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我们是快乐的鹤乡一族

2020-09-12 09:10 作者:雨季  | 1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记得是2018年9月下旬的一天,我们“鹤乡快乐一族”微信群,在一阵“叮”“咣”的酒杯碰撞中,宣布正式诞生了!

中午,是由群主摆宴,我们六对夫妇、十二位老人家欢聚一堂。庆贺的场面是空前热烈,高潮一浪一浪。一句句的祝愿、祝愿,一声声的“干”“ 干”“ 干”,不时从包房里传出……

在此情此景下,我猜酒店的服务员们一定会想,“这些大爷儿大妈,你们的精神头儿咋都这样足?比我们还有生气、还有战斗力?简直是活神仙一般!”

鹤乡一族群的成立,无疑是我们晚年里的一件大喜事!就好像是一个流浪在外的人又回到了家,回到了有寄托、有慰藉和有热度的家,从此便开启了一条具有里程碑意义全新的生活道路!

老乡见到了老乡,我们身在哈尔滨的这一族鹤乡人心情无比舒畅!刘忠宝、邹志英,郅文奎、王颖,耿振起、赵淑荣,曹志勃、申丽华,孙法裁、林俊华,还有我和我老伴,都来自鹤乡齐齐哈尔市和所辖县区的有关部门。想当年我们也属于大大小小有些作为的人物,其中刘忠宝、郅文奎、曹志勃的职位还是“正经八百”的“七品”级别呢!

俗话说“山不转水转,水不转人转!”齐齐哈尔有540余万人口之多,我们能有幸能转到一起,难道这不是天意?(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不知算不算藏龙卧虎?刘忠宝和郅文奎夫妇就藏卧在我居住的小区,他们来这里当照顾孙辈的“保姆”已经好多年了。我们的小区很大,之前始终没有联系,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与刘忠宝在狭路上喜相逢。他乡遇故知,当然非常高兴,也当然得去喝点儿!我们直接找了个小馆子,两家四人坐一起就推杯换盏了起来!

大概是上帝已经安排好了的,紧接着刘忠宝就联系上了郅文奎。通过郅文奎又联系上了曹志勃、联系上了孙法裁,不久耿振起也加入进来了。六家聚齐了,最后也就有了我们这个充满浓浓乡情、亲情的大家庭。

缘分啊,真是缘分!有缘千里来相会,我们千里迢迢来到了哈尔滨相会,谁能不承认是有缘?

刘忠宝夫妇我们是老感情了,在我很年轻、很年轻的年龄刘忠宝就是我的领导。那时我在富拉尔基农口工作,他在政府主管农业。虽然是上下级,但我们处的很近,工作之余就是大哥兄弟相称。大哥很有大哥的样儿,没有一点官架子。说话幽默性、哲理性、寓意性、逻辑性都很强,一接触就能看出是一个智慧型的领导。因务实、亲民,很受百姓欢迎!

性格温柔邹志英也工作在我们农口系统,见面我总是叫她大嫂。这个大嫂的称呼是越叫越亲切,一直亲切地叫到今天!

后来刘忠宝大哥被提拔到别的区去任职,当上了一大班子的一把手……

过去大哥是管我的官儿,现在我们都退休了,履行的是同一使命,我终于追上大哥了,如今咱哥俩是平级!”见面后我和他无拘无束地开起了玩笑……

说到郅文奎大哥,在没有把他介绍给我之前,我也曾在接孩子放学的场合见过他。听他说话文绉绉的,待人彬彬有礼,还以为他是教授或是学者呢。我很自信自己眼睛亮,看事情看得准,没想到他竟是一位响当当的领导干部。退休前当过副区长,当过齐齐哈尔市民委主任。其实我也并非看错,他是领导、也是学者,或者说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学者型的领导。

地方报纸没少发表他的文章,他的诗歌也写得格外好。其中一首《醒图》非常有深度、有内涵、有味道:

“柳曳青枝绵

冰融碧水潺

原野飞纸鹤

垅头起炊烟

檐下闻细

牖前舞呢喃

老叟情仍在

清晨跃指尖

文字是不是如行云流水?是不是很有文学功底?色彩是不是很浓烈?

郅大哥夫人王颖大嫂开朗、外向,心直口快,是教师出身,教了一辈子数学。我和她从事过相同的职业,一下子就拉近我们的距离,这样我们之间又多了一层缘分!

耿振起、赵淑荣这对兄嫂是我最近的老乡了,原籍同一个县,与我老伴还是同一个乡镇的高中同学。耿振起长我两岁,但显得年轻我许多,到今也不失帅小伙儿的气派。他是退伍兵,沉着、稳重、大方。这样一个优秀、标准的男子汉,在风华正茂时追他、抢他的姑娘们,我想肯定少不了!

“不是说先下手为强吗?就怕有人先下手把他追走、抢走,我就早早下手把他‘号’下了。”赵淑荣和我们谈起她们搞恋的事儿,仍然眉飞色舞、满脸的洋洋得意!

