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原创随笔再障病人痊愈回访记

2020-02-04 11:11 作者:泉石公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2013年1月4号,是2012年阴历月23日,星期五,泉石公七十多岁的老朋友,贾师傅相约来家作客吃午饭,举杯情投之际,贾公忽儿面露苦涩,泉石公急忙惊问其故。

贾公十三岁拜师,学艺抓中草药,在国营中药店上班,为人照方抓中药半个多世纪,因苦心独到,通读细研本草纲目等书,故造诣超众,中药门道中的药性功効,汤头歌诀,精熟到炉火纯青之境界,数十年来,经他职业性的,完全免费酌情指点他人,如何用药之善举,难计其数,亲手抓中药治好的病人,千千万万,如今退休在家养老,是越养越闲,故尔在襄阳今日播报节目上,看到曾有疑难杂症病人苦中呼救,忍不住就想伸出援助之手时,反而又遭他人冷眼,碰鼻多多,正处在美意难舒之境,故尔心情有些沉重。

襄阳今日播报节目上,播出一壮年小伙子,数月高烧不退,原因不明,生命垂危,又无药可医,故在襄视上呼救。

贾公非常清楚,这种长期不明原因的高烧不退,恰巧是有药可救,能够治好这种怪病的药,传统中药店里到处都有,只要中成药中的急救三宝,如安宫牛黄丸,紫丹,至宝丹,选择服用,世人只须花费数十元,数百元钱,完全可治愈。可是如此信息,若要告知此病人,只有通过电视台的播报人,才好找到此病人下落,不料电视台热线电话,接通贾公手机后,竟冷冷的责怪贾公多事。可问题就在于,襄视播报在先,贾公真是多事吗?很多世人尚对中成药中的急救三宝,不太清楚,怎么办?

1956年,北京与河北,大规模乙型脑炎暴发,有不少中医学家指出,用安宫牛黄丸治疗,有可能效果会更好,並得到伟大领袖毛主席批示使用。

弟弟是位名中医,却不愿用下法和清法为亲哥治肾病,而其哥已去世多年,的确令人费解。(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襄阳城南门外有一户马姓人家,家中从清朝传下来的,有专门针对因心脑肝肾诸病形成的,血臌气臌水臌顽症的特効自制中草药丸,100多年以来,此马姓人家虽然没有行医证,但却治好了东西南北,多省慕名而来的万千此类臌症病人,此马家也正是以下法和清法为主要手段,有效治疗臌症的世传民间中医。凡是此马姓人家治好的臌症病人,遵守马家忌嘴医嘱,永不复发。而肾病尿毒症,也正属于臌症范畴,臌症也就是与人体内二恶英类中毒,有着直接的因果关系,只不过目前尚不被人们认知和承认罢了。

人类第一致癌物,有世纪毒王之凶称的二恶英,导致目前癌症病人越来越多。全人类诸多恶性癌症,疑难怪病,大多都是人体内二恶英类中毒所致。

人体内二恶英类中毒,如同芝兰雅室里的臭狗屎,若不彻底铲除清洗干净,无论打什么针,洒什么香水,也都不起作用。人的衣服粘上了臭狗屎,不脱掉清洗干净,能穿吗?人体二恶英类中毒,比臭狗屎还要恶臭千万倍,人们只要理解清楚这个道理,自然就会明白,凡是治疗由二恶英类中毒,所造成的世界性的诸多癌病疑难杂症,肯定就是以铲除清洗二恶英类为首选手段,这个绝妙手段,就是我国国学中医论治八法定律中的重要之法,清法和下法。

中医辨证论治,通常为四诊八纲,四诊即望、闻、问、切,望还包括细阅病人各种科学化验检测报告单据。八纲即阴、阳、表、里、寒、热、虚、实。治疗方法为八法,八法是汗、吐、下、和、温、清、补、消,堪称八法定律。

