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马来西亚见闻(二)2019.05.01

2019-06-17 11:12 作者:文博院洪老师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离开中国山来到了荷 兰基督堂,它位于马六甲 市中心,建于1753年,反映的是 荷兰 建筑风格。现在与总督府一起改造成 马六甲 博物馆,里面展示马来、 葡萄牙 、 荷兰 和 英国 的历史文物。因其墙、木门均为红色,当地人统称为 荷兰红屋,它是 东南亚 最古老的 荷兰 建筑物。

原教堂收藏有:手工制作的教堂长凳,无缝天窗,一个圣经的铜复制品,一块用 亚美尼亚 文书写的基石,一件《最后的晚餐》的复制品。

17世纪的 荷兰 ,是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海上霸主,曾被誉为“海上马车夫”,意思为控制了海上运输。那时因发动了尼德兰革命,它成了世界上第一个由资产阶级掌权的资本主义国家,继而也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殖民国家。马六甲 红屋建造之时,也是其国力最强盛之时。但随后两场战争,英荷战争在海上失败,法荷战争在陆上也失败了,致使17世纪后期已经一蹶不振。

建造教堂当然是为了宣教。 荷兰 是世俗国家,但宗教势力非常强大,基督教(含新教和旧教)是主要的社会支柱。在上世纪中期以前,它和 欧洲 一样教堂就是城市的一个地标。但随着社会的世俗化发展,基督教信徒数量开始大幅度减少。许多教堂被关闭、拆毁、出租或出售,教堂门庭冷落,教堂闲置,有些教堂就变身为图书馆、博物馆、酒店或者管理大楼等等。

荷兰钟楼

这是一座独立的钟楼,仅三层,高不足15米,顶部小钟从四面都能看到,马蹄形的窗户,有些仿 荷兰 的建筑风格。建筑自身并无太多典故,如今与红色基督教堂,红色总督府, 维多利亚女王喷泉池一起,组成一个 马六甲 红屋广场,而成为地标性的建筑群。(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这里环境嘈杂,游人如织,很有旅游城市的热闹特性。

红色钟楼矗立在广场的中心,如今还在为人们报时。

再长的岁月,也就是“弹指”瞬间的事。许多事情都有延续性、连贯性的,虽经过漫漫岁月,还是能透过轨迹看出它的趋势。

以史为鉴,再过几十年,后人也为我们今天的火热生活而感到自豪。我们的国家到那时也已是一个具有改造社会,改造世界,更能担当起重塑人类新观念的大国了。

荷兰总督府

荷兰 是1641年,在 马六甲 击败 葡萄牙 的。当时的 荷兰 距成为了世界上头一个资产阶级 共和 国,已经有六十年之久了。

这个 马六甲 总督府建于1650年,是作为 荷兰 殖民时期的总督府和幕僚起居的府邸,170年后又易主为 英国 人的行政中心。建筑体现了当时的 荷兰 风格,据说,这是 东南亚 现存最古老的 荷兰 建筑。建筑有三层,内有一个大院,从楼上的窗户可以俯视前面的广场上,一个具有异国风情的街心花园。当时英国 人的喷水池还没有建。

如今总督府与基督教堂一起,改造成为了 马六甲 历史博物馆和民族博物馆。因其建筑物都是红色基调,与广场也融为一体,被人称为红屋广场,看起来尤具特色,成为 马六甲 著名的标志之一。

总督府附近的广场也很热闹。有很多小商小贩在卖特色小吃,有的在卖旅游纪念品。广场上还有很多人力三轮车,上面布满了五颜六色纸花,都装扮成一辆辆的花车,由当地民风淳朴的车夫踩着,上车后只需2元吉,就可以去 圣保罗 山了,当然步行也需十分钟就可以抵达。

维多利亚女王喷水池

太阳越来越好,红彤彤的光晖投送到红屋的顶部,喷水池边的 大树 也结成了一个金顶,朝阳映红更是把红屋广场染成了一片紫红。

在总督府门前的,是一个喷水池,它建于1905年,当时是英殖民统治时期,殖民当局为了纪念 维多利亚 女王而建,故名“ 维多利亚 女王喷水池”。从此也代表了一百年前 英国 殖民统治的象征。