赵淑荣也确实是个方方面面都很厉害的女人,高中入党,毕业后直接进公社,是那个年代的公社“三结合”党委班子成员。

我是纯纯的屯子根苗,在给我打下的烙印里,公社干部可是一个很大的官儿了!他们在会场上讲话都不叫讲话,叫“作指示”,公社干部绝对了不得!

所以,我也有过,长大了我也要当公社干部,我也要作指示!还真是巧合,我进城工作后真的成了一名公社干部……

耿振起和赵淑荣这个家庭堪称是最强强的组合!

孙法裁按姓氏说应是我的本家哥哥了,是仅大我一岁的哥哥。我们又是校友,毕业后都一起工作在齐齐哈尔农机战线,在农机战线也都有过一番的轰轰烈烈……

“那个年代的农机战线可是相当有名有实,黑龙江是农业大省,也是号称骑在铁牛背上的农业大省。各级对农机都非常重视,农机干部也就‘打腰’,找对象都比其它农口干部容易!”见面我们再次提起依旧控制不住激动。还以有那段经历、那段辉煌而感到光荣和自豪呢!

只是几年后我们俩都相继离开了农机战线,我到乡人民政府、他到政府乡企局去打拼。

本家嫂子林俊华在一家大企业退休,是一个经过风雨、见过世面的大嫂。两口子可会享受了,一年中在海南生活半年、哈尔滨生活半年,一年四季过着没有天的日子,用时髦的话说是一对快乐的候

群里重量级最高的要数曹志勃大哥了,他原是齐齐哈尔社科院院长、齐齐哈尔市作家协会主席、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张张都是响亮的名片,人的一生能坐上其中的一把交椅就够荣耀的了。这人的能量也着实太大,竟然独占了如此多的宝座!

除此之外他还是我们群的群主……

他发表过的作品足有上百万字,是一位集历史、文学,翻译、创作于一体的多产作家。对中日关系问题的研究颇有建树,齐齐哈尔和平广场中的抗日大事记就出自曹大哥之手!在计划经济时期他的稿费收入就高达二十几万了。这可是个天文数字!我爱藏酒,我琢磨着,假如我有这么多钱可以收藏多少酒啊?满够我办一个酒类文化博物馆了!

夫人申丽华大嫂是医学高级技术职称,也是作家,而且跟老公一样是个一级大作家。我读过她《岁月刻痕》《天使之家》两部小说,尤其《天使之家》,整部小说是一个完整的故事,每篇又独立成章。该是她开创了小说的长篇与短篇、小说与散文相结合的先河!

现代的老年人退休后大都无所事事,舞文弄墨是时尚,我也走上了这条路。我们之间也算是志同道合,两位作家给了我很多的指导和帮助。自感经过指导帮助有了很大的提高,我这个自娱自乐型的写手还出乎意料地在全省征文中获了奖。

他们都是我的大哥大嫂,我深感荣幸的是我年龄最小,自称是群里最年轻的干部。跟各位大哥大嫂们在一起我好似千年铁树开了花,万年枯枝发了芽,我好似又重新找回了一大把失去的青春年华!

“你是午后一两点钟的太阳,我们是三、四点的太阳,是比你先落山的太阳!”

“我们都属一个时间段的太阳,实际再说几点太阳已无必要,我们都是悬挂在天上的不落的太阳!”

“况且,夕阳红也是一道美丽的风景!”

酒桌上,我和忠宝大哥一唱一和……

有句名言说得好,“盈缩之期,不但在天,养怡之福,可得永年……”不是吗?你心中弥漫着朝阳,朝阳就会常在你心中照耀!

正如曾经让我热血沸腾的那首歌:

“革命人永远是年轻,他好比大松树冬常青,他不摇也不动,永远挺立在山岭……”

进入深人静,我时常会陷入沉思,啥叫近亲?啥叫亲人?不在身边再近的亲人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我们才是最近的亲人!才是最亲的亲人!我们不是一家亲却是胜似一家亲的亲人!

毫无疑问,我们注定是肩并肩、手挽手走到生命里的最后一站的同行者,剩余的路已经没有三岔道口!

相信自然法则,我也相信努力!唐代名人王勃和杜秋娘的那首诗我特别喜欢:“北海虽赊,扶摇可接;东隅已逝,桑榆未晚……”“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从现在开始继续奋斗,让当下的每一天都精彩,这才是硬道理!

自从有了这个群,我们的生活就更加丰富、更加多彩了。每天在群的平台里,问候、交流、谈论国际国内形势、畅想明天。还去过卡啦ok厅放歌,去大剧院听过轻音乐……

隔三差五,群里就会有通知,“今天中午鹤乡一族六家聚餐,都准时到场,不准请假,不见不散,见了不喝完也不散!”

总之,我们没有了孤独、没有了寂寞、没有了无聊……

“鹤乡一族这个大家庭真好,每个人都是最优秀的!”

“缘分啊,缘分!我们没有任何理由不珍惜这份迟到的缘分。”我默默发着感慨……

(完稿于2020年9月12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ibi/vkzdbkqf.html

我们是快乐的鹤乡一族的评论 (共 12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