下法是通过大小二便的排泄,而彻底治病的特效绝妙方法,药物主要有润下泻下和攻逐之分,一般总是好把下法和消法配合使用。而铲除清洗人体二恶英类中毒,主要用攻逐浚下法。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少年泉石公,有幸得到鞍山市老中医萧雅三先生,六仙救济丹等几个妙方,认为其方奇特,妙不可言,如获至宝,不住的深入研究,其方中正有浚下法之极品神药。

中药方济学,特别讲究君臣佐使的是药方,而药和方,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并且又是一个完美的集合概念。

药,是指众多中草药的总称,而方,是指按各不相同的药性功能,制药和组成方阵队伍,打败和消灭病邪的有效方法。配中药必讲方法,用中药必须有方。用方法配中药,用中药治病如用兵打仗,必须讲究胜败输赢。不是医生打败病魔,医生胜利,那就是病魔打败医生,医生失败。医生和病魔,只能有胜败,决不能有和棋。优秀的医生,如同元帅军师,要调动千军万马排兵布阵,要打有把握必胜之仗,这就是中国国学中药药方的玄妙之处。

所谓的中药攻逐浚下法,浚就是疏通,挖深。古老名方,浚川丸方济中的大戟甘遂芫花,为浚下主将。以十枣汤加减的控涎丹,强调的是要大戟去皮,甘遂要去心。而十枣汤,就是拿浚下主将大戟甘遂和芫花,用十个枣子煎水为引子服用。大陷胸汤,就是川军芒硝加甘遂的汤济。车舟丸治臌症,铲除清洗人体内二恶英类中毒,就是令毒水毒气毒血,统统都从大小二便顺利排出,犹如下坡之车,顺流之舟,如此车载舟运,顺势而下,治病效果是神力无比,妙不可言,故名车舟丸。车舟丸也就是以浚下主将,大戟甘遂和芫花,加减为更完美,医疗范围更广,药效更神奇的古老名方。

当今邯郸制药厂,独家产品臌症丸,正是弃大戟芫花,以甘遂大枣为基础,酌增他药的糖衣水丸制剂,且疗效奇特。此臌症丸实乃传统古方新用,如同许多中药,早已提炼成为注射剂等,这都属于是中医发展进化之自然逻辑,必然结果。

宋朝人王璆名方,太乙紫金丹,又名紫金锭,通用名玉枢丹,乃十枣汤和车舟丸,加减为更完美的古名方。鞍山市萧雅三的六仙救济丹神方,为沿古方而新改革的后起之秀,治病范围更广,特别是治疗人类流行病时行的传温温疫,铲除清洗人体二恶英类中毒等,具有更独特的神效,很值得引起当今世人,高度注意和重视。应该明确的是,玉枢丹神药方,在百度上随时可查、可找、可见。

凡是重视服用芫花甘遂大戟,铲除清洗人体二恶英类中毒,必须用大枣为引子,这是十枣汤的神灵精髓所在。还千万注意,忌盐和酱油醋,绝对不能挂注盐水针吊瓶。还因反甘草,绝对不能与甘草和绿豆同用。病好后,还要继续忌盐和酱油醋四十五天,然后病才能彻底痊愈断根,永不复发。

综上文献古方分析,深研细究,甘遂大戟和芫花,堪称浚下之霸,排毒之王。乃苍天为天下民众,治疗癌症臌症绝症,铲除清洗人体二恶英类中毒,所派遣到人世间,绝无仅有的神兵天将。

芫花,乃利尿通水道小便之神品,甘遂大戟,乃利屎通旱道大便之神品。甘遂大戟为同一科目草本植物,因生长产地不同,用药之根块形状不同,但药性功效基本相同,两者任选其一,均可同样配芫花治病,神效无比,妙不可言。

伟大领袖毛主席,在1958年10月11日指出:“中国医药学是一个伟大的宝库,应当努力发掘,加以提高。”

