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挥之不去的油墨香

2018-10-18 15:49 作者:丹水情韵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学校一学期教学工作,马上就要结束,眼看已经临近全县各科期末统考,刘区长急忙从各学校抽调有刻、印专门特长的老师为学生刻、印试卷,我便是这抽调的其中之一的专门人员。

刻版一般由老师亲自完成,从刻版到印刷全是手工。我们集中到学区统一指定的房间里,将语文、数学、品德、历史、地理等全县统考上面发下来的试卷样卷,分发给负责刻卷的老师手里,

按照统一要求、规定的时间、质量来刻字、印刷出来,那段时间我们被抽调来的老师,像坐禁闭一样,不得单独出门,即使要上厕所,还要指点专门人员陪伴。

一支笔,一块刻板,一张蜡纸,一架油印机,便是制作试卷的全套用具。把刻板平放在桌子上,把蜡纸整整齐齐铺在刻板上,用专用的刻笔照着范本刻写。刻写过程,需百倍小心,稍有粗心大意,就会把蜡纸戳破。一戳破,印出的试卷便会落下一个黑疤点,很是难看,直接影响了效果。

整个工具是蜡纸、钢板、铁针笔、油印机。工序分为刻与印两部分。刻蜡纸绝对是一门技术活儿。蜡纸铺在钢板上,必须要与钢板的斜纹相吻合;用铁针笔的力度要适中,太轻,印出来模糊不清,太重,又容易戳破蜡纸。更主要的是对字的要求很高,平日里练字功夫下了多少,刻在蜡纸上便一目了然。

刻写蜡纸考验着我们这些老师的教学基本功,也考验着我们的细致和韧性。刻写需一笔一划地进行,字体大小适中,行距疏密有致,印出来的字迹美观大方。在刻蜡板的时候必须非常小心,不仅要字写得好看,握力也很有讲究。我们三四个老师集中在一个不大的房间里,经常坐在灯下,很用心的用铁笔在蜡纸上刻制试卷模板,版刻制好后又到专门的房间用滚筒涂抹好油墨印制试卷,往往全学区同一个年级同一个学科一份试卷,少说也在五百份以上,等把这几百份试卷印出来,大家推得满头大汗。(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为了及时将试卷刻写出来,经常早晨、晚上加班,中午也不休息,甚至晚上加班熬刻板。

蜡纸上的每一个字都凝聚着我们的心血,有的时候蜡纸铺在钢板上,用力太小,蜡纸没刻透,油印不清晰,用力过大,蜡纸破了,油印时白纸上黑糊糊的一大片。由于时间紧、任务重,我们捏铁笔的手指往往都会起血泡,即使手指起了血泡,手头的工作不能停,我们只得默默地忍受着疼痛,但不过几天血泡便自然消塌了,随后,右手的食指头也会留下一个硬硬的黑疤。等我们把试卷全部刻好,大家都累得腰酸腿痛、筋疲力尽。稍稍休息一会儿,或者大家一起到外面去透透风,调节一下眼睛的视力,时值天,大纷飞人们好象来到了一个幽雅恬静的境界,来到了一个晶莹透剔的童话般的世界。松的那清香,白雪的那冰香,给人一种凉莹莹的抚慰。一切都在过滤,一切都在升华,连我的心灵也在净化,变得纯洁而又美好

黄昏的雪,深切切的,好象有千丝万缕的情绪似的,又像海水一般汹涌,能够淹没一切,还有一丝揭开藏头露尾般的裸露感。雪花形态万千、晶莹透亮,好象出征的战士,披着银色的盔甲,又像是一片片白色的战帆在远航……

