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再登黄山记

2020-04-17 07:22 作者:草根阶层  | 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题记:黄山,我扑入你的怀抱,已经是数轮,每一次的惊奇都令我叹绝连连。不仅因为你的磅礴,你的浩瀚,你的峭拔峥嵘,你的秀丽奇伟;更因你的疏卷气韵,你的变幻漫缈,你的万物奇珍,你的哲思悠远……

1、黄山之“黄”

亿万年前,大地的皮囊上浮起一颗痣,是你生命的原点。痣根下的腹腔里交织着与恨、仇与怨、哭与笑、悲与欢;温柔与愤怒,痛苦与不甘……

炽热着的情感,碰撞、冲突、挤压、抬升,经8千万年的燃烧,终于破壁肚膛,立起一片丛林般坚硬的骨骼,蹒跚着来到冰川第4纪。

170万年的结晶与剥蚀,沉淀与风化,调和出胫骨节理的疏密,成就出一片鬼斧天工的机体……

72峰,巍峨耸峙,峭拔瑰奇;石林石柱,如雕如塑,嶙峋突兀;幽谷危岩,磅礴雄峻,陡峭壁立;无酷暑,少严寒,聚云幻,沃风暖……(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因为你发化奇松葳蕤,孔生瑞草滋蔓,血注灵泉甘美,气涌雾海迷离……长生不老之元素备齐,终诱来轩辕氏之真龙隐卧光明之巅脊。

从此你的额颈上便多了伐楠劈楸的容成子,架炉炼丹的浮丘生。芝斛兰蕙在沸镬里翻卷,麒鹿鹳雉在烈焰上烤煎……

八甲子太长,一瞬间不短,锅镬里瑞气腾起,金丹蹦跳着啖入龙口。顿时轩辕氏蜡黄皱褶的脸颊润泽放光,枯涩的白发翻卷成黑浪……穹空中一匹白龙翩跹而至,君臣仨骑龙升天……

从此,轩辕黄帝炼丹的佳话,成就了你“黄山”的名号;从此,神仙都会上的紫气祥云常飘渺成帝室君侯长生不老的幻…….

从此,名人隐者寻幽而居,各方名道潜山修身,浮丘观、九龙观,松谷道场等遗迹满山。禅师高僧则纷至沓来,他们用脚板开山劈路,用砖石码高祥符寺、翠微寺,文殊院、掷钵禅院的房檐……

从此,文人墨客浩浩入山,脚印踏矮慈光寺的门槛。宏篇水墨丹青将你奇绝飘渺的仙韵描摹,众多诗词歌赋将你雄伟奔放的骨魂夸赞!一个驰骋画界的派系风骨在你雄奇的骨骼肌理里析出,一支地域文学群像在你恢弘吐纳的气韵中健壮……

从此,一座山的文明厚度伴着高度增长,花开在山的枝桠上,果子慰籍在枝头的叶里滋润、茁壮、硕黄……

2、登峰

4月既望,晨晖未朗,月落朝发。将身体安放于飞轮上的大巴肚里,直冲仙雾缭绕的群仙会所而去。

车停慈光阁,踏入前山的登山步道,脚板便被按在了步步拔高的云梯之上。

不经意间,冷不丁便于一座翘首于路旁,玲珑俊秀的纤小峰石打了个照面。蜡烛般的身形上,未闻见头芯里袅起的渺渺烟香,却感受到蜡烛的光晕引领登者万千年。虽然你是72峰里最纤矮的小不点,但小跻身在大的背景里,你就是独一无二的奇观,定然叫人顿生惊异称绝的感叹。

立马桥下泉流叮咚,已照不见挥戟横刀的英雄。桥头古亭的拴马石却套住了腾空长嘶昂首苍穹的立马,让它数千万年定格成峰。微挺的前胸上“立马空东海, 登高望太平”十个金色巨字的摩崖石刻,在阳光的灿里炫闪着幻影。落款已看不清,恐怕山河依旧是,镌者已成尘。唏嘘留连处,清涟注淙淙。

脚踩着白马的蹄环,身贴着白马的腿臂,一路上攀。风徐徐,雾半缠,抬头更是山上山。借着轻拂的山风,清空大脑里的杂乱。将手卷成喇叭,吆喝一嗓门,撩着语添加些分贝往大山的喉咙里甩灌,又被山的大嗓门反吐出来,在幽谷里婉转。

