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春之散笔

2019-03-16 21:05 作者:默思飘逸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一、

八百多年前,南宋诗人叶绍翁在写下“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这对佳句时,他所指关不住的满园春色,是否就是那出墙来的红杏花?如果这假设能肯定的话,那我们又该怎样来理解“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或是“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这些诗句里的春色呢?

按理说,去春来,万物苏醒,眺望大自然,满目清新色,这些都应该算是春色。但是,若要以哪种颜色来代表春色,那不同地方的人,就会有不同选择了。生活在杭州的居民,见惯了西子湖畔‘间株桃花间株柳’的景致,他们自然会归结到粉红或是嫩绿色上去;而每天能看到灿烂油菜花海的人,或许会把耀眼金黄看作是春色的象征;但对策马奔驰在辽阔草原上的牧民来讲,那连天的草绿色本就是令人欢欣鼓舞的春色了……

细想起来,若要为春色定义一种象征色,还真难找出恰当的色彩来。那么,我们何不换个角度去理解,当春回大地时,不必去纠结哪种颜色能代表春色,事实上,那些最先给我们带来喜悦心情景色,都可以看作是春色。不是吗?有时候,春色是可以用心去感受它,品味它,甚至还可以去聆听它的。

二、

“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讲到春景,自然会想到这几句东坡诗的意境来。清澈的湖面上,悠游着数对野鸭,好似灵妙的墨点,正点缀在粉桃翠竹的倒影中。而远处的蓝天下,还有优雅翅膀,在轻拍着涟漪,或随意画着曼妙的线条。那也是传递着春消息的飞。我叫不出它们的名称来,但这有什么关系呢?在春的原野上,说不出名来的春之花草还多的是哪。(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于是,不妨像乔治.吉辛那样,虽不是植物学家,但仍喜欢漫步在湖畔小径或草地里,去探探不认识的花草,来看看“杂花生树,群莺乱飞”的景象。这时节,阳光是明媚的,照在大地上,簇簇芬芳竞相争艳;耀在柳枝间,有轻风拂过,就化作了吹面不寒的杨柳风。说到杨柳,还会想起“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的诗句来。曾经一知半解过“柳如烟”的意思。到后来才明白,柳芽是鹅黄的,柳絮是洁白的,点点缀在枝头,朵朵舞在风中,在春光的烘托下,乍看过去,还真有些缥缈如烟的感觉了。

三、

该聊聊春天的花鸟了。说到春之鸟,最先想起的,自然是燕子。每年,在冰还未完全消融时,燕子就从远方归来了。望着它们忙碌穿梭在蔚蓝天空里的情景,我自然会想到古宅旧院里的雕梁、农家老屋檐下的呢喃。这种感觉有点像吴冠中所说的:“我喜欢燕子带来的‘江南情调’。这里面有诗情、画意,还有其他耐人寻味的感受。”可以说,燕子给人带来的美之感受,无论是在大画家眼里,还是在普通人心中,还是有不少相同之处的。

再来谈谈春天的鸟唱。不知道鸟儿的心情是否也受季节影响?在春天里听鸟儿歌唱,总觉得它们很欢欣,自然我也很快乐。我猜想,这是鸟中的‘诗鸟’在诵诗迎春吧?不然那婉转鸟唱,怎么会让人想起“几处早莺争暖树”的诗句来。就不妨循着鸟声,透过枝叶,去寻觅鸟儿的踪迹,你准会看到,新枝上有鸟儿正在轻歌曼舞。不过,那是早莺在唱,还是新燕在舞?就不定分得清楚了。

要说春天的百花,虽然梅花、山茶、迎春早已妆扮了春天。但当烂漫油菜花在田野上盛开之时,那绚丽的桃花和海棠也来争春了。在三月春光下,它们摇曳生姿,争芳斗艳。也许是桃花太妖娆了吧,自古以来,在描写春之群芳的诗词里,就数吟诵桃花的诗篇最多了。但在我的感觉中,桃花还是属于唐诗的。尤其是那一簇与人面相映红的绚丽,在经历了千百个春天后,它不管人间怅然的叹息有多重,依旧年年在阳光下嫣然笑春风

四、

春来,春去,本就是大自然里的寻常事。因此,当春天来临时,就该笑对春光、春风、春色。与其说去徒然祈愿留住春,倒不如来陶然享受欣赏春。就像乔治.吉辛那样“当春天的蔚蓝天空在红色云霞间露出笑脸,阳光在我书桌上闪耀,我渴望呼吸大地上百花的芳香,渴望看到山丘旁落叶松的郁郁葱葱,渴望听到丘陵草原上云雀的鸣叫声。”是啊,当阳光一天比一天暖和起来,大自然日渐变得旖旎迷人的时候,切莫辜负了大好春光。

所以,且放下手中做不完的事情,只身走到“乱花渐欲迷人眼”的春野里去吧。去那里闻闻花香,展展四肢,看看飞鸟,或是躺在浅浅的春草坡上,随意地翻翻诗书画册,舒坦地让阳光洒在身上。这才是懂得生活,懂得欣赏的潇洒人生观。

也不要失望于春霏霏的日子。虽说“水光潋滟晴方好”,但是“山色空蒙雨亦奇”。尤其是在江南,那种“杏花春雨江南”的诗画意境,真是一旦亲历,永远难忘。那田野里的油菜花海,那细雨中的桃李杨柳,那远村田塍上亭立的白鹭,还有那在古老拱桥下欸乃来往的小舟……多年以后,哪怕你身处在天之涯、地之角,你依然会忆念起这江南多情的春雨、迷人的雨景来。也可以在绵绵春雨里独撑一把伞,静静漫步在深深的巷陌里,听听那沙沙落在伞面上的雨声,数数那自己留在青石路上的跫音。或许你就会感受到“小楼一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的那份清新意境来。也许还会想起戴望舒缠绵的《雨巷》,那素色的油纸伞、娉婷的丁香姑娘、朦胧的依依情思,你仿佛已融进那卷民国时代的经典影画里去了……

然而,终究已是当代的春天了。还是来尽情欣赏享受今春的烂漫吧。在阳光普照的春日里,就像乔治.吉辛那样“选一条自己喜的小路去漫步;去辨认每一朵正待开放的蓓蕾;去惊奇注视一夜间长满青翠叶子的树梢;去发现早开的报春花;去目送云雀轻快地飞向蓝天……”是啊!世间还有什么能比在春日里享受这天地间的美景更加美妙的呢?当然,这一切也都会很快地消逝。然而,当悠长的蝉鸣随南风飘来时,水塘里青蛙们也开始了合唱,那尖尖小荷也出落得亭亭玉立了。这时候,我们知道,天已来临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ibi/vngopkqf.html

春之散笔的评论 (共 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