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春之薄奠

2019-02-11 09:11 作者:落蓝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已至。

鞭炮有点扎心了。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却特别想哭。避开家人的目光,趴在窗口,望天边的星星,不知今天为何这么亮。

注定无眠。回想今年的一些往事,顿觉自己很辛酸。

年初。已经忘了年初的一些事情,但有件事却记忆犹新。那次成绩突然很好,我知道是自己努力的结果,开心了很长时间,但是,由于长久的熬夜,把身子熬坏了。那天,在学校吃饭,旁边的人都说,你这次考得很好啊。然坐在我对面,这时突然抬头看了看我,默默地说了一句,你这段时间不累吗。瞬间要哭出来,我回过脸去。她这句话,倏地决定了我感情的走向。

也许,别人只关心你飞得高不高,而真正的朋友,却关心你,飞得累不累。

年中。每天晚上走出校园,看黄昏的晚霞,像极了远方天堂的颜色,那种莫名的惆怅,让人不可名状。那种淡淡层次的浅红,转变为浅浅的橙色,而后又成为一抹薄薄的粉,过渡为一抹微蓝,停留在蓝色之上,久不挥散。风情很巴黎,很维也纳,风情之下的纯净部分,很西伯利亚。(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黄昏时候,正是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时候。而如今再想回到黄昏,却自知没有那份强说愁的心思,而是,压在心底,绝不流露。

十月。一场彻骨铭心的失败。也许是我不够成熟吧,总之,现在已经遗忘了很多了,已经明白自己现在想要什么,而不是幼稚的追求自己的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我要感谢自己,把自己从不切实际中拉出来,在这么不切实际的世界中,找到最本真的自己。毕竟,我们终此一生,就是要摆脱他人的期待,做最本真的自己。假如繁华落尽,我们还会不会,记得自己,本来的模样。

毕竟,忘字拆开,是亡心。

一月。三十一日。离除夕很近的时候。在遥远的另一个城市,外公去世了。我很悔恨,没有看着他,走完生命的最后一程。记得小时候,去他在农村的家,他高兴的望着我。我曾对他说,等我长大,长大之后,我一定让你住上好房子。他总是笑呵呵的答应,笑的一脸慈祥。犹记得,他站在门口期盼我看望他的模样,一幕幕深深地,镌刻在心底,刻骨铭心。也许是深深的悲哀,听到这个消息,我竟没有哭,就那样怔在那里,久久的。

今夜。天空上绽放的礼花,那样灿烂,却灿烂得凄凉。想到,外公再没有机会,看到这么美丽的烟花,很痛。在街上,看到车水马龙的繁华,想到外公已然长眠于地下,忽然明白,原来人生一梦,不过尔尔。原来是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也许,我们这样度过一年,只不过是在人生的湖泊边缘,又绕了一圈,反反复复,经过不同的港口而已。有时,会遇到一叶扁舟,和我们同行一程。风乍起,扁舟轻飘飘离我们而去,我们,又一个人继续走自己的路,来去匆匆,不羁与壮丽,留给自己看。也许,心中的一份脆弱,只留给自己,有话可说的时候,无人可说;有人可说的时候,无话可说。

已经度过这一年了,是否是一个新的开始。凡心所向,素履以往,心如逆旅,一苇以航。我轻轻踮起脚尖,去勇敢的触碰,生活给我的,最痛苦的面具。

只是期待——眼前事,眉间缘。人海迷茫,情缘深浅。只是希望今天的痛,会化作次年的春泥,轻轻地勾勒出,我的生活。

明日。与我。同行。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ibi/voclpkqf.html

春之薄奠的评论 (共 5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