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拉二胡的趣事

2019-12-04 10:32 作者:和平年代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拉 二 胡 的 趣 事

蒋 立 周

娃儿时代,乡下逢场,背篼箩筐,你推我搡。听到前面“杀鸡杀鸭”怪声,我一头钻过拥挤的人群。见妹仔牵个瞎老头端个破碗,老头一按“线”一拉弓,蛇皮筒就叫。我最怕蛇,没敢多看。回家问三公,是蛇皮哭吗?三公笑答,马尾擦响的,那是胡琴,瞎子靠它要饭。从此,听见“杀鸡”我就躲。

进中学,班上一位李同学家住乡镇,有把老胡琴,比瞎子的好,“杀鸡”也好听。他家上辈要过饭吧。几个同学不管这些,手痒起来。他怕弄坏胡琴,只准看不准拉。恰巧,语文正教唐诗:“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老师说,胡是指当时北方游牧民族,很穷,强者抢掠成性,我们修万里长城还是抵挡不住。我们气忿。有同学说,胡琴就是出自草原,两根线一个筒一根杆,马尾蛇皮,到处都是。果然,李同学的琴声再没响起,我更远离胡琴。

后来参军,部队提倡“天天有歌声,周周有活动,月月有晚会,年底有比赛”。读过十二年书之我,很快成为连队文娱活动骨干,也是必须锻炼的学生兵。如何兼好双重身份,有过思想斗争。要当文艺骨干,你得学点器乐。总政治部发给连队的全是民乐,胡琴打主力,大胡、二胡、高胡、京胡、板胡五把。一问,都说胡琴出于北方游牧民族。学吧,抹不掉那团感情乱麻,琴弦又没固定把位,全靠手指摸索耳朵辨别,难学。不学吧,笛子三弦,早已有主。胡琴虽曾“讨饭”,却是民族东西,一穷二白,穷则思变,自力更生,时代精神。电影《洪湖赤卫队》里,爷孙到酒楼拉琴给达官贵人献唱:《手拿碟儿敲起来》,借机获取军事情报;《怒潮》里孙女牵着瞎子爷爷,拉琴走街串巷,唱《无义之人莫相交》,以警世人。你学生想进步,非与工农结合。更有,二胡音质优美,音色独特,婉转悠扬,悦耳动听,拉曲犹若讴歌,听声难得享受;二胡长于抒情,表现力强,一曲《二泉映月》,展现瞎子阿炳拉二胡讨饭求生的悲凉凄苦生活,令人同情;一曲《江河水》,叙述女子恸哭于送别服役丈夫的滔滔江边,激起不平。终于,我从乐柜里选出一把黑褐色较重的细纹蟒皮二胡,在深山溪水边,开始“杀鸡杀鸭”。

慢慢,我尝到甜头。听力敏感增强,音调把握渐准,节奏把握稳定,乐感益渐灵敏丰富,新曲练上几遍就唱,声乐水平大为提高,昔时嫌弃的“讨饭”玩艺,使我情操得到陶冶,才艺再上一层,“杀鸡杀鸭”渐成“泉水叮咚”。我舒心,我亢奋,我豪情,难离二胡宝贝焉。我脑壳突然一热,如此思想感情转变不是锻炼改造的丰硕成果?在学习小组会上,我踊跃谈心得体会,狠批读书使我脱离实际、轻视贫贱,二胡使我回到了劳动人民身边。战友鼓掌,领导表扬。(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告别军营,归还宝贝,不禁心酸。我一狠心,抽出二十五元复员费买把中等二胡随我回川,走南闯北。后调机关,听说机关唱唱跳跳不严肃不正规,从此,二胡高挂屋角,尘封三十四年。

前些年,主干道边,地下道里,常有三两残疾人拉琴献唱,有的配上电子音响,地摊摆堆钱币,亦有小孩干脆讨要。未必承继“传统”?简直糟蹋艺术,丢人脸面。我忿然走过,留给他们背影,却丢给不拉琴的残疾人一两元钱。

十年前,我终于取下二胡,掸去尘灰,老有所乐,充实生活。

我怕影响邻居,多在上班时刻,偷偷摸摸,拉上几曲。也去公园,鹅岭金鱼池边,面嘉陵江崖畔,坐廻廊石栏,靠砖璧花窗,悬腕揉弦,挥臂拉弓。有次菊展,游客如织,队队老小,双双男女,络绎步下长廊石梯,过我跟前,目不旁顾。我本低头拉琴,不看行人,却觉他们步履匆忙,像是赶路,更像躲避什么。我心一震:怕我讨钱?我既没摆钱摊,衣服也不过时,琴盒新买,琴声不燥。我正沮丧,有一老男低声边说边走:“听起就像旧社会。”我正猜测:是称赞拉出了《二泉映月》味道?还是指责不符今日喜气?突然,一小女孩惊喜喊道:“妈,看,二胡。”我不由抬头,女孩两眼睁圆,小嘴不合,走近二胡,小手还摸琴筒。年轻妈妈站在五六米外,说:“你看嘛,我等你。”不肯过来。不由与她目光一碰,她满脸陪笑,我好尴尬。

有次去琴坊更新铜钮轴。老板不到五十,拉一手好乐曲,自制自卖,非常随和。老板娘却埋怨丈夫:“卖啥不好,非要卖二胡,像要饭的。”老板一脸难堪。我忙笑:“我不是要饭的。”三位老头正试二胡,齐笑:“我们也不是。”老板慢慢答:“我是喜二胡。”临走我说,以后二胡配件都来这里买,还给你介绍买主,她笑笑。可是,能够安慰她?现今拉二胡的,多是退休老人,父母孩子不是学提琴钢琴,就是古筝琵琶,“葡萄美酒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琵琶美酒,二胡要饭,你说选谁?我外孙都不拉二胡而弹吉它。打开电脑,广告遮屏蔽幕,特价二胡降几千元,她没苦衷!卖琴人都自嘲自贱,二胡命运佳乎?

国庆七十周年,老干处组织文艺演出,我报名拉《二泉映月》,很多老同事惊问:“你会拉二胡,啷个没听说?”我亦自嘲:“怕说我要饭。”听者笑罢,说:“就是,最讨厌拉二胡要钱。”

不过,我最怕人误解——国庆大喜,你拉瞎子阿炳要饭,合拍?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ibi/vninbkqf.html

拉二胡的趣事的评论 (共 4 条)

  • 浪子狐
  • 残影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散文网不断发展和壮大的坚硬基石和有力保障,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 浪子狐

    浪子狐赞!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