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又见燕子》

2019-04-07 20:09 作者:柳雨宁君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傍晚,像往常一样,饭前去爬山。爬上小山坡,坐在孟季节的小山头上歇息,山风轻拂中漫不经心地扫描着山上山下的满目绿色,身边麦田里刚刚开始抽穗的麦苗摇晃着大大的脑袋,好像是对我说:“今年又是一个丰收年,放心吧!”

可能快要下了吧,一大群燕子围绕着麦田盘旋,低低的掠过我的头顶,那美丽的剪刀尾巴就像是一个胜利的手势,轻松,愉快

看着看着,我的心情却沉重起来,想起了多年前的一桩不堪回首的往事。那是在我16岁时,有一次我去我二哥哥那玩,他在三线的一个研究所,那地方是在秦岭大山深处一个盆地里,青山绿水,风景美极了,但交通极为不便,一条石渣路是专为这几个军工研究所修的,但山洪一发路就断了,进不来出不去,他们研究所的人最多的事就是修路。

在二哥那待着,整日无事的我在食堂里吃了饭就去爬山,背着一杆气枪,枪里面的子弹用的是小豆,见什么打什么。有一次,我在研究所的厂区里转,看见厂房的屋檐下有个燕子窝,里面几只小燕子排在窝口张着金黄色的大嘴叽叽喳喳叫个不停。一会儿,母燕子回来了,要给这些小燕子们喂食,当时我脑子里想都没想,就扣动了气枪的扳机,怎么就那么准,母燕子叫都没叫,就直直地落了下来,死了。

小燕子不叫了,我呆呆地立在那儿,这才反应过来母燕子死了,那些小燕子怎么办?不知所措的我一步一回头地走了,而后也没有敢回去看那只地上的母燕子和窝里排排站着等母燕子的小燕子。

从此,我再也没有摸过气枪和弹弓之类的玩意,再也没有杀过生,连鱼都没有。(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妻坐月子时,院子里的大妈让我给妻子炖老母鸡吃,把鸡买回来后,我却怎么看怎么下不去手。那大妈一看气不打一处来,骂我:“亏你还是个大男子汉,鸡都不敢杀,亏你还是个当过兵的!”可我当兵当的是空军啊,用的是工具,玩的是头脑,不杀人和鸡啊。当兵时,我是宁可去掏粪坑也不愿意帮厨,中队长因为这个,在队前训话时说要消灭我这个书生气,不达目的不罢休,结果还是没有舍得让我去帮厨,更没有逼着我去杀鸡。鸡,最终是大妈帮着杀了,但我却和山药一起炖了,熬成了一锅烂汤,喝的老妻呲牙裂嘴,成了她一辈子的来挤兑我的话把。直到现在我也不太愿意下厨房,更不要说动杀戒了。还是妻理解我,她也从不让我动这肉啊油的。但妻最终也没弄明白我为什么不动生肉,死鸡之类的东西,因为这个少年时代的阴影,没法说啊!

人,可以犯错,但不能犯没法弥补的错。这种错一犯,这一辈子都会在心头,忘是忘不掉的,它会压着你,提醒你,让你时时警醒着。

燕子们还在盘旋着,山风依然轻抚着,心,渐渐地平静下来。也许,此生大都平顺,与我时时警醒着有关。

错,犯过,但知错,却难得。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ibi/vmiepkqf.html

《又见燕子》的评论 (共 5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