襄阳城西南一片山,史称岘山,岘山诸峰,均生长有许多芫花和大戟,也还有许多其他中草药,只不见有甘遂。甘遂大戟和芫花,都是价格非常便宜的中草药,现在泉石公把大戟和芫花的图片,提供给世人参考,以便上岘山游玩锻炼身体时,顺便不花一分钱,采集一些大戟芫花回家收藏备用,一定会有许多好处。

甘遂大戟和芫花,正是彻底铲除,仔细清洗人体二恶英类中毒的壮士团队,清毒败毒的勇猛虎将,也正是保卫人体健康的护法大神。凡是二恶英类中毒,所造成的诸多癌症,肝硬化等疑难杂症浑身肿,凡属臌症范围利害凶病,放心服用仙草神药之绝妙极品,甘遂大戟和芫花,大多完全能把人的大脑和心肺及胸腔腹部,二恶英类浑身毒水积水,以及人体五脏六腑,血管、神经、免役等系统里,所中的二恶英类毒素因素,全部祛除打扫的干干净净,彻底清洗的清清爽爽,挽回生命,神效无比奇妙,並且又花钱特少。

襄视今日播报报导,一襄阳女青年在北京上大学,因肾病回襄住进一家大医院,中西医结合肾病专科病房,体重由90多斤,积水后重到150多斤,看了播报后,贾公抽空前往医院查看,只见其女胳膊腿都肿的发亮,状如柱头,肿情万分可惨。贾公认为,这正是二恶英类中毒,最典型的臌症病人,可是大医院,却为什么拿不出高招?不用中医中药的清法和下法,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贾公熟谙二恶英类中毒的利害关系,故小心在意的与肾水肿病女青年的母亲商量勾通交换意见,遗憾的是人家根本就不理不睬。

还有一年轻棒小伙患尿毒症,在襄视播报上呼救,因难找其病人联系方式,更是难找其生病本人,而无法伸出援助之手,贾公帮不上忙,干着急不出汗,束手无策。

治疗尿毒症等二恶英类中毒,疏通尿毒症管道堵死的神奇特効中草药,大戟和芫花,襄阳岘山遍山遍野,到处都成堆,却不能发挥应有的作用,如同老鼠已泛滥成災,却把成群结队的雄猫们,都关在笼子里,让其望鼠莫及,恰如英雄无用武之地,悲哉惜哉!

这些神妙中草药大戟和芫花,百度上,中药大辞典上、本草纲目上、古今名方上等,许多中药书上都有,都可以随时查到看到,为人认知理解读熟看透以后,如果花费点力气,带上工具,抽空上岘山诸峰,采集一些回家,一分钱都不花,又能治好花几十万人民币,都治不好的险绝怪病,两者相比之下,聪明的人,会作出更聪明的选择吗?近些年游岘山锻炼身体者千千万万,采集中草药者有几?古人李时珍会采药治病,现代人为什么就不懂不会采集中草药大戟和芫花治病呢?

贾公和其朋友到市土地局有事,女青年小李接待,贾公观其面肿发亮,惊问何故?方知其因肾病刚出院,小李最近还在百度网上查找了不少治肾病的药方,正在用芒硝等药饮用。

古话说用中药如用兵。贾公称赞百度上下功夫非常正确,只是刚挨中医边尚欠火喉,尚欠名医指点,不能轻举妄药。属于轻泻药,并不排二恶英类中毒的芒硝,绝对不能与大戟和芫花神药相比。

贾公没有处方权,不能直接签名为病人开处方,几十年如一日的守规矩,故按老方法,细心的口头把几个特効中草药名和中药名方,介绍给小李,还把药书鞍山市老中医萧雅三,六仙救济丹等几个妙方,让小李拿去复印参考,祝其结合到百度网上查找的中医学知识,学到一定深度后再灵活掌握,到中药店,通过药剂师买中药用中药,以便万无一失的保证身体健康。可是还没过一个月,贾公好心到市土地局回访,小李同事告知,小李住院病故已十多天,复印的药方,善良的小李,生前留的有话,有其同事又如数退还贾公。小李快而急的死亡,疑点很多,给贾公留下了无限遗憾。