天地之间浑然一色,只能看见一片银色,好象整个世界都是用银子来装饰而成的。

那绵绵的白雪装饰着世界,琼枝玉叶,粉装玉砌,皓然一色,真是一派瑞雪丰年的喜人景象。望望学校周围的远山近水,一片银妆锁裹,我们欢呼着、雀跃一般奔向雪地打起雪仗来,呐喊声、欢呼声在校园内的院子上空回旋着、激荡着,院内的几株高大的雪松树枝上积满的蓬松的绒团“簌簌”地不断往下落。

呼呼的北风直灌进我们的领脖子里,不禁使人打着寒颤。大伙儿疯够了、野够了迅速跑到校园走廊上,拍打着身上的积雪,使劲跺着双脚后,便钻出刻印室,用这种手动式的油印机印刷,需要使用印刷油墨。油墨是装在圆柱型的盒子里,用塑料袋封装着,使用前要打开。又稠又黑的油墨,散发着一股浓浓的汽油味。印刷时先将油墨从袋里搅出来放在油墨板上,再用油墨胶滚上下左右推动着,使油墨均匀地付着在油墨板上和胶滚上。蜡纸要夹在印刷网上,等印刷的纸张夹在印刷网下面的纸张夹板上。左手捏着油印网,用力按下后压住,右手握起沾满油墨的胶滚,放在印刷网上,均匀地延印刷网从后向前推动胶滚,一页纸就印刷完成了。然后抬起印刷网,将印好的这页纸翻过去。继续不断地重复着这种机械性的动作,上下翻动印刷网和纸张,一次次推动油墨胶滚,还要用嘴当计数器计数着当前这张蜡纸已印刷了几张。记得我第一次推油印机的滚筒,要么用力过猛,蜡纸渗油过多,印出的字迹又黑又粗,油墨久久不干,要么力度不够,印出的试卷则因油墨过少而字迹不清。

油墨不宜过多,过多则字迹粗浓模糊,也不宜过少,过少就有可能出现印不明的地方。尤其是推动滚筒和翻拉成品时,都需认真细心,否则就可能撕坏蜡纸,导致前功尽弃。可以说每次制作试卷,都是体力与脑力的双重挑战。

手动印刷最关键的是推动油墨胶滚的动作,用力点和力度非常重要,即要力度合适,又要稳定均匀。胶滚推的快了容易劲力小,纸上的字迹会太浅,甚至印不上。胶滚推的慢了容易劲力过重,不但纸上的字迹会过深,蜡纸也极易损坏,直接影响印刷质量。

手动印刷是个力气活,又脏又累。右手一遍遍地推动粘粘的油墨胶筒,左手则一次次地掀起和放下印刷网,一页页地翻动纸张。如果一次印刷的量较多,整个下来腰酸背痛的。记得当时我个子较高,在掀动印刷网和翻动纸张时,手臂的伸张幅度就要大,每次印刷一份试卷后都感觉很累。后来干的时间长了,手臂也慢慢练的有力量了,才感觉不太累,油印东西多了,经验也丰富了当把一张张油墨试卷发到学生手里时,心里总是美滋滋的!

老式油印机让我有了很多的体会和感受,工作中只要自己用心去学习,去实践,就可以做得很好。这也是一种收获,一种在艰苦的条件下新的能力锻炼。

大山深处的小村子里,淹没在雪景里,炊烟却更加清晰可辨了。有几只狗,黄的黑的白的土狗,在雪地里欢蹦乱跳的打闹嘻戏,偶而回荡在山谷里的犬吠声,摇落了松枝上的积雪。松枝上的积雪一飘落,一只金色的松鼠就欢实地跳了过来,去嗅那无色无味的雪,它以为是什么能吃的,虽然有些失望,但它倒也很悠闲自在。

……

如今很难再见到这种油印试卷了,但它成了时代的印记,随着科技的进步、电脑打印机和无纸化办公的普及,油印时代至今还深深地烙在我们久远的记忆之中,唯有那淡淡的墨香至今还萦绕在我的脑海挥之不去、挥之不去。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ibi/vosbskqf.html

挥之不去的油墨香的评论 (共 8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