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回不去的家

2020-01-23 11:00 作者:竹林逸士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朋友问我是否回乡过年,我说今年就在贵阳过。他笑着说,你乡下的家就不想回去看看?

我有些茫然,乡下的家?是的,在重山阻隔的远方,山环水绕,小小的村落里,其中的一幢青瓦木房,那是我的出生地,从童年少年,那里浸染着我生活的点点滴滴,可如今已是徒步随计吏,辛勤鬓易凋。归期无定日,乡思羡回潮……

前几日一个朋友对我说,他马上要回乡了,咱们来年再见。他苦笑着对我说,没办法,老人家在乡下,只有赶回去陪一下。我说,那是必须的,有家回去陪亲人也是一种幸福,你就好好珍惜吧!

曾经也有过这样的疲惫,一年又一年,还未到年三十,心中就莫名地烦躁起来,在盘算着回家的路。多久回去,给父母买什么礼物,给亲友带点什么特产,要给哪些亲戚拜年,往返的日程怎么安排……,真是一团乱麻!那时从贵阳回到我的家乡,只有长途大巴车,到年关车票非常难买,常要凌晨到客运站排队买票;背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坐上长途汽车,沿途是崎岖的盘山公路,颠簸十个小时左右才能到县城;家离石阡县城还有十五六里的距离,步行得一个半小时左右,背着笨重的行李,沿着羊肠小道,爬坡下坎,气喘吁吁一路奔波回家,常让人有筋疲力尽之感。

乡下过年比较讲究,用石磨现磨豆腐,做绿豆粉,还有打糍粑,都是体力活儿;扫灶除尘,把屋里屋外打扫得干干净净,是件不容易的事;还有杀鸡、烧猪头,帮着贴红红的对联,张罗年饭,祭祖祈福守夜开财门,年三十也不轻松。每年回去,走亲拜戚也自然少不了。从初一开始,背着给亲戚拜年的礼物,倘若遇上天气,踩着泥泞的山路,翻山越岭,在山路上一步一滑地走上一天,真让人感到劳累——每日给亲戚拜年回家,累得只想睡上一觉,可寨上的乡邻听说我回家,少不了来窜门,拉拉家常,围着红红的炭火,嗑着瓜子花生,喝着浓茶,常一聊就是到半夜……;新年之下,东家请喝酒,西家请吃饭,酒香醺人,整天晕乎乎的,几日功夫,一晃就过,本是想回家陪父母,结果却在家没吃上几顿饭,又得匆匆踏上归程——假期将尽,只有作别父母,走上返程的路……

一年又一年,就像迁徙的燕子,在故乡与生活之地之间辗转,白了青丝,倦了风尘。特别是父亲生病之后,身体日渐羸弱的那几年,每年还未到节,我就归心似箭,想早点回家看望父亲;一路奔波到家,又是陷在一堆人情世故里,陪父母的时间少之又少!匆匆数日,临别望着风残年的父亲,心中自有许多难言的酸楚,此番一别,不知明日归来,高堂健在否?(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现在,我已经不用再体验回乡过年的辛劳,父亲在几年前去世,母亲到贵阳与我们兄弟一起生活,乡下的家只有一幢老宅子,一个概念上的家而已。一幢房子,有亲人在里边生活,那才是真正的家,没有亲人在里边的房子,不过一幢老宅而已!

岁月如歌,华光似,如水的年华永不停息地向前奔走,故乡越来越远,已恍如昨日的梦。可每年每到春节将至,听到别人说要回乡下过年,要去陪老家亲人的时候,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乡下的老宅里已经没有了我的亲人,已经决定了不回乡过年,可我的心却依然在躁动,我的思绪又飞向了远方的那个家!如果时光能够倒流,我一定不会嫌苦,一定不会嫌累,我愿意我们兄弟一起陪着父母磨豆腐,做绿豆粉,打糍粑,烧猪头肉,贴火红的对联,把那新年的鞭炮放得在群山中久久地回响;我愿意陪我的亲友,家长里短地闲话,把那香肠腊肉慢慢地细嚼慢咽,把那滚烫的包谷酒一杯接一杯喝下,直到酩酊大醉……

如今,我在乡下还有个家,可那个家没有亲人在,我已经回不去啦!每年的年三十,我只有遥听故乡新年的爆竹声,遥祝我故乡健在的亲友们新年吉祥,身体健康,阖家幸福!

我那些回乡陪亲人过年的朋友,你们真的很幸福!请珍惜这种幸福吧,别等到失去的那一天,像我一样,只有在记忆中去深深地回味远方那个家的味道!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ibi/vjpjbkqf.html

回不去的家的评论 (共 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