终于,眼里飘来半山寺的飞檐。左转,磅礴伟岸的立体耸峙云间。群仙会所就矗立于视线也难摩天的顶巅。

穹空里垂下一条银链,登天的梯子就飘忽在眼前。借风送来的一扇翅膀,我将石阶扛在肩。摘一片云朵当披风,我将自己拎起,一尺一尺逼近头顶心上那一抹蓝……

天都十万八千丈,天门槛外金鸡悬,振翅一鸣穹开户,金辇玉鸾排极巅。

天梯系着云朵盘桓,石阶垫起视角的高度升迁。深邃的壑里逸出的峰尖如竹笋般上拔,几触碰着脚尖。西侧的马鞍跳荡着起伏,北侧一擎天大个子将头探出云表,似欲用热辣辣的唇贴附莲花大姑白皙皙的腮腺。

登天的梯子80度险,我如粘在梯上的毛毛虫一躬一躬的颤。

一步步高,一脚脚险,一阵阵心跳到嗓子尖,一回回眩晕成放金花的眼。只要能把你的誓言直立在南天门前,我愿把我的肉身放上颗粒的刀尖。

嚎一嗓子“越是艰险越向前”,并不代表我要征服你的念。我知道是你的台阶垫高我的身位。只是每每站上你新的肩胛骨,让原先仰止的巨峰,逐渐成为脚下的风景孤悬,我便难抑一种墆嵲高峰脚下填的虚幻。

爬一程,就有一个小小的平台将你挽。在一个向北转角的幽处,我以你的颔肩为参照,这一刻的时光替我按下快门键。径直走入一帧风景,不用问来时路,也不用顾忌嵌入的风还在压抑我跳动的眉眼。

拉近的镜头里是高处山脊一幅天机的组合,袈裟老僧,长袍书生,负囊侍从。从何来?又何去?是否布道着山的哲理人生的箴言?

不过,此时我真的好想坐在你的颔首,轻轻的抚摸你的肌肤,不要嫌我与你贴近着的亲昵。累了么?从山脚到颔脊,你驼着我百十余斤身体,我怎么感觉你也汗汁淋漓?假如我不小心踩痛了你,或者因为我的虚荣而冒犯了你,你就狠狠的硌一回我的脚吧,让我深深的銘印一回伤痛记忆……

继续上行,天梯一拐,进入一道斜而陡的由峭壁洗空的石槽里。峭壁压在头顶上,石槽犹如峭壁切开的一条缝隙,时空在这里侧身,习习的仙气如鱼贯式出入,我等浮生猫着腰爬入,借仙风爽一爽身上的尘渍,又钻出来,身心的劳乏与重负顿觉释然。

石槽之上,又是陡峭的天梯。

咬住牙,让腿脚做着机械向上的提升,终于到达天都峰下的颔。

在这里黄山又一美眉聚集着,翩翩然风姿绰约的迎候我等光临的愚憨。

你看那些大大小小的黄山松长在峭壁岩隙间,如削的平顶罩着曲枝虬干,稠密粗短的针叶翠黛阑珊。它们或立、或卧、或俯、或仰,一笑一顰都是那么英姿豪气竞自然。她们是群仙会所后院的礼宾司,正在为嘉宾举行着高端展演。

当我步入其间,司仪便为我撑开墨绿色遮阳伞,俯首切问热与寒。一边是虬龙戏凤献惊艳,一边是探海捞珠绝技展。一仙抛袖,二仙击掌,三仙倒立,四郎探母,五僧敬茶……老鹤亮翅,贴壁献翡,盘腿散花……鸟语声里松跳鼠,绝岩崖上猿筋翻……真好个良辰美景轩黄赐,赏心乐目帝宫院。

到达峰巅南侧的下颔,石阶稍平缓,极目南眺,峰峦汇聚。正南方向一排壁立千仞立羽衣,两侧延展挥玉臂。翩跹起舞谁家妹,一键定格亿万年。

石阶再次由南侧绕回,到达天都绝顶前的渡仙桥,桥旁有一平放着的巨石犹如天外飞来,状似一方桌面,“仙人翻桌”是也。

终于登上绝顶。所谓“群仙所都”,即天上都会也。黄山之美由远观之俊秀,一变而摇身为雄浑着的伟岸,壮阔着的瑰奇。

人人兴奋难抑,帽子从头上跳起,嘴角和眉梢弯成了鹅毛月的造型,溢出的泪花里将自豪灌的满满。

此时,站立峰巅的感觉真好:天高云淡,远山逶迤在云黛之中。四周群峰环峙,层峦叠嶂,都依附在我们的脚下。不见飞鸟、不闻溪鸣,唯有耳边风声嚯嚯的啭。

山登绝顶我为峰,海到尽处天是岸。会当凌绝顶,一览小众山……一众豪迈之词从心的浪花里涌出。但自豪一旦与理智碰撞,同样激荡着光闪。

站立你的峰头,我似乎从你的不言中领略到谦逊与敬畏的意涵。

坐拥360度,俯视万壑与千山。雄旷与渺小,峻拔与低矮,磅礴与逶迤,仰止与虚怀,壁立千仞与万丈深渊;狂暴与温柔,怒吼与低唱,苍翠与萧条,俊朗与枯涩,高亢与低沉,激昂与呜咽,明朗与朦胧,清新与浑浊,朝霞与夕晖,诞生与死亡……都在你的时空怀抱里冲突着,交织着,吸纳着,包容着——这就是你博大的胸怀与肝胆。

