文/图:孙成岗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ibi/vozwbkqf.html

庚子年樱花絮语——我国从日本引种的那些樱花究竟有什么来历?的评论 (共 1 条)

  • 浪子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