一年轻妇女,因患再生障碍性贫血,通过帮女郎同样在电视上呼助。再障和肾衰的病因,都是二恶英类中毒,中草药也完全可以有効根治。接受以前教训,贾公又找襄阳名士小郭,请求帮忙找到再障贫血病女,以便给于善助,可小郭却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现在正是2012年阴历冬月二九天气,贾公和泉石公两个老头,以小火锅汤菜碰冷烧酒,下肚产生营养反应精神特爽,因有共鸣之感,二公意不在酒而在心意相通。

泉石公小于贾公5岁,已年上六十有八。还是在少年时期,泉石公与好友,襄阳南门外小街居民樊三才,学得伤科中药方,和一点拳脚门道,故泉石公与中药结缘,却是从伤科起步。

武俠小说上写的,武林各大门派,都有自己绝妙的丸散膏丹伤科中药药方,都完全属实。襄阳南门外和东门外,及河下十三庙几个武术门派,大多以村以营而自成一脉,各有自己的派系教师爷,并且他们也各自都有密不处传的伤科中药祖传名方,最有影响力的是刘教师和潘教师,他们两家的伤科中药方,最有名气。

樊三才家宅基地,解放初还有上千平方,证明其祖上在明清时期,就在襄阳南门外,开骡马大店,有条件有机会,广结天下武林英豪。樊家祖传拳脚套路,和伤科中药名方堪称一绝,泉石公十五岁之前,已用樊三才家此药方,治好过不少跌打损伤病人,与中药结缘,至今也已超过半个多世纪,仍然还在继续刻苦钻研。

襄阳市天天每日,都有很多人,在各大中药店,购买一些非处方中草药。处方药,大多是指西医医生,严格掌握和控制的西药处方方济药品,而非处方药,是另当别论之药,其中也是有些人们,就凭自己祖传秘方,说出和写出中草药和中成药的名称而购买,这些人都是懂得健身之道的优秀市民,非处方药的中草药和中成药,的确还是有一定的空间和市场。

贾公抓中药道行高深,实际经验相当丰富,但是一退休就失去了酌情助人的场所和机会,不过看情况有时还是可以免费,为人们适当提供优良的中药名和中药方,意在让世人,到新华书店找中药书看,到百度网上深入查找了解,让自己掌握中药门道,以便有效自我救护,和自我保健。

大医院里大专家大教授的本事,都是从书本上、课堂上和老师那里学过来的,如今看书和上百度网极其方便,为了自己身体健康而自学成才,有何不好呢?在没有大专家大医院的千古史上,中药店与国学中医中药,同样有着数千年的古老历史,治病好又花钱少,故尔由此可见,到中药店购买中药的人越多,当然也就越好。

贾公和泉石公两个老头,酒七饭八后又清谈品茶,当议到帮女郎再障怪症话题上时,贾公提岀去回访一下,数十年前的再障病人痊愈健在者薛森林,看看薛森林此人,现在情况究竟如何?

贾公和泉石公两个老头,都是自行车的好伙伴,有自行车的忠实帮助,不一会就来到薛森林家。

薛森林现年六十四岁,原市环卫拉大糞的工人,因长年与臭糞打交道,闻多吸多了混杂在臭糞臭气中的二恶英类剧毒,所以中毒感染而得了再生障碍性贫血病。此病乃化学药物,放射线,二恶英类感染中毒,侵犯深入骨髓之多病因所致的,自身免疫性,骨髓造血功能衰竭性综合病症。