但当我为胜利而雀跃时,你却只是默默。我知道,此刻我似乎成了你的峰,但是你给了我高度,我却丝毫也改写不了你的尺码。你乐意成全登者,为登者的成就奠基,这就是你的品格。登者不可忘乎所以的是:当万壑千峰奔涌于脚下时,是否也能像巨峰一样,具备坚实而磅礴的根基,用纳云吐雾的气度来承揽……

3、极巅之瞰

一只手掌撑过巨人头顶,掌上石室犹如琼楼玉宇。“登峰造级”圈出室门之楣。神仙所都原来是神仙开会的会馆。此刻,轩辕君、容成君、浮丘君、望仙君、仙都道人、炼丹仙人等一干大仙或许正在各自的圈里抑或群里讨论着疫情对仙家的影响。不知什么时候来开会?不过硕大的蟠桃已经端上桌面……

峰头远眺,碧海鸥影般的跌宕云山飘渺无极,遥接大海的一线江河将我的视线拉远。细搜慢辨,不知数千丘盆里,哪片是家园?只得用遗憾与惆怅充填。“维帝有下都,作镇此南国。孤撑紫玉楼,横绝太霄碧。”站立峰巅的我终不是立于天台上洗净红尘的仙。

下的群仙会所,穿过仙桃洞,一条躬背的鲫鱼横亘在前。

鲫鱼背其实是一块巨大的悬岩,万丈深壑里隆起一座扁狭的峰岗。传说这条想跃龙门成龙的鲫鱼,是经仙人指点,在此化身石矼,成了雾海惊涛中普渡众生的桥仙。

四月山中晴亦雨,雾锁峰峦一瞬间。眼前似乎忽然飘来上涌的海雾,鲫鱼背便成了游归大海的船。背上的我等几十凡夫瞬间亦成了渡海的仙。不知鲫鱼会否回首,假如偏头追问佛祖的解愿,冒充仙人的我们会不会因要背负健忘而蒙冤?人道是假作真时假即真,却不解那只是纯粹的自我欺瞒。假如鲫鱼怒而侧身,落汤的尴尬是不是我等假仙人应该担责的角色替换?

下的鲫鱼背,便是又一个平台,视线通透,阳光灿烂。北眺正触着一明目亮眼的光焰。原来正北耸峙着一初绽之莲。如玉的莲瓣簇拥着突兀高耸的蕊芯,犹一美丽的大眼。据说那是佛祖释迦牟尼母亲之眼。因此处高插帝阍,净洁无暇,故安放之,遂成天地八荒之观瞻。从此莲的蕊尖上时时迸射着佛光金环。

“一种青莲吐绛霞,亭亭玉立净无瑕。遥看天际浮云卷,露出峰顶十丈花。”“莲峰秀拔迥称尊,凡欲高呼达帝阍。举目江山如带砺,低头峦岫似儿孙。”脑中冒出的这些诗句算是诠释着对你莲花峰逸韵的妙赞。

而我却以为那莲蕊尖上跳跃的光环,是你骨头里释出的金灿。这最是你值得敬畏的亮点。你亿万年修炼的真经就在于你骨子里的坚,一任外力摧折摇撼,你都安坐如磐。

视线左移,孔雀峰出其腋下。看那孔雀,天风吹拂,白云悠荡,羽翎微煽,似欲振羽开屏,展翅高飞,欲借莲花蕊芯之光鲜……

孔雀之悲在于篱下之哀。假如你独傲苍穹,你就是峻拔群山。如今落人项下,即使你有最美的开屏之绝艺,一旦落入别人的光圈里,你就不是众人心目里的百鸟之冠。

回首天都路,一道霞光从鲫鱼的嘴里吐出,飘过雾海如一架虹桥牵来,久久等待的松鼠急不可赖,一个纵身跳跃,不曾想,雾海下撤,迟尺微距竟被拉宽成亿万年……

不过你的目光依然炯炯,紧盯着认定的目标点,一任岁月洗磨,雷暴冰封,永不放弃,永不气馁,永不松劲的精气神靓丽成一道令人动容的风景线……

下天都,一路佳境多多,赘述难完……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ibi/vkgybkqf.html

再登黄山记的评论 (共 2 条)

  • 浪子狐
  • 草根阶层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