喷泉不大,但很漂亮,造型很典雅,雕刻异常精湛,据说这是为纪念 维多利亚 女王钻石庆典而建。喷泉上还保留有“Victoria Regina 1837-1901...”字样。

一边是 荷兰 红屋的豪华艳丽,一边是陈迹斑驳的英式喷水池雕塑的沧桑美感,陪伴着周边 马六甲 市民嘈杂的吆喝声,仿佛一起在向我们讲述这百年来的风云变迁故事。喷泉周围,至此也不缺乏游客,不忘在喷泉池前留下几张美照。或许某一天当他们打开相册时,映衬红屋进入眼帘的,也已经是曾经岁月斑驳的往事了。

观望 维多利亚 女王喷水池,最能感受其历史沉淀感。但它所处的环境异常嘈杂,当地人都在周围做生意,如果不注意或者够匆忙,你只会被边上的 荷兰 红房子给吸引了,而不屑顾及它。或许还会从它身边匆匆走过,都不曾留意到。

当然喷水池在 马六甲 市,也并非一个重要景观,它有历史的价值,但似乎无足轻重。就像你去参观一个古镇,里面有一棵古树,有它更好,没有也无关系一样的。

就如同我们生命里,也有那么一些事,很平凡、很平淡,但它曾经让你沦陷,如果你不去寻觅,或许已经流逝,亦或是模糊不堪。如今的心,却淌漾于岁月南墙下,不甘失去,磕磕绊绊的搜寻,就为这已是生命的一部分,苦涩中浸淫的是青岁月的往事。带着一份清明和坦然,寻获的将是那里的温馨,和一片宁静。

尤其是当你已开始渐渐老去,你会越来越珍惜,这份宁静与温馨的可贵。物质幸福时代已经结束,一种新潮流已然来临。如今的人越来越不知老之将至需要的是什么了。

圣地亚哥城门

1511年, 葡萄牙 占领了 马六甲 ,那是一场由18艘舰船、1400余名士兵发动的战争。而 马六甲 是10万人的城市,有3万马来人和爪哇人守卫着,战斗结束, 马六甲 苏丹 大败。这场战争看似遥远,却对 中国 的影响巨大。失去了 马六甲 的一个缓冲,使 中国 最南端的海上大门大开,从此无法阻挡西方殖民者的东来,这后面在 中国 就是鸦片战争了。

葡萄牙 人开 始兴 建法摩沙城堡,环绕 马六甲 山筑起了这座四方形的城堡,城墙厚达三米,还有一个40米高的瞭望台,用来驻军防御 苏丹 进攻,这是 东南亚 当时最大最坚固的城堡了。 这个“ 圣地亚哥城门”,它属于法摩沙城堡的一部分,是进入城堡的四大 通道 之一,后来城堡等俱毁,现只剩下这一道城门遗址。

1641年, 荷兰 人击败 葡萄牙 ,占领了 马六甲 ,那是强盗之间对于利益的争夺战。 荷兰 人胜了,对城堡再度进行了扩充和加固。1824年城堡又被 英国 人炮轰破坏,仅有城门幸存下来。

看看这个 圣地亚哥 古城门,这里面是一段命运多舛的历史。古城堡是建在 马六甲 苏丹 土地上,却是由 葡萄牙 建造用来保护自己,再被 荷兰 人占领,又被 英国 人摧毁。因为战争打的异常艰苦,战后英国 人仍继续发泄私愤,将城堡全部炸毁,最后就只剩下了这一小段城门。

西方国家不断用船坚炮利轰开了弱国大门,让我们得以看见了当年殖民帝国的炮火纷飞……

这一切 恐怕在西方人眼里,这是他们曾经辉煌过的一段历史,或许还给落后国家送去了反封建制度的文明思想和先进生产力。

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就到了集中的时间,我只能望洋兴叹了,所以只拍照了局部景点,余兴未散就要赶到波德申去。

2019.4.29修改于成都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ibi/vmorpkqf.html

马来西亚见闻(二)2019.05.01的评论 (共 5 条)

  • 听雨轩儿
  • 淡了红颜
  • 雪儿
  • 浪子狐
  • 心静如水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