病中薛森林,先在襄阳和武汉各大医院住院治病,因大量使用激素,而后来竟又橫生怪病股骨头坏死,只好又花钱数万,另外换上人工制造的股骨头。至于如何从再障病魔中重获新生,完全还是中医中草药的神奇之效。

襄阳祖传民间中医康光武,那时还在农场劳改,因医术高明,特许在劳改农场坐门疹,面向社会接待病人。薛森林在绝望之中,多次慕名前往劳改农场,专找康先生求医问药。康先生为所有病人,开的所有中药方,当时大多全在贾师傅国营中药店抓中药治病,贾师傅和康先生,是中药学著名的襄阳名师名中医,和中药药剂师的特殊业务关系,他俩也是真正的好朋友,而薛森林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之下,加入到了贾公朋友圈。

贾师傅还记得,康先生为薛森林,也曾少量慎重的选用过甘遂大戟和芫花,并且这处方,泉石公也曾亲眼看到过。康氏专为薛森林慎重选配甘遂大戟和芫花,正是清除二恶英类中毒的特効组方。奇特康方,奇特功在祛邪扶正,固本培元,清热涼血、化瘀活血,败毒消炎之妙。最有明堂的是,薛森林还吃了不少新鲜的紫河车,和泻药土大黄。可喜的是,如此世界性奇怪大病,竟在中药神效的保护下,不知不觉之中,得以完全康复。

令人感到遗憾的是,薛森林先看西医后看中医,奇怪的怪病虽然痊愈,但却因吃多了激素,导致锯去了一个妈给的股骨头。薛森林非常后悔,后悔没有及早请中医大师治病。好在如今仍然还是一条非常健康强壮的老年彪形大汉,现已退休在家,住闲养老。

薛森林泡茶奉烟,热情接待贾公和泉石公,热情交流之中,薛森林还说他数十年来,用自己亲验的药方,介绍给不少人,治好了许多男女再障病人,贾公忍不住连声称好。

薛森林的病例事实足可鉴证,不少世界性的怪病绝症,大多都是二恶英类中毒所造成的,而苍天派遣下来的甘遂大戟和芫花,这种神圣之神药,正是二恶英类剧毒,相生相克的天然克星。这就叫天生万物,一物降一物。可是泉石公却面露遗憾。

七八年之前,薛森林同村邻居,纺织女工羊小翠,退休后患上了再障病,泉石公多次把薛森林情况告知羊氏姐妹,无论是她家任何人,只要愿意找薛森林询问一下,立马就会有人伸出友好的援助之手,问题是羊家根本就都不承认小翠有再障病,结果小翠因再障病,在武汉大医院住院,花了三十多万人民币,也还是没有保住生命。羊小翠的病死,与薛森林的病活相比,实在令人遗憾。

薛森林知道,泉石公是在为杨小翠的死在惋惜,便快人快语的说:“社会上不少人都有如此共性,越是有人表示乐意帮助他,他反而越是要唱反调,突别筋的不愿意接受帮助。”

朋友交情废话少,烟茶引导哲理多。

薛森林提示,希望泉石公先就这些问题,写篇文章网上发表,望世人能多看药书多上网,只要贾公平生所学,能夠贡献给世人,能夠造福于世人就好。

贾公联想到奇怪病人乔三兵,提出想去慰问一下三兵家人,意见得到统一。这三个老头,都是档次不高,乐于骑自行车的主。临走之时,薛森林提示他老婆,去市场上买菜,准备晚上酒饭。

中医中药有更高境界,人的品德胸怀,也有更高境界,住闲养老的贾公老人,养也要养出个更高境界。

多看药书多赢金,

少打麻将少输钱,

上网熟谙岐黄术,

健康长寿过百年。

泉石公 2013-1-4

全文6720字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ibi/vmwabkqf.html

原创随笔再障病人痊愈回访记的评论 (共 5 条)

  • 浪子狐
  • 雪
  • 小鱼
  • 程汝明
  • 淡了红颜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